梦小说网 第733章 入戏太深的马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3章 入戏太深的马烟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要说马烟不心动那是假的。

  她当然心动!

  如果她能把祁王妃这个身份暂时坐实在自己身上,然后再利用自己的本事给季青助力,那么就算不久之后她的身份被拆穿,她也没什么可怕的!

  只要对季青来说她还有用,那就能有一线生机!

  想到这里,马烟很是时候的垂下眼眸,摆出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咬牙道:“还请小郡王自重。本王妃生是东翰国的人,死也是东翰国的鬼!”

  “王妃大义,本将军自是佩服。只是如今祁王殿下不仅不管你的生死,甚至还找了女子在军中寻欢作乐,且王妃如今已经在我烈岚国大营之中,就算你侥幸被救了回去,只怕也难逃过被休弃的命运。毕竟,军营里可都是男子!”

  “你想做什么?”马烟心里一紧,当即问道。

  “本将军当然不会对你做什么了,当然,整个烈岚国的人都不会对你做任何事情。只不过别人信不信,那就两说了。”

  听了这话,马烟拧了拧眉头:“你想毁我名誉?”

  “瞧王妃这话说的,怎么是我毁你名誉呢,这外界的看法,本将军也无能为力不是吗。”季青说着,脸上端着和善的笑容,仿佛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马烟的脑子迅速转了起来。

  她现在是假冒的祁王妃,而烈岚国想抓祁王妃的最大原因就是她手里掌握的炼盐术。如果她能掌握炼盐术的话,对季青来说就有用处。到时候就算被拆穿了身份,也未必就会死。

  而且,马烟十分确定前几日出来帮她指认身份的那几个人是祁王安排过来的,为什么她不知道,但是她猜测,现在在东翰国大帐里那个女子,应该才是真正的祁王妃。

  之所以帮助她坐实了这个假冒的身份,大概就是为了帮助真正的祁王妃逃过所有人的视线。

  马烟不蠢,也很清楚祁王这个人锱铢必较,绑架一事必然会猜到她的头上。让人帮她证实身份,除了帮她保住一条命之外,不会再帮她了。

  所以想要活下去,马烟得靠自己。

  炼盐术……

  “小郡王所求是什么,本王妃很清楚。若是小郡王答应在本王妃把炼盐术和炼油术交出来之后,能在烈岚国为本王妃要一个地位,那本王妃自然是愿意合作。”想清楚这一切之后,马烟显得镇定多了:“当然,若是没有烈岚王的手谕为证的话,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听了这话,季青眯了眯眼睛,看着马烟的目光一瞬不瞬,仿佛淬了毒一样阴狠。

  片刻后,季青一扬手,放下酒杯,支着膝盖,居高临下的看着马烟:“祁王妃果然好胆色,已经是阶下之囚了,还有胆识跟本将军提条件。”

  “小郡王过誉了,要说胆色,只怕谁也比不上小郡王,毕竟您可是连祁王妃都敢绑架的人。东翰国失了我这个人才,且不说我那爱我如命的夫君会如何,单说凌云帝,只怕也不会放过烈岚国。届时大军压境,还请小郡王不要害怕就好。”

  “既然祁王妃你已经打算效力于我烈岚国,又为何觉得东翰国会为了你大军压境?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不是小郡王方才说的,就算本王妃能平安回到东翰,可名声这种东西也是已经毁了的吗?”马烟十分淡定的说道:“既然如此,本王妃也觉得不如同烈岚国合作,至少东翰国能给本王妃的,烈岚国应当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才是。左右我被你们掳来,再回去也不可能是祁王妃了,还不如为自己谋一条出路。况且,小郡王又怎知,本王妃会没有对付东翰大军的法子呢?”

  听了马烟的话,季青哈哈大笑,冲着马烟举杯朗声道:“但凡王妃所求,本将军必尽力满足!”

  “那就多谢小郡王了。”马烟心里轻轻松了口气,遥遥举杯呼应,面不改色的饮了一杯酒。

  宴后,马烟借口从季青那里要来了四年前东翰国交给烈岚国的那一册炼盐术,回到自己的营帐之中研究了起来。

  自李月寒和孟祁焕到荣江城后,建设盐场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没有隐瞒过城主府。当时马烟已经受命要从李月寒处偷到真正的炼盐术了,所以对盐场建设一事颇为上心,一有机会就会想方设法的打听盐场的消息。

  之所以马烟敢大着胆子说帮季青解决炼盐厂的事情,就是仗着自己有这一部分的了解。而且她也知道,炼盐术之所以难,不是难在技术上,而是难在选址上。

  所以她找借口分辨真伪,从季青处拿来当初东翰国给烈岚国的炼盐术册子之后,又跟季青要了堪舆图。

  “你要这个做什么?”季青警惕的看着马烟。

  不管是对任何国家来说,地形图都是国家级的保密之物,寻常百姓和流通于市面上的地图只是有简单的路线而已,详细的地势和山脉走势的图纸永远握在官方的手里,轻易不可能拿给无关之人。

  所以,这也就成了烈岚国这么多年来一直无法在炼盐术上有任何建树的最主要原因。

  “炼盐术之难,并不是在技术上,而是在选址上。烈岚国地处沿海,想要建盐场根本不是难事,但是你们的人花了四年的时间都没有把盐场建起来,难道不应该多反思反思,是否是地方不合适呢?”马烟气定神闲的说道。

  “荒谬!”季青冷着脸:“这些年来烈岚国在所有沿海地区都建过盐场,皆以失败告终,难道你要说这是我们做得不够?要知道,每年烈岚国的粮收都是有限的,这些年因为东翰国给的假炼盐术,我们烈岚国的粮收已经锐减大半,你现在告诉我我们一直在做的都是无用功,你不觉得你可笑吗?”

  “信不信在你,本王妃这么多年来也只在东翰国建了第二片盐场而已,可想而知这选址有多重要。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土质,甚至不同的水质,都会影响选址。盲目的照本宣科,按照东翰国给你们的炼盐术册去做,自然是不可能成功了。言尽于此,本王妃告退!”说完,马烟趾高气昂的走了。

  季青看着马烟的背影,脸上一片阴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