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37章 狗急跳墙的昏招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7章 狗急跳墙的昏招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倒是关庆云,这一次本来他就是立功了回国都的,但是半路上不知道怎么听到了烈岚国的消息,转头又折了回来,让人秘密给孟祁焕送了一封信之后,就去了烈岚国军营。

  投诚要给的投名状关庆云当然也有准备。这些年他游历山川写了好几本书,他专门整理了一本看起来什么都说了实际上什么都没说清楚的书交给了季青。

  烈岚国对于东翰国是陌生的,他们迫切的希望了解东翰国的一切,这样才好让他们对进宫烈岚国有所准备。但是烈岚国毕竟是母国,哪里是那么容易被他们了解的。

  故而关庆云给的书,经过军师梁岩的反复推演之后,确定是有一点用处的,虽然不大,但是已经是烈岚国的一大突破了。

  就这样,关庆云也被留在了烈岚国的军营里。

  范悉是被抓过去的,陈义昌是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投诚的,这样的三人组,想要帮马烟把身份坐死,简直不要太简单。

  “王爷觉得,他们能撑几天?”庆祝之余,李月寒不忘问了这么一句话。

  “三天最多。”孟祁焕碰了碰李月寒的杯。

  李月寒依旧没有在众人面前露脸,这会儿还是被藏在大帐中的一朵金花。

  “依我看,最多到了明天,他们就要受不了了。”李月寒笑眯眯的拿起了酒杯,和孟祁焕一起饮了一杯。

  “为何?”孟祁焕笑眯眯的看着李月寒,仿佛怎么都看不够一样。

  李月寒指了指天,道:“春雨之后是暴晒,山谷是聚气之地,昨晚又烧了一大片林子,太阳一出来,就能晒得山谷里仿佛蒸笼一般难受。更别提昨晚那场大火还烧死了人和牲畜,经雨水浸泡,太阳暴晒,那味道,简直酸爽得不可言喻。”

  听了这话,孟祁焕只想笑:“我的王妃真厉害,寻常女子光是想想这种情景就得哇哇作呕了,你还能面不改色的说给我听,佩服!”

  “以前当医生的时候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哪里就能吓死我了呢。”李月寒学着红楼梦里林妹妹怼人的语气,笑眯眯的又跟孟祁焕举了杯。

  这边两人美滋滋的喝酒庆祝板上钉钉的胜利,那边山谷里却是已经如同李月寒说的那样,温度开始节节攀升。

  季青热得浑身是汗,马烟也被人绑了起来。梁岩一直在指挥着大家把昨晚的火灾现场清理干净,趁着温度还没有爬到顶点的时候,把尸体都挖坑填埋了。

  可是昨晚的火那么大,这会儿都还没烧完,而且也不全是烧死了人,还烧死了不少动物,未必就能一一找到然后掩埋,所以难度还是挺大的。

  山谷里本来是有一条小溪的,小溪的下游积了一潭水,这会儿已经快要被用到见底了。而溪水潺潺细细,一时半会儿根本续不起来不说,甚至连供应大家伙儿的饮水都不够。

  季青和梁岩着急上火,但是却毫无作用。

  硬生生挺了一天一夜之后,第二天正午,没有掩埋干净的尸体开始发出腐烂的味道,整个山谷里没有一个人不是面色痛苦的。

  偏生在这个时候,山谷外的孟祁焕带着将士们起了一堆篝火,不知道从哪里猎来了一只野猪,正在聚众烤肉。

  也不知道这个孟祁焕为什么行军路上也要带那么多调味料,而且还有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巨大的蒲扇,打风的时候,隐隐约约还是有些烤肉的香气飘进了山谷里。

  山谷里的烈岚国将士们今天已经没有粮草了,那场大火烧死了不少动物,但是也把山谷里的动物给吓跑了不少。他们昨天用着剩余的粮草煮了那些打回来的和烧死的动物之后,今天已经没有粮草了,连猎物也没打到几只。

  再加上高温烘烤后的潮湿和闷热,还有空气中隐隐浮动的腐败之气,不少人已经面露绝望了。

  这个时候,外面飘进来的烤肉味就格外让人痛苦。

  不仅是普通将士,就连季青都开始狂躁了起来。

  虽然季青本来也没多平静。

  昨天山谷大火之后,季青就已经派了十几支小队出去求援,但是这整个山谷都被孟祁焕安排的人围得死死的,他派出去多少人,就死多少人,一天一夜过去了,一点消息都传不出去。

  甚至用信号弹往夜空之中放信号的时候,孟祁焕居然也放讯号,而且信号弹的模样跟他们的不相上下。

  季青猜孟祁焕应该是不知道这些信号代表什么意思,所以他放一枚,孟祁焕至少放三枚,为的就是扰乱外面的眼线。

  但是季青不得不承认,孟祁焕这么做,还真成功了。

  如今他们几十万人囿于山谷之中,潮湿和闷热包裹着每一个人,粮草已经见底了,硬来又根本不是外面那些东翰铁骑的对手,思来想去,似乎只有投降这一条路了。

  “将军,或许我们可以用马烟来换一条生路。”梁岩思忖良久之后,还是把这个想法跟季青说了。

  季青之所以到现在还留着马烟,为的是脱困之后以荣江城城主夫人的身份谋取利益,如果这个时候用马烟来换一条活路的话,那对他们以后是十分不利的。

  说不定还会被烈岚王降罪,毕竟他们都知道,这位马家大小姐,和烈岚王还有一段粉红色的往事。

  “马烟不过是荣江城城主的夫人,孟祁焕又怎么会因为她给我们生路。”季青一反常态没有生气,反而是带着几分探寻的语气:“你有法子?”

  “是,”梁岩道:“大家都不知道真正的祁王妃在哪里,黑衣如今也没办法来报信,而那位杀神又一直没让别人知道这段时间躲在他账中的女子就是祁王妃,所以我想,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祁王妃是世间难得的奇女子,孟祁焕他在我们放话说祁王妃被我们抓走之后不仅没有救援,反而把一名来路不明的女子招入账中承欢,只怕早就已经有人看不惯了,所以我们不如让马烟把这个祁王妃一装到底!”

  还真是个昏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