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39章 你是鬼!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9章 你是鬼!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早就猜到了李月寒就在东翰军大帐内,所以季青也没有很意外。

  见到李月寒出来,季青甚至还不屑的笑了几声:“哪里来的野鸡就敢自称是祁王妃,难不成这是祁王殿下怕自己被万人唾弃,所以忙不迭找了个替身过来吗?”

  “小娘们,别说本将军看不起你,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细皮嫩肉弱不禁风的模样,哪里像是风里来雨里去一心一意为你们东翰国建盐田的模样?”

  听了这话,李月寒也笑了:“小郡王没见过本王妃,自然觉得手里抓着的那个是真人。殊不知,小郡王抓的,可是自己家的人呢。”

  “大家都知道二十年前马家大小姐风光大嫁到了荣江城,成为了城主夫人。本王妃二十年前还是个不谙世事的稚子,难道这明显的年龄差距,小郡王竟然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吗?”

  “那还真不知道是应该说你眼神不好,还是盲目自信了。”

  见李月寒出了大帐,孟祁焕本来就心情不太好,这会儿听到季青居然喊他的月寒做“小娘们”,更是气得不行。

  趁着李月寒说话的档口,他干脆弯弓搭箭,“咻”的一剑直接射向季青,力道之大,直接将季青脚下踩着的树枝给射断了。

  季青连忙稳住身形落地,嘴上却半分不饶人:“祁王殿下好手段,先是抛出一个假的祁王妃转移大家的视线,随后又动手企图杀本将军灭口,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来人!动手!”季青面色一沉,语气冰冷的下令。

  随着棉帛撕裂的声音,马烟的身上我外裳彻底被撕碎丢到地上。

  马烟脸色惨白,嘴里被破布死死的塞着,只能徒劳无功的发出一些微弱的声音之外,眼泪鼻涕已经糊了一脸。

  她长这么大,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

  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两军对峙至少百万人在场,她堂堂荣江城城主夫人,岂能受这样的折辱!

  “小郡王未免也太过着急了,你坚称你抓的这位是本王妃,那本王妃问问你,你可认得城主夫人?”李月寒心里虽然也很想赶紧把马烟救下,但是面上却必须表现得不动声色:“若是你连荣江城的城主夫人都不认得,那本王妃大可以断定,你根本不是效忠烈岚国,而是在巴不得将烈岚国葬送在我东翰铁骑的马蹄下!”

  “你休要妖言惑众!”季青急了:“本将军对烈岚国一片忠心日月可鉴,岂是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揣测的!”

  “好,你说你对烈岚国忠心可鉴,那本王妃问你,为何黑衣当日闯入城主府,误劫走在本王妃院内午睡的城主夫人之后,又将城主夫人院中的人赶杀殆尽?谁不知道城主夫人是烈岚国人,难不成将军要说黑衣等人的所作所为并非受你指使?”

  “再者,烈岚王身体不好,去年就曾说过赦当年的马家无罪,希望马家大小姐能抽空回国省亲,毕竟二人有着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他作为兄长也希望妹妹能过得好。而小郡王你却让人对马家大小姐下死手,难不成不是想气死烈岚王,从而拥兵自重,自立为王吗?”

  “最后,你坚称你抓的不是城主夫人而是本王妃,可小郡王是否想过,你若抓的是城主夫人,或许放了人之后,烈岚国再赔礼道歉一番便可。可你要是抓的是本王妃的话,只怕迎接烈岚国的只会是东翰百万铁骑的怒火。”

  “小郡王,你这是巴不得烈岚国王国啊!”

  李月寒一番颠倒黑白又有理有据的话说完之后,季青的脸阴沉得几乎结冰:“休要妖言惑众!本王抓的就是祁王妃!谁让你们东翰国假意友好,给了我们烈岚国假的炼盐术!这四年来我们花费无数人力物力财力,却始终没能建起盐场,难道不是你们东翰国的诡计吗!”

  “自己做不成的事情,就赖别人不好好教。你也说了,这四年来你们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和财力,但是每年大朝会的时候,怎么没听你们烈岚国使臣向本王妃请教盐场的问题?说来说去,你们也不过是在找借口罢了!”

  李月寒扯着嗓子说了这么久的话,喉咙都快冒烟了。

  一旁的孟祁焕很懂事的马上摘下水囊递给李月寒,小心翼翼的喂她喝水。

  “别废话了!要是你们今天不肯给我们一条活路!不管这是祁王妃还是城主夫人,必死!”季青吼道。

  “你声音能小点吗?在场的人没有聋子。”孟祁焕吼了回去:“而且你自己都知道自己抓的是城主夫人了,还在这儿死死相逼,你要是想气死你家王上你就直接把马烟杀了,别磨磨唧唧,像个小娘们儿!”

  还惦记着季青对李月寒说的那句小娘们儿的孟祁焕毫不犹豫的把这三个字贴回了季青的脑门上。

  “孟!祁!焕!”季青一字一字的念着孟祁焕的名字,仿佛有滔天怒火即将喷薄而出。

  而孟祁焕却是面不改色的看着他,满脸都是嘲讽:“抱歉,本王乃皇上唯一胞弟,叫宗政文琢!”

  “杀了她!”季青喝令。

  那两个正在兴奋的准备继续撕马烟衣服的大兵赶紧摸腰间的大刀。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站在孟祁焕身边小口喝水润嗓子的李月寒倏然消失,趁着众人愣神的瞬息功夫,李月寒靠近了马烟。

  “在那!杀了她们!”季青大吼!

  可惜还是晚了,李月寒仿佛就是闪了闪,随后就连同马烟一起消失了。

  再出现的时候,马烟的眼睛上蒙上了一条布条,人已经跟着李月寒退回了孟祁焕身边。

  刚才打嘴炮,为的就是让季青愤怒。一个人在愤怒的时候往往会做出最冲动的决定,也没有多少理智可以去思考。等到他下令要杀死马烟的时候,两个紧紧攥着马烟的大兵肯定会有所松懈,这个时候,再配合李月寒的神识之力和无上君界,很容易就让季青反应不过来,然后趁机把马烟救走。

  这本来是李月寒在脑内模拟的一场豪赌,而现在她赌赢了!

  “你不是人!你是鬼!你是那天晚上的鬼!”

  季青大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