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43章 太医来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3章 太医来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虽然躲进了无上君界,但是李月寒没有。她得在外面帮孟祁焕打掩护。

  自从退敌之后,荣江城解除了警戒。大家都知道好不容易建设好的盐场被烧了,都很着急,想要去旧址重修。

  李月寒亲自带人去看了一趟,发现重修的话难度太大了,所以建设盐场这件事就暂时搁置了下来。

  小龙虾馆的生意依旧火爆,大家都对这种新式吃法很感兴趣。

  马烟最后被判五马分尸之刑,黄老城主虽然伤心,但是却没有阻止。

  警戒解除之后,黄家另外几个在外地求学的儿子都会来了,亲自向李月寒道了谢之后,听说孟祁焕身体不好,给她送来了不少大补之物。

  李月寒如今还住在城主府,八仙酒楼也重新开始营业了,一切好像都回到了战前。但是李月寒知道,这只是荣江城内的模样。

  那些城外的村庄镇子,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当初南界驻军退守的时候,不少村庄甚至遭到了烈岚国军队的灭村屠杀,男人被杀,妇人受辱,小孩都不被放过。他们才是这场战争真正的受难者,李月寒不会不管。

  所以她先是放出了祁王病重的消息之后,特意飞鹰传书一封到国都,详细报告了这一次战争中受到伤害的人家,并提出开国库拨银两按户补偿。

  凌云帝本来还对孟祁焕病重这件事心存疑惑,看到李月寒的信之后,这疑虑被打消了大半。

  对孟祁焕这个胞弟,凌云帝还算是了解。他称得上爱民如子这四个字,所以如果他没有真的病重的话,这封信就应该是他来写。

  而且从荣江城回来的探子也说过,孟祁焕的确病得很重,每天都有好多大夫进出城主府,城主府中他们居住的院子里也是药香萦绕,还有人亲眼看到过孟祁焕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的模样。

  因此,对于李月寒的提议,凌云帝没想太多就准了。

  但是生性多疑的他怎么可能简单的就这么放下疑惑,故而,他特意拟了一封圣旨,命令传令官带着太医院的大夫赶赴荣江城。

  他知道国医堂的谷大夫还有前太医院院首和祁王府都有交情,所以这一次特意选了一个和这两个人都不认识的大夫过去。就算祁王孟祁焕真的伤病复发,凌云帝也要知道确切的伤情才行。

  荣江城,城主府。

  “祁王妃接旨!”

  “臣妇接旨。”

  “鸿蒙圣恩,陛下挂念祁王殿下伤情,特派太医院院士楚谦皓为祁王殿下医治,望祁王早日痊愈,圣心牵挂,万勿辜负!”

  听了这圣旨的内容,李月寒心中冷笑,但面上却半分不显,一脸感激的接了圣旨之后,马上又听了另一道圣旨。

  无非就是吩咐黄老城主开仓放银,由祁王妃负责登记受灾百姓,按户领取补偿,并且督促官府帮助受灾百姓重建家园。

  这样一来,可以完美支开李月寒,让太医楚谦皓为孟祁焕亲自诊治,不管伤情轻重,都没有法子瞒过去。

  看透了凌云帝的计谋,李月寒只觉得心里愈发的冷。

  如今她也能理解,为什么孟祁焕始终对皇位皇权没有想法。权利这种东西,只要握在了手里,就必定会让人性有所缺失。自古如此,他不想,所以不愿。

  “传令官和太医远道而来,且先休息一日,明日一早,本王妃会和城主亲自开仓放银,督促官府帮助百姓重建家园。”黄老城主自马烟死后,就一直神色恹恹,如今听旨都是在大儿子黄浩轩的搀扶下来的,一时间也没说话,李月寒赶紧圆了这个尴尬场面。

  “不必了,我们不累,给祁王殿下看伤才是最紧要的。”传令官神色倨傲,见李月寒想要拖延时间,脸一下就拉得老长。

  “倒也可以,只不过王爷刚刚睡下,还请诸位轻点儿手脚。”李月寒点了点头,十分配合。

  见状,传令官的脸色有些疑惑,但还是带着太医楚谦皓跟着过去了。

  早已经收到消息的孟祁焕在李月寒进门的一瞬间就躺到了床上,内力倒逼心脉,几个呼吸之间就造成了重伤的样子。

  倒也不是假的,是真伤了心脉了……

  他也不怕,有万物生在手,他相信就算自己一只脚迈入了阎罗殿里,他的月寒也有办法把他拉回来。

  于是,传令官和楚谦皓跟着李月寒身后一进门,就看到脸色惨白,只着中衣的孟祁焕躬身而起,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王爷!”李月寒大惊,飞奔了过去。她只让孟祁焕伪装一下,他怎么就吐血了!

  “没事……”孟祁焕虚弱的抓着李月寒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一脸的温柔宠溺:“皇兄传旨说什么了?”

  “陛下让太医来给王爷看伤,此前王爷说的灾民情况我写信给了陛下,陛下也传旨意让官府安抚灾民了。”李月寒眼眶发红,用力的捏着孟祁焕的手,责怪之意十分明显。

  孟祁焕温和的拍了拍李月寒,躺回了床上,大口喘气,面如金纸。

  “王妃,敢问此前大夫对王爷的伤势可有诊断?”一旁的太医楚谦皓这个时候开口问道。

  李月寒看了孟祁焕一眼,擦了擦眼睛,站起身子,忧心忡忡道:“此前大夫来了好多,有的说王爷是心力枯竭,有的说王爷是旧伤复发。几年前王爷带我北上求医的时候的确受过伤,所以推测是旧伤复发了。”

  听了这话,楚谦皓点了点头,示意李月寒往边上让了让之后,蹲在孟祁焕的塌前准备给孟祁焕号脉。

  “本王没见过你。”孟祁焕却不让了,语气之中满是警惕:“谁能证明你是太医院的人?”

  “王爷,楚太医是去年选拔进入太医院的,您当时已经来了荣江城,没见过他也是情理之中。”传令官语气温和的解释:“但是楚太医的医术是有口皆碑的,陛下必不会派医术不精者给王爷看诊!”

  听了这话,孟祁焕懒懒的抬眼看了一眼传令官,随后冷哼了一声:“丰公公倒是个会说话的。陛下若是真的对本王的伤情如此在意的话,放着享誉京城的前太医谷大夫不派,给本王派个刚进太医院的新人?看着模样不过二十出头,能有什么精湛的好医术,莫不是怕本王命长活太久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