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44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4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传令的丰公公当即大惊跪倒在地:“王爷慎言!陛下和王爷是同胞手足,且王爷退敌有功,举国嘉奖都来不及,怎么会这般对待王爷!”

  “是吗?”孟祁焕的语气里依旧充斥着浓浓的戒备:“举国嘉奖?退敌有功?难道他不是觉得我功高震主,想要卸磨杀驴?”

  说着,还不等丰公公和周围的人接话,马上又自嘲笑了笑:“也对,我还有用,暂时不能死,毕竟烈岚国随时可能再度来犯,我要是死了,谁帮他守国门,平疆土!毕竟不久前,他还每天来信让我去踏平烈岚国呢!”

  被孟祁焕这么一说,丰公公跪得更低了,大气儿也不敢出一个。

  谁不知道凌云帝忌惮孟祁焕已久,谁又能说凌云帝对孟祁焕没有杀心呢!

  若是没有杀心的话,当年那些南疆人又是怎么一路从南疆追着孟祁焕到的北界!

  大家都不说,但是不代表没人猜得到!

  但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就算知道这两人不和已久,谁也不敢当着他们任何人的面儿戳破这层窗户纸。双方心里都门儿清的事情,说出来可就要明着打了!

  “罢了,本王乏了,你们退下吧。”孟祁焕见他们不说话了,也不紧追不放,疲倦的闭上眼睛,一副我不想理人的模样。

  “王爷,就让楚太医为您把脉看看吧。”李月寒在一旁劝道:“就算陛下对您不满甚多,可如今烈岚国狼子野心,在这种情况下,陛下还是会以大局为重的。”

  这话一出,丰公公的心里直打鼓。

  也就祁王妃敢说这样的话了!

  “我不!”孟祁焕一口拒绝:“万一这小子医术不精把本王医死了怎么办!”

  “王爷,您别闹脾气了,我听说为驻边大将看伤的大夫临离开国都之前都要立下生死状,要是驻边大将被医死了,那太医也是要株连九族,满门抄斩的,想必楚太医是个拎得清的人,绝对不会轻易的拿自己全族的性命开玩笑。你且让楚太医给你看着,我这就去给爹爹还有舅舅写信,让他们看着楚太医的家人,这样你总放心了吧?”

  李月寒不说话还好,一说话一句比一句吓人。

  这会儿已经不仅是丰公公被吓到了,就连楚谦皓也被吓愣住了:“王妃,你这是何意?”

  “本王妃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提醒楚太医凡事要慎重。”李月寒面色冰冷答道。

  就在楚谦皓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孟祁焕慢悠悠的开口:“既然如此,就让这年轻大夫给本王看伤吧。”

  楚谦皓还想说什么,一旁的丰公公赶紧推了推他。

  无奈的楚谦皓只能硬着头皮把话咽了回去,上前给孟祁焕诊脉。

  一番检查下来,楚谦皓得出结论。孟祁焕的确是心脉受损,看样子应该是新伤。但是脉象又十分奇怪,应该不止一处的伤势,只不过心脉受损是最严重的,稍有不慎的话,只怕要命丧于此了。

  丰公公得了楚谦皓的结论之后,匆匆不知道去了哪里。楚谦皓仔细的开了一张药方交给李月寒,面色不太好看。

  这会儿,孟祁焕已经合眼睡下了。

  李月寒温柔的帮孟祁焕掖好被角后,双手接过了楚谦皓开的方子,随意扫了一眼之后就收入袖中。

  “楚太医别往心里去,王爷自从病倒之后就对旁人十分不信任,我也就是为了安王爷的心,绝对没有恶意的。”送楚谦皓出了房间之后,李月寒充满歉意的跟楚谦皓解释了一番:“您也看到了,王爷如今的情况大不如前,若是不让他安心就诊的话,我也担心他的身子。”

  本就是医者仁心,楚谦皓听了李月寒的解释,刚刚的不快也烟消云散,当即拱手道:“祁王殿下有祁王妃这样的贤内助,实乃福分。在下如今也明白祁王妃的苦心,自然不会再将刚才的事情记挂心头,只想为祁王殿下细细调养,让他早日痊愈。”

  “如此,便有劳楚太医了。只是这里不是祁王府,若有怠慢,还请楚太医不要往心里去,缺了什么的话,尽管跟本王妃提,不必客气。”李月寒又是一顿寒暄。

  “王妃太客气了,行医救人本就是医者的使命。”楚谦皓又拱了拱手:“且城主府一应俱全,想来也不会亏待了在下,王妃大可放心。”

  “虽说城主府一应俱全,可难免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如今王爷的伤势全得仪仗楚太医,但有所差,还请楚太医不要客气。”李月寒倒是十分热情。

  听了这话,楚谦皓没再推辞,应下之后,就和李月寒道别,跟着贺正天去临时收拾出来的住处去了。

  送走了楚谦皓之后,李月寒想起孟祁焕自伤的做法。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她就把袖中的药方拿了出来:“名刀,按照药方去抓药,遵医嘱给王爷煎药饮下。”

  名刀领命,马上就走了。

  傍晚,孟祁焕睡醒了,见李月寒在屋里看书,正想跟她说话,谁知道一动就感觉浑身无力,惊了:“月寒……”

  “醒了?”李月寒早在孟祁焕睁眼的时候就知道他醒了,之所以等他开口再理他,实在是因为生气。

  “嗯……”孟祁焕一听李月寒这语气就知道她生气了,顿时有些心虚了起来。

  “心脉受损的滋味如何?”李月寒放下手里的书,转身看向孟祁焕,挑眉问道。

  “挺……挺不好的……”孟祁焕叹了口气:“月寒别生气,我也不是有意的。”

  “哦?”李月寒看着孟祁焕:“你明明是吃准了我才这么做的,难道这也不算有意?”

  被拆穿了小心思,孟祁焕明显的感觉到李月寒的火气在攀升:“楚谦皓这人我知道的,他没有进太医院之前就已经小有名气,如果不这么做,他马上就能察觉。”

  “嗯,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李月寒点了点头:“所以这段时间你安心养伤。”

  孟祁焕愣住:“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你总不能今天病的快死了,明天就活蹦乱跳吧?”李月寒笑眯眯道:“你不是说了嘛,楚谦皓医术高超,为了不被他察觉,你就只能安心养伤了不是吗?”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什么感觉,孟祁焕总算明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