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45章 第一站,阳路镇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5章 第一站,阳路镇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没有了万物生,孟祁焕只能老老实实的喝药扎针。好在楚谦皓的医术的确高明,而且他早年间曾经跟随徐定山和他的师父在北境军中做军医,对处理伤势很是在行。

  李月寒仔细观察了几天之后,也承认凌云帝虽然疑心病很重,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还算是一个拎得清的皇帝。

  当然,这前提是孟祁焕还能镇住烈岚国。

  假如有一天孟祁焕不再是东翰杀神,不能让烈岚国闻之色变,或者朝堂之上重新崛起了一个能和孟祁焕抗衡的将领,那李月寒几乎不用猜都能想得到,孟祁焕和他们一家将会是什么结局。

  虽然世人皆知孟祁焕是凌云帝唯一的胞弟,但是他当年为了登上皇位,手足相残的事情也不是没做过。

  想到这里,李月寒不由得心思更沉了。

  三日后,孟祁焕的伤势在楚谦皓的帮助下好转了不少,李月寒悄悄留下一小瓶万物生给名刀,告诉他如果王爷病情突然恶化的话,这是可以保命的药之后,就收拾了一下,和城主府大公子黄浩轩一起整理了此次战役受难的村庄城镇的名单后,踏上了行程。

  这三天因为李月寒放心不下孟祁焕,所以一直拖延着去善后的事情。三日来,黄浩轩每日都会往他们的客院送来善后名单和草拟的善后措施,连需要的银子也大概核算了一个数目,只等出发。如今看到楚谦皓对孟祁焕的伤势已经有所掌握,李月寒这也才放下心来。

  不过黄老城主毕竟一直是南界最大城池的城主,五年前南界战乱不休,他对灾后重建有经验,在国都来人之前,他就已经派人去善后了。

  如今黄浩轩和李月寒需得一个村庄一个城镇的走访,以保证落实到位。

  第一个镇子,是国界线边上的小镇,名叫阳路镇。镇上的百姓们早年间修建了避战堡,但是还是挡不住烈岚国的将士。

  马车走了整整大半天的时间,李月寒和黄浩轩终于抵达了阳路镇,正好看到阳路镇的主干道上已经设立了粥棚和临时救治点,不少大夫正在忙前忙后的给伤员换药。

  阳路镇的镇长也早早等在了主干道上,见到他们下马车,领着大家伙儿哗啦啦跪了一地。

  “恭迎祁王妃,恭迎大公子!”

  镇长头发花白,手里还拄着一个简易的拐杖,腿上包着纱布,一看便知有伤在身。

  李月寒没想那么多,赶紧上前将他扶了起来:“镇长不必多礼,本王妃因私耽误这么多天,还请镇长和各位父老乡亲原谅。此次我和大公子带来了两车必备草药,三车粮食,再过几日,荣江城内的工匠们也会抵达阳路镇,帮助大家修建房屋,整理良田。”

  听了这话,老镇长的眼眶一下就红了:“王妃大善,王爷更是为了退敌身受重伤,我们怎么会怪王妃呢!”

  “老镇长,先给我们讲一讲阳路镇的情况吧,还有阳路镇下辖八个村庄如今状态如何,我们好清点物资,若有不足,也好马上补齐。”黄浩轩站在李月寒的身后补充道。

  “好,好!”老镇长擦了擦眼睛,指着那边的粥棚道:“半月前荣江城送来了两车粮食,加上镇上大家的存粮,如今每人每日能喝上两碗粥。但是这次受伤的百姓太多了,镇子上的草药已经快用完了,周围村庄还有伤员送过来,没有受伤的孩子们和女人们还有老人们都在帮忙,除了草药之外,大部分的物资还是够用的。”

  “但是我们全镇的良田被毁近六成,今年只怕要颗粒无收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核算了一下,安抚道:“放心如今虽然已经快过了耕种的季节,但是今年一定不会是灾年的,我先去看看受伤百姓的情况。”

  说完,李月寒马上转身去了临时搭建的棚子里。

  用来给伤员休息的大棚没有很大,但是每一个人都躺得很规矩,尽量的把大棚的空间利用到最大。十几名大夫和学徒正在数百名伤员之间穿梭,换药喂药检查伤势,每个人忙得连头都顾不上抬。

  粗略看了一圈,李月寒只觉得心口堵得慌。

  受伤的大多都是青壮年劳动力,镇长也在一旁解释说,战争来临的时候,镇上的百姓们都躲进了避战堡。可是烈岚国军队来了之后,全城搜刮,十分凶恶。

  为了避免避战堡被发现,青壮年们自发组织成了十几支小队,到处干扰敌人的视线,把他们从避战堡附近引开。

  不少人被当场屠杀,如今活下来的这些伤员,只不过是当初的十分之一。

  好多老人的儿子没了,好多女人的丈夫没了,好多孩子的爹爹没了,但是他们用命换来了亲人们活下去的机会,所以大家也无暇顾及去悲伤,战争已结束,都自发的来重建家园。

  听镇长说,镇子上有一红楼,名叫春风楼。当时她们没有进避战堡,反而大开春风楼的大门迎接那些烈岚国人。就在所有人痛骂她们无情无义的时候,春风楼忽起大火,将正在楼里寻欢作乐的姑娘和烈岚国人全都烧死了。

  据被送出来的几个不足十岁的小丫头们说,楼里的姐姐们本就存了玉石俱焚的心,那天的酒里下足了蒙汗药,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把桐油浇遍了春风楼的每一个角落,是老鸨亲自点的火。不仅烧了春风楼,连着那一条街都给烧了个干净。

  也正因为那一场大火,敌军大部分都去救火去了,这才给了避战堡里的青壮年们伪装跑出去干扰敌人视线的机会。

  听着这些故事,李月寒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战争面前,无论男女,每个人都迸发出了人性之中最强大的一面。

  可悲的是,这些人命,在上位者的眼中,仿佛草芥,不值一提。

  大家伙儿得知祁王妃真的来了的时候,就连受伤最重的人都挣扎着想起身给李月寒行礼。

  李月寒连忙阻止,随后一擦眼泪朗声道:“乡亲们!我既然来到了这里,我就不是什么祁王妃,只是一个普通的东翰国百姓,从今天开始,任何人见到我都不需要行礼,大家只管安心养伤,此仇我记下了,定会报还给烈岚狗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