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47章 两个月后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7章 两个月后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李月寒的话,黄浩轩立马从没钱的焦虑之中抽离了出来。按照在荣江城的时候对比的户籍名单和阳路镇的受灾情况开始推算接下来要去的八个村庄的受灾情况,算了一个大致的数目交给了李月寒。

  李月寒写了封信交给贺正天,贺正天骑着快马朝着荣江城的方向飞奔而去了。

  村庄的受灾情况比李月寒想的要轻一些。百姓们在敌人刮村而过之前就已经躲进了山里。而且有了五年前战乱的经验,大多数人都对战争有一定的敏感度。过年的时候会把一部分的粮食藏到山上的山洞里。

  只要跑得够快,敌人来了也只会是一座空村。

  所以村庄里相对于镇子上来说,受伤的人少一些。

  可大家的房子倒得更厉害,还有不少被烧毁的。没带走的那些粮食也都被敌人搜刮得一干二净。

  李月寒平均在每个村子里呆大约五日,八个村子转下来,算上路上花费的时间和在阳路镇的时间,李月寒这一走,就差不多是两个月了。

  八个村子因为劳动力不算短缺,李月寒每家每户发了粮食和银子之后,又额外组织了村子里的青壮年帮着全村修房子,清点了每一户房屋受损的情况,和各大村长算了一下修房子的费用之后,预付给了这些人。

  临走前,她还给每家每户留了耕种,尽力将补偿做到最好。

  但是她也知道,就算给的钱粮物资再多,那些失去了家人的人们心里,也抹不去伤痛。

  这就是战争罪残酷的地方。

  活着的人,有的时候真的未必觉得活下来才是好的。

  这两个月李月寒也见了不少寻短见的人家。有的是家中独子没了,老父母心伤欲绝不想活下去。有的是丈夫被杀了,寡妇活不下去。还有的是遭了毒手的小姑娘不愿意活在世上。

  而这些,都不过是战争的后遗症。

  那些野心勃勃的政治家们永远看不到这些满目疮痍,他们只会沾沾自喜国土又扩大了多少,权利又紧握了几分。

  这让李月寒很是烦躁。

  两个月的救灾之行结束,早夏也到了。如果不是伤势还没完全好,还得和楚谦皓周旋的话,孟祁焕只怕早就跑来找李月寒了。

  顶着早夏的骄阳,李月寒一行终于回到了荣江城。

  “你瘦了好多。”孟祁焕不顾楚谦皓的阻止,一大早等在荣江城外,见到李月寒的马车过来,他一把就跳上了车,将她狠狠的拥在怀里:“都是我不好,让你这么辛苦。”

  李月寒冷不丁被人抱了个满怀,起初还愣了一下。

  当鼻尖跃动着熟悉的气味的时候,李月寒那颗因为见证了战后疮痍的心突然就安定了下来:“我不辛苦呀,我可是祁王妃,我要是不把这些事做好的话,又怎么配得上杀神祁王殿下呀。”

  “你什么都不做,我都配不上你。”孟祁焕闷闷的在李月寒的颈间说道:“你是世上最好的,我才是配不上你的那一个。”

  被他的话莫名击中了心脏,李月寒只觉得眼眶一热。忍了两个月的眼泪终于涌了出来:“这两个月,我真的看到,太多令人绝望的事情了……”

  听到她的声音哽咽了起来,孟祁焕没有松开李月寒,反而是把她抱得更紧了。

  他知道,他的小姑娘拥有世上最柔软的心肠。她曾经远离家乡,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她曾经遭受过最不公平的待遇,却从来没想要报复。她好不容易来到了他的身边,是他没有护好她,让她又一次面对这样的现实。

  “以后不会了,我保证,再也不会了。”孟祁焕小声呢喃:“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看到这些了。”

  孟祁焕素来不会安慰人,李月寒原本情绪满满想哭一场发泄,却被孟祁焕的话莫名的逗笑了:“你这个人真是的,你别忘了,你还是带兵打仗的那个人呢,我得讨厌你才对!”

  “那你讨厌我吧,不哭了就行。”孟祁焕一口应下。

  虽然孟祁焕安慰人的功夫真的很糟糕,但是李月寒就是这么被莫名的安抚了下来。

  回到了荣江城后,李月寒把这两个月灾后重建的记录交给了孟祁焕,足足厚厚的两大本,事无巨细都按照日期记录在册,孟祁焕眼睛都看直了。

  “王爷,该喝药了。”李月寒刚回来没一会儿,楚谦皓就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走了进来。跟李月寒见礼之后,就把药放在了孟祁焕面前。

  只见孟祁焕皱起了眉头:“本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需要喝药!”

  “还请王爷莫要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回事。”楚谦皓见怪不怪道:“您死了事小,王妃这两个月的辛苦可就白费了。”

  就连李月寒都差一点一口水喷了出来,楚谦皓胆子这么大吗?

  当着孟祁焕的面儿,连一点忌讳都不讲了?

  就在李月寒以为孟祁焕要爆炸的时候,孟祁焕狠狠的瞪了楚谦皓一眼,然后皱着眉头一口气把那碗黑咕隆咚的药给喝了个干净。

  楚谦皓收了碗,又给孟祁焕请了脉,转身就要走。

  “等等!”孟祁焕喊住了他:“王妃此番十分辛苦,你给王妃看看她身体好不好!”

  听了这话,不等李月寒拒绝,楚谦皓就乖巧(?)的走到了李月寒面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把腕枕拿了出来,还掏出了自己的手帕,示意李月寒把手腕搭上来。

  李月寒一脸茫然的伸出手,楚谦皓非常迅速的将手帕盖在她的手腕上,然后开始号脉。

  见状,李月寒转头去看孟祁焕。

  却见孟祁焕笑得十分开心的在一旁看着,不由得撇了撇嘴。

  得,她算是知道了。这两个月这两个人应该没少互相折磨。

  你给我甩脸子,我就给你喂苦药。你不吃药,我就说你死了你老婆孩子要倒霉。

  “王妃的身子并无大碍,只是连日劳累,气血有些不足,我回去开点补气血的药,吃两天就没事了。”楚谦皓号完脉,规规矩矩的回报了孟祁焕之后,这才转身离开。

  楚谦皓一走,李月寒当即跳到了孟祁焕的身上:“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小太医了吧?”

  孟祁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