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48章 你欺负我女儿!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8章 你欺负我女儿!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本就一直偏瘦,生完孩子假装跟孟祁焕和离那段时间住在国公府,被方芷兰硬生生喂胖了不少,可惜一场大病之后她又瘦得厉害了起来。

  这几年过去,孟祁焕也在想办法把她喂胖一点,可是她似乎是伤了身子底子,吃什么都胖不动。这一次一走两个月,更是瘦得脸颊都没肉了。

  这么直接的跳进孟祁焕的怀里,重倒是不重,反而是接住了她的孟祁焕被砸心疼了起来:“都是骨头了。”

  “……”李月寒一脸无语。

  孟祁焕这话仿佛在骂他自己。

  “晚上有想吃的吗?”孟祁焕搓了搓李月寒的脸:“小龙虾馆知道你今天回来,特意让人送了十斤小龙虾过来,还教了城主府的厨师麻辣、蒜蓉的做法,八仙酒楼送来了一只新鲜的猪后腿,已经处理干净了,红焖大肘子你以前不是喜欢吃吗?还有百姓们送了不少时令鲜蔬到城主府来,哦,还有你喜欢吃的山药和木耳,可以做个醋溜木耳炒山药。今年的海鱼很不错,有渔民还送了难得一见的鳗鱼过来,你想吃什么?”

  李月寒这两个月就没好好吃过饭,本来还觉得自己口腹之欲不重的她,被孟祁焕一连串的菜名儿报下来,已经开始疯狂咽口水了:“都来一样!”

  “好!”孟祁焕最喜欢李月寒多吃一点,她能这么说,自然是高兴的:“这两个月,阿逸和阿宁还好么?”

  李月寒离开荣江城,孟祁焕自然也见不到儿子女儿了。每每想到温天磊还在无上君界里,孟祁焕就莫名的很焦躁。

  “挺好的,偶尔没人的时候我也会喊他们兄妹出来玩一玩儿。最近温天磊在安全屋旁边搭了一个什么剧场,两个小萝卜头都不愿意出来玩儿了,整天和温天磊厮混在一起,好得不得了。”李月寒说着,靠在孟祁焕的胸口:“温家的事情,是不是很棘手?”

  “还好,等我们回国都之后就能解决了。”孟祁焕摸着李月寒柔顺的发丝说道:“但是温天磊他自己好像不是很愿意去解决,所以我们不好插手。”

  “嗯。”李月寒的脑袋在孟祁焕的怀里蹭了蹭。

  本来黄老城主是想晚上设宴给李月寒接风的,都已经吩咐下去了,但是却被贺正天告知,晚上王爷要和王妃单独相处。

  黄老城主原本想问什么,但是却还是没有问出口。

  烈岚国的军队已经退回去很久了,马烟也被处死很久了,但是不管是王爷还是王妃,都没有问过小世子和世小姐的下落,而且他们夫妻俩对城主府的态度也疏离了许多,这让黄老城主十分想不明白。

  如果兄妹俩真的被一同掳走了的话,那现在应该在烈岚国境内了把。

  可是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出要去烈岚国把兄妹俩接回来的事情。

  而且连季青都被送到国都去了,也没听说这夫妻俩准备做什么。

  王爷病倒,王妃救灾,这一走就是两个月。王府的暗卫来来去去的帮李月寒把信件送到城主府,把政令送到黄老城主的手里,一点儿也没作样子的意思,那是真的在认真的救灾。

  这让黄老城主更是不解了,他们夫妻俩……这是一点儿也不担心两个孩子吗?

  不是传闻祁王殿下尤其宠爱世小姐的吗?这……也不像啊……

  带着这份忐忑的心情,这两个月来,但凡是能做到的事情,黄老城主绝对不假他人之手。两个月过去,城主府的库银被掏空大半,隔壁宁泗城的草药也被他们荣江城买走了大半。这两个月,朝廷是一毛钱都没有拨下来,全是城主府和李月寒的银子在顶着。

  黄老城主虽然心疼马烟走错了路送了命,但是毕竟他还有儿子女儿,总不能因为马烟,把全家都搭上。

  所以在王府的小世子和世小姐没有消息之前,黄老城主几乎是强打着精神在执行李月寒和孟祁焕的命令,只求他们夫妻俩有一天追究起两个小主子的事情的时候,至少可以保住黄家的小辈。

  今日李月寒不会来赴宴,黄老城主其实也是有心理准备的,于是便挥挥手,示意下人们把宴席撤了。

  “爹,王爷和王妃不来,我们可以给大哥二哥接风嘛!”黄明宇十分不解:“这么多好吃的,撤了多可惜。”

  “留一桌我们自己吃就行了,王爷和王妃不来,我们不可太张扬。”黄老城主一脸疲倦道。

  听了这话,黄明宇抿了抿嘴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客院。

  孟祁焕让暗卫在外头围了一圈,不让任何人接近之后,从无上君界里把儿子女儿接了出来。只是失策的是,温天磊也硬是跟着出来了。

  月光下,大家围坐在一张桌子边上,热热闹闹的吃着饭。

  温天磊照顾两个孩子已经成了习惯了,所以都不需要孟祁焕和李月寒操心,他凭一己之力就把两个孩子喂得饱饱的。

  “诶,你看他那样子,像不像个奶娘?”孟祁焕往李月寒的碗里夹了一大块猪肘肉,然后笑眯眯的示意她看温天磊。

  李月寒忙着吃,只瞟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嗯嗯!”

  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模样,孟祁焕只觉得心疼。

  也不知道这两个月她是怎么过来的,这么多年了,可从未见过她这么着急的吃相……

  “爹爹爹爹!”吃饱了的孟婴宁溜下桌子跑到孟祁焕跟前,三下五除二的爬到了孟祁焕的怀里,道:“今天温叔叔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哥哥会了,我还不会。”

  “是什么难题呀?”孟祁焕被小女儿娇憨的模样击中,语气都不自觉的温柔了起来。

  “有雉兔同笼,上三十五头,下九十四足,问雉兔几何?”孟婴宁奶声奶气的说着,还掰着小手指算了起来:“阿宁算了好久,阿宁不会,哥哥会,哥哥不教阿宁!”

  一旁正埋头苦吃的李月寒听了这话,当即噎了噎,随后随手抄起一个骨头朝着温天磊丢了过去:“谁让你拿鸡兔同笼来欺负我女儿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