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49章 碾压式胜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9章 碾压式胜利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这两个月来,李月寒偶尔也会跑到无上君界里去检查两个孩子的功课。有一天她看到温天磊在看《孙子算经》,看得很是入迷,还在纸上涂涂写写。

  后世著名的鸡兔同笼就是来自《孙子算经》,李月寒一时玩心起,趁着温天磊没注意的时候,把鸡兔同笼翻出来让温天磊算。

  古人尚无方程式的概念,所以最后温天磊亲自跑出去抓了野鸡和野兔,整整花了将近五天的时间才把这道题给解了出来。

  李月寒嘲笑他脑子太笨,温天磊一气之下,索性就趁着李月寒不知道的时候,拿这道题去为难两个孩子。

  “误会啊!我这不也是看他们俩天资聪颖,想要早早启蒙嘛!”温天磊正在吃着菜,灵活的往边上一躲,躲开了李月寒丢过来的骨头,一脸的理直气壮。

  李月寒气得不轻:“他们俩才六岁!六岁的小孩儿学什么鸡兔同笼!我让你给他们上课,又不是让你为难他们的!”

  看李月寒上头了,孟祁焕赶紧安慰李月寒:“不气不气,温天磊那脑子,解个鸡兔同笼都要好几天,他肯定是存心为难阿逸和阿宁,但是阿宁不是说了嘛,阿逸解出来了,证明温草包连咱们六岁的儿子都不如。”

  被孟祁焕这么一说,李月寒也觉得说得对,马上又眉开眼笑的看向孟时逸:“阿逸,你告诉娘亲,你是怎么解出来的呀?”

  孟时逸一脸无语的看着因为一点小事吵吵不休的大人们,叹了口气道:“兔子的脚是鸡的两倍,以总脚数除二再减去总头数,就是兔子的数量。以总头数减去兔子数,就是鸡的数量,很简单呀。”

  一旁听着的温天磊愣了:“不是说除数一般不准吗?”

  “谁说的,不准的是自己算错了,并不是除数不准。且这里最关键的是兔子四只脚,鸡两只脚,只要他们不把脚缩起来,兔子的脚就是鸡的两倍,抓住这一点再去看整道题目就很简单啦!”

  听了孟时逸的话,温天磊顿时捏紧了筷子:“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娘亲说,学习不在乎结果,过程最重要。温叔叔享受了过程又得到了结果,当时那种成功的喜悦想必一定还历历在目,若是我提前把解法告诉了温叔叔,那温叔叔就没有破解难题的成就感了。”

  说着,孟时逸一脸认真:“娘亲说,成就感是人幸福感的来源,所以我不能剥夺温叔叔的幸福感。”

  温天磊自闭了。

  他果真连一个六岁的小孩儿都不如……

  一旁听着的孟祁焕却骄傲的扬起了嘴角,怎么都压不住。

  李月寒见儿子这么争气,又多吃了两碗饭,撑得孟祁焕给她揉了一晚上的肚子……

  第二天,李月寒还在赖床,就听到有人敲门了。

  “这么早,谁啊……”李月寒忍不住抱怨了一声。

  “楚谦皓。”孟祁焕板着脸:“他每天都这个点来给我送药。”

  听了这话,李月寒嘟哝了一声,翻身又睡了过去。

  孟祁焕起身去开了门,一言不发的接过了楚谦皓拿来的药和早饭,正准备关门的时候,楚谦皓突然伸手拦了一下:“王爷,在下理解您和王妃久别胜新婚,但是还请王爷注意自己的身子,切莫动了元气。”

  听了这话,孟祁焕一下就生气了。

  昨晚因为李月寒吃多了的缘故,俩人啥都没做成,今天一大清早还要听楚谦皓“苦口婆心”,孟祁焕不炸才怪!

  “你管太多了!”孟祁焕冷着脸说完,又要关门。

  楚谦皓再度拦住了他:“王爷今天就算是要处死我,我也要说,毕竟事关王爷的身体,在下不希望两个月的努力因为王妃灰飞烟灭!”

  “滚!”平日里楚谦皓说话再放肆,孟祁焕也没有动过真火,因为李月寒说过自己以前也是大夫,每当遇到不配合的病人的时候,就会很生气。所以孟祁焕也让自己去理解楚谦皓,毕竟遇到自己这样的病人,楚谦皓也是会生气才对。

  但是他平日里言辞冲撞也就算了,今天还拿李月寒说事,这是孟祁焕一百个不能忍的!

  “王爷!”楚谦皓乍然被孟祁焕吼了一嗓子,后退了两步。孟祁焕趁此机会一把关上了房门,理都不理他一下,这让楚谦皓十分难受:“王爷!在下也是为了王爷的身体着想,还请王爷多多注意啊!”

  “闭上你的嘴!”门打开,一个空了的药碗被丢了出来,准确无误的砸在楚谦皓的脑门上。

  这下楚谦皓终于老实闭嘴了,跪在房门口,一动不动的伏着。

  孟祁焕一个眼神都欠奉,丢出了药碗以后,又把楚谦皓拿来的早饭丢了出去,喊来了贺正天去端早饭,然后就关上了房门。

  “楚太医,我早跟你说过,王爷和王妃是主子,我们和主子说话必须要注意分寸。你今天说的话,王爷没把你埋了,都是因为不想王妃生气的缘故。”贺正天看楚谦皓这副样子,忍不住开口劝说了几句。

  听了这话,楚谦皓缓缓从地上站起来,额上一片通红,是刚刚那块碗砸的:“我既是大夫,就要为病人负责。王爷若是因为这样就要杀我,那杀便是了,我认这命!”

  说完,楚谦皓转身缓缓离开了。

  看着楚谦皓的背影,贺正天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只能挠着头去了厨房给王爷王妃端早饭去了。

  孟祁焕空腹喝了药,脸色有些不好看,便回床上躺下了。李月寒虽然睡得迷迷糊糊的,但是隐约也听到孟祁焕好像骂人了。

  在床上翻了个身,嘟哝了一声“脾气好一点儿”,又钻进了孟祁焕的怀里。

  孟祁焕抱着怀里的李月寒,轻轻的在她的头顶落下一个吻,长长的叹了口气。

  李月寒回来了,那他这病也该好了。

  不一会儿,贺正天来敲门,把重新准备的早餐送了过来,还另外多拿了一壶山楂汤,说是楚谦皓让准备的,一大早喝点山楂汤健脾益气。

  听了这话,孟祁焕还没说什么,李月寒先疑惑了起来:“早晨喝酸渣汤健脾益气?”

  “楚太医说,昨晚王妃吃多了,怕您今早胃口不舒服所以准备的。”贺正天补充了一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