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50章 王爷没有龙阳之癖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0章 王爷没有龙阳之癖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摸了摸肚子,感觉自己好像还没消化完,这才笑眯眯的接受了酸渣汤。

  洗漱完毕,李月寒本来想先喝一碗山楂汤再吃饭的,但是却被孟祁焕拦住了。

  “空腹不宜饮。”孟祁焕说着,从她的手里把山楂汤给拿走了。

  “可是我觉得我昨晚吃的饭菜都还没消化完呢,不算是空腹!”李月寒小声嘟哝。

  孟祁焕可不管那么多,倒了一杯温水放在李月寒面前:“你告诉我的,早晨起床空腹喝温水,对脾胃有益。”

  李月寒彻底算是没脾气了,只能认命的喝了温水,在孟祁焕的监督下,吃了一碗山药红枣粥,又吃了一份龟苓膏,这才喝到了山楂汤。

  吃饱喝足,李月寒准备把两个孩子接出来,却被孟祁焕给阻止了。

  “如今大家都不知道阿逸和阿宁的下落,这对我们来说倒是一件好事。”孟祁焕道:“至少跟凌云帝谈判的时候,我们有筹码。”

  听了这话,李月寒眉毛一挑:“你是说,将计就计?”

  “大家都知道两个孩子是跟马烟一起消失的,如今马烟已经死了,烈岚国敌军尽数被俘,但是却始终找不到两个孩子的下落,早在这两个月的时候,荣江城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说孩子们已经被烈岚国人秘密送到烈岚国王庭去了。”

  “凌云帝如今野心勃勃,一门心思想要我去把烈岚国给打下来。虽然我不想再挑起战争,但是烈岚国狼子野心,一日不除,终是大患。如今外界疯传阿逸和阿宁被烈岚国带走,所以你才这么拼命的救灾,我才会被气得旧疾复发,正是好时候。”

  “可是我不想利用孩子们。”李月寒皱了皱眉:“这样会让我觉得很卑鄙。”

  孟祁焕被李月寒的话逗笑了:“你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卑鄙了。而且当初如果你没有提前带着孩子们藏好的话,阵前被辱的就是你,他们兄妹俩也会真的被送到烈岚国王庭,成为烈岚王用来威胁我的一大利器。我们如今不过是将计就计,不算是卑鄙。”

  听了孟祁焕的话,李月寒也知道是自己钻牛角尖了。

  本能的,她不想再起战事。

  但是她也知道孟祁焕说的没错,烈岚国狼子野心,一日不除,终是大患。与其让烈岚国独自壮大,将来又来边境欺辱百姓,那确实长痛不如短痛。

  想到这里,李月寒点了点头:“那行,从今天开始我就要跟你闹翻了。”

  见她这么上道,孟祁焕不由得捏了捏李月寒的脸。可李月寒瘦得脸上没多少肉,孟祁焕这一捏又心疼了起来:“这么瘦,得多吃点。”

  “那好啊,我多喝点山楂汤!”说着,李月寒趁着孟祁焕没注意,赶紧又给自己倒了一碗山楂汤喝了下去。

  见状,孟祁焕满脸无奈。

  “好了,咱们可以敲锣开幕了!”李月寒一拍手:“我呢,等一下会气冲冲的离开城主府,然后先去小龙虾馆大吃一顿,接着会在荣江城内报复性消费,晚上就住八仙酒楼。你呢,从头到尾都不用出现,只管在城主府内养病就好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顿时皱眉:“我还要养病?”

  “当然了,”李月寒一脸认真:“楚谦皓医术不错,我检查过了,你的伤势再养个两个月就能痊愈了。”

  “不是,我们就不能早点好起来吗?”孟祁焕不乐意了:“我想早点把那个楚谦皓赶走啊!”

  “赶走他干嘛,他可是凌云帝的眼线。”李月寒趁机又吃了两块点心。

  “我不管,反正我不想再装病了!”

  “是啊,你本来就没在装病,你可是真的震伤了自己的心脉。”

  “我那还不是为了应付楚谦皓的!”

  “楚谦皓现在还没走呢,你的伤势恢复进度如何他门儿清。要是我刚回来你就痊愈了,保不齐凌云帝就要知道点儿什么了,你别忘了,凌云帝也或多或少是知道无上君界的人哦。”

  听了这话,孟祁焕闭嘴了。

  宗政家的人,都知道碧玉章是传世国宝,如果能得到碧玉章的认可,就能获得一方神奇的空间。

  但是几百年来,宗政家的人都没有得到过碧玉章的认可,沐川是第一个,孟祁焕是第二个。

  李月寒是个异数。

  如今碧玉章已经归还国库,除了李月寒和孟祁焕之外,没有人知道无上君界已经和碧玉章剥离。若是这个时候孟祁焕的伤势一夜痊愈,疑心颇重的凌云帝难免会想到李月寒也得到过碧玉章认可的事情。

  那样一来,就等于是把李月寒也推到了凌云帝的面前。

  这不是孟祁焕想要的。

  “行吧,我再忍他一个月!”孟祁焕嘟嘟哝哝的答应了。

  而这个时候他也突然发现,李月寒已经“咕嘟咕嘟”的把一整壶的山楂汤给喝完了……

  “大清早喝这个很伤胃的!”孟祁焕开启了絮叨模式。

  “我吃了东西才喝的,不是空腹喝,不伤胃!况且我一会儿还要去小龙虾馆吃大餐呢,先喝点儿垫着!”李月寒说着,笑嘻嘻的起身跑了:“你在喝药,不能喝山楂汤哦!”远远的,她的声音传了过来。

  孟祁焕无奈的叹了口气,把自己那份早餐吃完之后,这才走出了房间。

  这会儿,李月寒正在回廊下看花,楚谦皓站在李月寒身边,不知道正在说什么。

  孟祁焕眉头一皱,悄悄的靠了过去,准备偷听这小子又在倒什么坏水儿。

  “王妃,在下所言,一字一句都是为了王爷的身体着想,还请王妃务必要记在心里。”楚谦皓认真说道。

  李月寒放过了手里的花枝,面色冷静的看向楚谦皓:“楚太医,你的意思是本王妃的存在会让王爷伤势加重?”

  “是……”楚谦皓应了下来。

  “那么按你的说法,王爷岂不是应该休了本王妃?”李月寒又问。

  楚谦皓迟疑了一瞬:“在下并不是这个意思。”

  “哼,”李月寒冷哼一声:“楚谦皓,你应该很清楚,王爷没有龙阳之癖!”

  一听这话,孟祁焕险些从回廊顶上掉了下来,楚谦皓也二话不说跪了下来:“王妃息怒,绝对不是王妃想的那样!在下是真的担心王爷的身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