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51章 好戏开锣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1章 好戏开锣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倒是没什么表示,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楚谦皓,面色冷冷,不知道在想什么。

  躲在回廊顶上的孟祁焕满肚子着急,一脑门问号,完全不明白李月寒怎么突然就想到龙阳之癖去了。他真想钻进李月寒的脑袋里看看,她满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楚谦皓,”李月寒停顿了许久之后,才缓缓开口:“若是把你的性别换成女的,今天你所做的事情,本王妃完全有理由以勾引王爷把你处死,明白了吗?”

  楚谦皓跪在地上,没有回答。

  “诚如你所说,你是为了王爷好,但是你要记住,本王妃才是王爷的妻,断然不会把他的身体健康忽视。有需要本王妃注意的地方,你只管提出来,不需要阴阳怪气装模作样。若是你见不得本王妃和王爷恩爱,你大可以自戳双眼,我保证留你一条性命。”

  说完,李月寒拂袖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临走前,还瞟了一眼回廊顶上,正和趴在上面偷听的孟祁焕对视了一瞬,而后就跟没看到他一样,走了。

  李月寒走了,楚谦皓也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她离开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城主府这个客院挺大的,李月寒从回廊里走了出去,正好进了小花园里。初夏的季节,小花园里开了不少花,李月寒看着满目姹紫嫣红,心里的不爽也逐渐平复了不少。

  察觉到身后有人轻手轻脚的靠近,李月寒不动声色,假装还在赏花,但是却已经把身后偷偷摸摸靠过来的孟祁焕用神识之力笼罩了起来。

  “月寒,你是不是生气了。”孟祁焕熟悉李月寒的神识之力,而且李月寒也没有隐藏的意思,所以孟祁焕很快就察觉到那一丝丝的不同之处,当即委屈的开口。

  听到这话,李月寒没有转身,假装赏花:“我生什么气,我平白无故有什么好生气的。”

  “你一说这话我就知道你是生气了。”孟祁焕从背后抱住了李月寒:“楚谦皓那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我会好好惩罚他的。”

  “人家也是为你好,万一你真的色急上头又伤了元气,那这两个月的伤不是白养了吗。”李月寒倒是没有挣开孟祁焕。

  “我像是那么把持不住的人吗。”孟祁焕叹了口气,往李月寒的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美色当前,我还是那个坐怀不乱的我。”

  听孟祁焕这么没正经,李月寒忍不住也笑了:“行了,差不多得了。下午我就得生气出走了,你这会儿腻腻歪歪的,被人看到了岂不是要怀疑。”

  “怀疑就怀疑吧,正好你可以不要走。”孟祁焕把唇温柔的贴在李月寒的颈间,呼吸轻轻的打在她细嫩的皮肤上,痒得她连心都乱了起来。

  李月寒素来警惕,已经养成了随时随地铺开一定范围的神识之力。这会儿两人正在小花园里说话的时候,她敏锐的察觉到有人在靠近,而王府的暗卫身上,李月寒为了区分,都留有一抹神识,来人显然不是王府暗卫。

  “有人过来了。”李月寒低声说道:“不是暗卫。”

  听了这话,孟祁焕叹了口气:“要开始演了吗?”

  “差不多吧,准备好了吗?”

  “我说没准备好的话你会不演了吗?”孟祁焕是真的不想刚跟李月寒重逢又要被迫分开,哪怕同样都在荣江城,他也不愿意。

  “不会哦,我要开始了哦。”李月寒一边憋着笑一边小声说道。

  “好吧好吧,听你的。”孟祁焕无奈的应声。

  李月寒感应着来人的距离,直觉差不多之后,这才敛去脸上的表情,换做一脸木然,原本柔柔的靠在孟祁焕怀里的身子也站直了,从外人眼里看来,孟祁焕就是在抱一根柱子。

  “你别这样,我会想办法把孩子们接回来的。”孟祁焕很上道,非常投入的叹了口气,语气十分无奈,又带着几分不耐烦。

  李月寒冷哼一声,还是没说话。

  “月寒,你要知道,阿逸和阿宁也是我的亲生子女,我不可能不担心!”孟祁焕的状态渐入佳境。

  “是,你担心,你担心的话你两个多月毫无作为!”李月寒冷笑着嘲讽,随后用力从孟祁焕的怀里挣脱:“你跟我说你旧伤复发了需要休息,孩子的事情你会给皇帝写信,好,我帮你去战后重建。我走了两个月,现在你告诉我孩子们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觉得我信你真的担心他们吗?”

  听了这话,孟祁焕揉了揉眉心,脸上的表情已经渐渐变得不耐烦:“我的确给皇兄写信了,他也说会派人去和烈岚国交涉了,但是这事情总是急不来的,季青如今也在我们手里,难道还怕还不回阿逸和阿宁吗?”

  “我听够你的鬼话了。”李月寒冷冷瞪着孟祁焕:“季青在我眼里连阿逸和阿宁一根头发都比不上!况且他如今是烈岚国唯一一个领兵打仗有几分本事的人,你以为凌云帝会那么好心,为了把我们的儿子女儿换回来把这个人送回烈岚国吗?孟祁焕,我头一次知道你原来这么天真!”

  “你有完没完!”孟祁焕的声音逐渐抬高:“一回来就知道吵架,你难道都不关心一下我的身体吗?连人家楚太医都知道叮嘱我照顾好身体,你呢?你回来一夜了,你关心过一句吗?就知道孩子孩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个寡妇只有孩子没有丈夫呢!”

  李月寒似乎被孟祁焕的话给气狠了,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孟祁焕,嘴唇颤抖了好一会儿,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出口,一把推开孟祁焕,大步离开了。

  或许李月寒推孟祁焕的时候用力太大,总之在李月寒走后,孟祁焕站在原地,右手捂着心口,面色阴沉得吓人。

  李月寒走后好一会儿,孟祁焕都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

  过了好一会儿,孟祁焕放下捂着心口的手,额头却已经渗出了冷汗,脸色也白了几分。

  似乎有些虚弱一般,他往回走的时候,步子并不扎实,带着几分虚浮。

  夫妻俩都离开之后,站在院门外偷听的楚谦皓看着孟祁焕的背影,不知道想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也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