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59章 帝后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9章 帝后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黄老城主这几天可以说是糟心得很。

  马烟犯了大罪死不足惜,但是好歹是这么多年的夫妻,还是老夫少妻,还是故人之女,黄老城主也实在是做不到马烟死了也无动于衷。

  本来想着说边关战事消停了,孟祁焕这位爷应该要启程回国都了,到时候他还可以悄悄给马烟办个葬礼入土为安。

  但是孟祁焕二话不说就病倒了,这一病还是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祁王妃赈灾回来了,黄老城主觉得这下应该要走了吧,却没想到夫妻俩吵架了,祁王妃更是二话不说离家出走出城去了烈岚国。

  而就在这个档口,黄明宇的生母,城主府的二夫人突然想转正,这更是搅得黄老城主一个头两个大。

  宅中事物这么繁杂,还要每日处理公务,黄老城主毕竟上了年纪,身体经不住折腾,干脆来了个一病不起。每日楚谦皓都是看完孟祁焕去看黄老城主,两边跑得脚不沾地。

  城主事务都交给了大公子操持,气得二夫人整日在院子里骂人。这一切,黄老城主都是知道的。

  他上了年纪,没想到还要遭此一劫,只觉得造化弄人,心情更不好,身体也就每况愈下。要不是楚谦皓医术高超,只怕城主府就真的要办白事了。

  烈岚国,边城外。

  李月寒倒是没有夸张的真的建了个宅子,而是让烈岚国的人帮忙搭了个简易的草屋。每日早晨起来就照例亲自去城门口问一问今天能不能进城,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也不闹,转身就回了自己的草屋里,除了吃饭,别的时候不让任何人靠近。

  而除了吃饭之外的时间,李月寒当然是跑到无上君界里呆着了。

  温天磊听李月寒和孟祁焕居然设了这么大一个圈套,只觉得哭笑不得。

  “凌云帝是知道碧玉章内有一方空间的,你怎么就笃定他不会有所怀疑?”温天磊最近做饭的手艺越来越好了,一边吃着他做的点心一边享受着无上君界内四季如春的舒适,李月寒十分惬意。

  “原本我和孟祁焕也担心过这一点,但是一来碧玉章已经归还国库了,二来凌云帝也不知道碧玉章内的空间已经认我为主了,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而且凌云帝一心想让孟祁焕去打烈岚国,却不愿意把京郊大营的兵派过来,很明显是要让他去送死,我们这么做,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

  听了李月寒的话,温天磊不由得一笑:“我知道你们的打算,虽然你不说,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

  “谢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做。”李月寒笑嘻嘻道:“等烈岚国被灭之后,烈岚王倒下,我们就顺便问问他到底和温家有没有私下贸易来往,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见李月寒这么说,温天磊也没有客气,又端了一盘点心过来后,突然想到什么一般:“我总觉得,你们夫妻俩这是另有打算。”

  “也不算吧,我们只想过平静的生活。”李月寒含糊的应了一声:“今天这绿豆糕可真好吃,温大少,我发现你做农夫还是挺有天赋的!”

  李月寒不说,温天磊也就不继续问了。

  二人寒暄了几句,温天磊就去给孟时逸讲书去了。

  李月寒看着人走了,这才微微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是啊,我是有另外的打算,只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如果孟祁焕愿意的话,他们大可以放下手中的兵权,退去天星五河镇。最近棠西繁给李月寒的信里都在说,天星五河镇已经将新制全面施行,那些帮派如今也都逐渐正规化,面积扩大了一些,虽然还是会出现时空交错的现象,但是相比几年前的混乱不堪,已经好了许多。

  如今的天星五河镇不再是过去的三不管地带,那里虽然面积不大,但是每个人都有房有田有工作,井井有条欣欣向荣,十分温馨美好。

  李月寒想过,既然白云村已经不在了,那去天星五河镇也不错。

  只是她这个想法一直没有跟孟祁焕说。

  毕竟……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虽然凌云帝已经派了宗政贤和宗政宇出兵烈岚国,但是孟祁焕却始终没有带着宗政沐川和宗政灵犀回国都。相反,他现在身体好一点了,反而还带着他们兄妹俩绕着荣江城跑,按照李月寒教给他的经验,在内海不远处又选了一块地,准备重建盐田。

  这一次他更是大胆,直接让沐川按照李月寒之前画的设计图,重新开始设计盐场分布。

  事情传到国都,凌云帝简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幸亏他把宗政贤和宗政宇支出国都了,否则以宗政宇的脾气,知道沐川居然开始插手盐田的事情,他怎么也不可能老实安分的去带兵打仗的!

  这四年多以来,宗政宇不知道多少次都想参与新制和盐田的事情,但是新制一直都是晋国公在推进,盐田也给新制让了路始终是搁置状态,他战功平平,政绩不如宗政贤,虽然还坐在太子的位置上,可是朝中已经隐隐有反对之声了。

  好在行军路上除了战报,别的消息都有延迟性。等宗政宇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估计已经在烈岚国外围了,到时候他骑虎难下,只能用军功来抗衡沐川,没有退路。

  想到这里,凌云帝也算是松了口气。

  “还在挂念你两个儿子呢?还是担心你两个儿子会不会联手转头回国都,把你从皇位上拉下来?”皇后阿彩到养心殿的时候,就看到凌云帝在揉脑袋。

  听到阿彩一贯的刀子嘴,凌云帝紧绷的精神倒是放松了许多,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笑意:“你这话说的,好像朕这个皇位马上就要不保了一样。”

  皇后把手里提着的食盒放在桌案上,瞥了凌云帝一眼,漫不经心道:“你可不就是每天担心皇位不保吗,不然你干嘛把兄弟俩都派出去,除了让他们互相监督免得手足相残之外,更多的还是担心其中一个顶着带兵出征的名号,马上又带着兵来逼宫吧!”

  被皇后这么一说,凌云帝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你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