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69章 假王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69章 假王妃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不同于山吉将军隐晦的疯狂,烈岚王明面上的疯狂几乎要控制不住了。

  早朝上有大臣提议早点把祁王妃送回东翰国,但是被烈岚王当场命人拖出去埋了。有人提议全面关闭城门拒不迎战,也被拖出去埋了。

  如此一来,没人敢再和烈岚王这个暴君提意见,暴君烈岚王也满意的散朝了。

  军报一封接一封的送过来,边城沦陷之后,各大城池都严阵以待,生怕下一个被击溃的就是自己。

  但是烈岚国刚刚损失了几十万兵马,正是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而且几十万兵马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伤筋动骨的大事,不修养个三年左右无法恢复元气。

  而这个时候他们作死的王上还要去招惹祁王妃,现在人家东翰国就是打着烈岚国扣押了祁王妃的口号在攻击,他们都快顶不住了,然而从王庭城传来的消息还是让他们全面抗敌,且退缩者诛九族,杀无赦。

  这谁顶得住!

  一天下来,烈岚国连丢三座城池,最后还是因为东翰国的将士们累了才停了下来。

  趁着这个喘气的功夫,烈岚王马上派人出去和谈。

  他虽然被山吉将军的话蛊惑了一下,但是基本的判断能力还是有的,知道现在这种时候保全自己的国家才最重要,至于祁王妃,他虽然不打算把人还回去,也不打算让她好过。

  还是按照原本的想法,暗中掉包就是了。只要过去眼前这一关难,他烈岚国何愁没有翻身为主的机会!

  听了烈岚国和谈使者的话,宗政宇抿唇不语,宗政贤落落大方,谈吐十分有进退,却闭口不谈议和之事。

  也正因为烈岚王拍了和谈使者的缘故,战争暂时停了两日。

  这两日来,议和的使者在东翰军营之中吃得好睡得好,除了两个主帅都不跟他谈议和的事情之外,别的都挺好。

  三天时间过去了,议和依旧毫无进展。

  “父亲,我们不和谈吗?”沐川眼看着这三天他的父亲和三叔都把烈岚国使者当猴儿在耍,不由得有些不解:“如果不议和的话,为什么不让那些人早点回去。”

  “他们要是早早回去了,马上就会换一拨人来,与其让无穷无尽的使者来议和,还不如扣着一个议和的使臣,让烈岚国以为我们真的在谈论退兵谈和。”

  沐川听了这话,眨了眨眼睛:“其实父亲是不想议和的吧,和小叔一样,都想着趁着这个机会把烈岚国一举拿下,毕竟下次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听了这话,宗政贤捏了捏沐川的鼻子:“知道你聪明,我和你小叔都是这么想的,包括你叔父也是同样的打算。”

  王庭城。

  李月寒在王庭内过了好几天的舒服日子,最开始还会朝着要见自己的孩子,但是得不到回应之后,就仿佛歇了念头一样,每天就是吃饭看书睡觉,偶尔还会因为书不够看了让侍卫去藏书阁拿,再也没提过要看孩子了。

  烈岚王这几天都收不到关于议和的任何消息,记得只发火,要不是有山吉拦着,只怕他都要亲自出发去议和了。

  “王上,祁王妃在我们手里,我们才是主动的一方。东翰国此次发兵本就是为了祁王妃来的,我们若是此时太主动想要议和退兵的话,只怕就算行了掉包计,祁王妃还是留不住啊!”山吉始终在给烈岚王洗脑。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烈岚王双目赤红,显然非常烦闷。

  “当务之急,是让祁王妃主动和东翰国脱离关系。”说着,山吉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只有这个女人死了,东翰国才会真正开始衡量起一场战争的得失,到那个时候,我们烈岚国就保住了。”

  听了这话,烈岚王愣了愣:“你是说,把掉包计提前?”

  “正是,祁王妃若是身故了,我们也算是去了一个心头大患。”山吉说着,双手抄在袖子里,面上十分恭敬。

  烈岚王仔细想了想,竟是十分赞许的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孤这就让那个假祁王妃回驿馆,对外称祁王妃和祁王府小世子世小姐不日就要回东翰国!”

  “王上英明!”山吉面上不动声色的恭维道。

  听了这话,烈岚王哈哈大笑,只觉得连日来心头的沉闷挥之一空,十分舒坦。

  殊不知,山吉正在暗中悄悄的推这个越老越糊涂的烈岚王去送死呢……

  当天下午,祁王妃出行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王庭城。

  那个假的祁王妃身边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假的小世子和世小姐,坐在豪华奢靡的车架上缓缓从王庭内驶出。马车的奢靡和露出来的王妃诰命服的华丽,仿佛给连日来因为战乱消息而惴惴不安的王庭城带来了几分生气。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傻子,指着车架上的小世子大声道:“那不是狗剩吗!狗剩前几天还在跟我讨饭呢!还有那个,那个是二丫!二丫是狗剩的小媳妇!嘿嘿嘿!他俩虽然没露脸,但是我认得出来的!”

  不等傻子再说什么,侍卫就马上把傻子拖了下去。

  傻子的话让大家伙儿都惊了!

  联想起不久前整个国都城找孩子的事情,大家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就是这个女人!因为她!东翰母国挥军南下要灭我们烈岚!我们杀了她!”说话间,臭鸡蛋烂菜叶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砸在了车架上。

  车架上那个假扮李月寒的女人咬紧牙关忍着,不让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异样。周围的侍卫很快又把闹事的人给赶走了。

  短短一小段儿距离,他们足足走了半个时辰。等车架停在驿馆外的时候,华丽的车架已经肮脏得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了。

  早早带着人等在驿馆门口的楚谦皓等人都在等着李月寒回来,谁能想到那个身穿诰命服的女人下了车架的时候,头上还戴着一顶帷帽。

  不仅她带着,连身边两个小孩儿都戴着!

  “王妃这是怎么了?”楚谦皓问道。

  “这位先生,王妃在王庭感染风寒,又不慎传染给了两个孩子,所以才戴着帷帽出行。”

  听了这话,楚谦皓眉眼一沉:“是吗,我是东翰国宫廷御医,我给王妃把个脉!”

  说着,楚谦皓就去捏那个女人的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