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71章 烈岚国已经没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1章 烈岚国已经没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知道自己成为亡国之君的时候,烈岚王还没有太大的感觉。毕竟从东翰国开始攻打烈岚国的时候,他就隐隐有过心理准备,知道烈岚国未必挡得住东翰国的铁骑。

  但是他被人从王位上拖拽下来,如死狗一样丢到地上,一直端正戴在头上的冕冠掉落在地,珠帘碎成一团的时候,烈岚王隐隐松了一口气。

  终于不用再勾心斗角相互算计了,他离开了这权利,也离开了这牢笼。

  这一夜,除了刚开始的震惊之外,他过得极为平静。

  接手烈岚国的过程十分简单,毕竟王庭城都是烈岚国的贵族,按照名册一个一个的抓出来,押回国都,凌云帝和朝中大臣们自然会给他们安排一个好去处。

  当烈岚王被装上囚车的时候,他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王庭。他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也在这里变成一个自己都不认识的怪物。

  在位数十载,他只有这一刻才完全属于他自己。

  打下了烈岚国,大家心里都很欢快,但是同时也都有一个疑问。

  那就是祁王殿下的两个孩子,被烈岚王藏在什么地方?

  当李月寒牵着兄妹俩的小手,在王庭外上马车的时候,大家忽然觉得这个问题不是很重要了。

  反正……烈岚国已经没了。

  -

  时间比他们所有人想象的都快,距离东翰国吞并烈岚国一眨眼,已经过去了半年光景。这半年来,李月寒留在荣江城,建立起了盐田,把水车技术教给了熟手工匠,南方多水田,水车能帮助他们更好的引渠灌溉。

  荣江城的盐田建立起来之后,原本还显得有些敌对的原来烈岚国的城池逐渐软化的态度,随后,李月寒又建立了炼油工坊,原本烈岚国的城池这才逐渐开始接纳他们已经是东翰国子民的事实。

  这大半年来,李月寒忙,孟祁焕也不轻松。他作为唯一一个亲王,而且还是这次战争的主要负责人,他不仅得做好战后工作,还得时刻记着帮沐川记功。

  短短半年过去,等李月寒夫妻俩踩着初雪回到国都的时候,距离他们离开,仅仅过了一年多。可就是这么短的时间,烈岚国不复存在,沐川也正式走进了政治舞台。

  以十一岁的年纪,皇长孙殿下宗政沐川先是在大战之中生擒季青,又跟随太子皇子和王爷一同拿下了烈岚国,战后还有条不紊的安抚百姓,一力主张将盐运和油运生意引入以前的烈岚境内,大大改善了当地百姓对东翰国的怨气,使得东翰国的官员接手地方的时候,没有太被抵触。

  李月寒和孟祁焕自然是封无可封了,但是他们夫妻俩携手同心,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也不能真的不进行封赏。

  最后,凌云帝思忖再三,给晋国公封了翰林院首,又加封孟婴宁为安国郡主,顺便还追封了李月寒的母亲余冰书为虢国夫人。这还不够,凌云帝还给孟祁焕和李月寒建了宗庙,要不是他俩还健在,牌位可能都供奉起来了……

  饶是如此,大家伙儿还是觉得凌云帝小气了。街头巷尾最常听到的就是,凌云帝应该多多赏赐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最好是成箱成箱的抬进王府里才好。

  听到这些议论,李月寒乐不可支,笑得抱着肚子在暖阁里东倒西歪。

  “这下估计凌云帝恨不得写个大字报,说一下朝廷还没有我们王府富有。”李月寒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就着孟祁焕的手吃了一块新培育出来的反季节大棚瓜,眯着眼睛一脸的餮足,仿佛是一只小狐狸。

  “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好事,”孟祁焕温柔的捏住李月寒的下巴,大拇指轻轻的拂过李月寒的嘴角,擦掉了上面沾着的一点瓜汁:“得想个办法,让老皇帝发一笔财才行。”

  “这个简单,”李月寒说着凑到孟祁焕跟前:“大朝会不是快到了吗,你去跟老皇帝说说,这次大朝会给来朝各国的回礼都交给柳府去办吧。”

  听了这话,孟祁焕顿时眼前一亮,轻轻捏了捏李月寒的鼻子:“还是你机灵。”

  “反正也不是免费的,大朝会结束之后我们得翻温家的案子,如今烈岚国已经没了,想要从烈岚王或者季青的口中问点儿什么出来就简单多了。”

  “难就难在,现在的烈岚王被关在独室里,除了凌云帝,谁也不能去见他。”孟祁焕的笑容也淡了下去。

  独室是东翰皇宫特有的密室,里面虽然有四方天地,有朝升夕落,但是没有人烟万物,仿佛被完全隔离在外一样,除了风声,不会听到任何声音。

  孟祁焕没见过独室,但是在皇室典籍中看到过记载,按照李月寒的分析,独室应该是一方结界空间。后来二人又求证了宗政紫优,他承认在立国之初确实在皇宫之中布下结界。

  但是他当时布下结界只是因为他每晚都要给棠西繁招魂,仪式不能让外人窥见,却不知后人用他留下的结界,做成了囚牢。

  “我实在是不懂老皇帝怎么想的,为什么还要把烈岚王留下?”李月寒嘟哝了一声。

  “我也不知道,不如问问桑启,说不定她会知道。”孟祁焕说着,目光微微闪烁。他其实知道,但是他不愿意告诉李月寒。

  “也是,以凌云帝的性子,要是烈岚王一点用都没有,是肯定不会把人留下的。既然把人留下了,肯定有什么用处。桑启又是烈岚王的女儿,说不定还真的知道呢。”李月寒五感六识比常人敏锐,自然没有错过孟祁焕这一点点的闪烁。只不过他既然不愿意说,李月寒也不想勉强他。

  左右孟祁焕是不会害她的,这就够了。

  “月寒,”孟祁焕把李月寒拥在怀里:“如果有机会让你回到你来的那个世界,你会离开吗?”

  听了这话,李月寒把玩孟祁焕手指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想是肯定会想的,但是回去是不可能回去了。我们那里,我已经是一捧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