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81章 阿宁的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1章 阿宁的梦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真的抱歉,我们王妃身子不好,几年前大病了一场之后就受不得累。”阿曼又敲了半天的门,这回换了玉妆出来接待,一开口就是熟练的拒绝套词。

  听了这话,阿曼觉得自己有点郁闷。

  受不得累?

  祁王妃受不得累?

  受不得累的祁王妃之前还能跑去荣江城和杀神祁王里应外合直接拿下了烈岚国?

  哦豁,你们东翰国的人找借口都这么不走心了吗?

  虽然阿曼满脑子的吐槽,但是人人也都知道早年间祁王妃刚生下两个孩子就遭了毒手,当时如日中天的祁王殿下毫不犹豫的把兵权给交了,带着昏迷不醒的祁王妃一走就是半年。

  最后祁王妃是救回来了,祁王也顺手把辽毕烈东给拿下了。

  也正是因为那次的事情,祁王殿下恐怖如斯的杀神之名也顺理成章的被传了出去。

  要说之前扬名是因为祁王运筹帷幄把二皇子推翻的话,那么辽毕烈东那一次,祁王殿下可真的是神出鬼没拿下的辽毕烈东……

  谁都不知道怎么发生的,游牧部落就被祁王算计得死死的,那一战除了辽毕烈东,游牧部落也半点好没讨到。

  于是本来已经卸下兵权的祁王回朝后,凌云帝迫于压力,又把兵权给了他一半。

  “那……那祁王妃什么时候好起来,我们家公主是真心想和祁王妃做朋友的。”阿曼临走前不死心,睁着一双圆溜溜水汪汪的大眼睛问玉妆。

  饶是见多识广的玉妆也没想到对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当即一愣,随后尴尬的笑道:“王妃毕竟是累着了,得卧床休息,这什么时候能好,我们做下人的哪里又能知道呢。”

  听了这话,阿曼也没了纠缠的想法。只能蔫头耷脑的回去了。

  玉妆送走了人,把今日只是回禀了李月寒之后,李月寒也是哭笑不得。

  她本来是想让玉妆告诉对方自己病了,但是孟祁焕不让,说她这是在咒自己。也就是玉妆机灵能绕过去,不然阿曼指不定还得把门房缠到受不了。

  “你说这弥思公主是什么意思呢?从你这儿找不到缺口,就来我这儿找?难不成是想让我想一想自己农户出身,配不上你,主动让贤?”玉妆下去后,李月寒半笑着看向孟祁焕。

  正在陪儿子下棋的孟祁焕听了这话,好笑的看着她:“祁王妃如今已是东翰最贤明的女子,如此还能配不上本王的话,难不成本王是九天之上的谪仙不成?”

  “那可说不准,假以时日,说不定祁王殿下突然就原地飞升了呢。”李月寒咬了一口早晨刚送来的新鲜多汁的苹果,笑眯眯的说道。

  “那你飞升不?你不飞升,我也不,做人做鬼也要缠着你。”孟祁焕低头看着棋盘,随口应了一声。

  听了这话,李月寒倒是愣了一下,随后心里用上一阵暖意,看向孟祁焕的目光也越发柔和了起来。

  “爹爹你专心一点。”孟时逸见孟祁焕居然随手下了个子,当即不乐意了:“别让着我,我赢起来都没感觉。”

  “你一上午都输了三盘了,再输下去都要哭鼻子了。”孟祁焕随口打趣。

  “那也不行,我总会赢你的!今天不行明天赢!”孟时逸鼓起小小的脸蛋儿认真说道。

  “好好好,反正明天之后还有明天。”孟祁焕对这个儿子可没有女儿温柔,要换做是孟婴宁来下棋,孟祁焕一盘都舍不得赢女儿的。

  “爹爹!”孟时逸很生气:“要是妹妹的话,爹爹肯定不会这样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看了一眼孟时逸:“女孩子就是要捧在手心里哄着疼着的,你妹妹难道不是女孩子吗?你难道不想疼着她哄着她让她一辈子安稳无忧吗?”

  “哼……”孟时逸没话了。

  从记事开始,孟祁焕就一直双标得十分明显。最开始李月寒还会提醒一下不要这么区别对待,但是孟祁焕不管,依旧我行我素。

  还给儿子灌输要让着妹妹疼着妹妹宠着妹妹的观点。

  好家伙,孟时逸早就被洗脑了,就算是心里觉得爹爹不公平,却也不会生出些不好的心思来。

  见孟时逸在孟祁焕这里又吃瘪了,李月寒笑了起来:“阿逸,你别管你爹爹,你爹爹那是个妥妥的女儿奴,我们不跟女儿奴一般见识。”

  “娘亲,阿逸觉得爹爹说得对。阿宁是阿逸的妹妹,身为兄长是应该呵护着妹妹,不让妹妹受委屈的。”还没等孟祁焕为自己辩驳,孟时逸就先帮孟祁焕开脱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抿唇一笑,也不说什么了。

  孟婴宁从小身子弱,孟时逸对自己的妹妹也是多有呵护。尽管有时候被孟祁焕双标得很生气,但是该对妹妹好,还是对妹妹好。

  更何况,他还拥有和妹妹共同的秘密呢!

  说话间,玉妆带着睡醒的孟婴宁进来了。

  搬到晋国公府之后,孟婴宁的觉就越发的多了起来。起初李月寒以为是生病了,不要钱一样灌了一大碗的万物生。

  谁晓得这万物生入口之后,孟婴宁的觉反而更多了起来。

  谷大夫看过之后告诉李月寒,孟婴宁自小身子弱,府上没少用好东西给养身子。但是那时候小,药力几乎都养在体内没办法完全吸收,如今年纪长起来了,身体也比以往好了不少,这是在缓慢的将药力补上来。小孩子觉多也是正常的,不打紧。

  “娘亲抱抱。”孟婴宁一进门,孟祁焕就下意识的伸出双臂想去抱女儿,谁知道女儿一转头,冲李月寒伸出了胳膊。

  李月寒放下苹果把女儿抱了过来,摸了摸她的小脸,确定没事儿之后,这才笑道:“我们家阿宁是怎么了?”

  “阿宁刚刚做了个梦。”孟婴宁抬起小脸看向李月寒:“梦里娘亲不见了,爹爹娶了一个陌生的女人,我听到梦里玉妆姑姑喊她公主。”

  听了这话,李月寒一挑眉:“那阿宁的梦里娘亲去哪儿了?”

  闻言,孟婴宁愣了一下,随后难过的低下头:“梦里那个爹爹说,娘亲回家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