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86章 兄妹俩的秘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6章 兄妹俩的秘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诶,听说了吗,前不久哭着闹着要嫁给祁王殿下的那个朱凤国来的公主,要入宫当皇贵妃了!”

  “这么劲爆吗,之前看她整天追着祁王殿下屁股后头跑,还以为她对祁王殿下情根深种呢!”

  “傻了吧,她之前都没见过祁王殿下哪里来的情根深种。”

  “可是咋就成皇贵妃了咧?咱们的皇后不是十分贤明吗?为啥要多一个皇贵妃咧?”

  “毕竟人家是朱凤国最受宠的小公主啊,占尽了身份的便宜呗!”

  “我听说朱凤国皇帝还没咱们皇帝年龄大!”

  “哦豁,刺激了!”

  除夕这天,宫里出来张皇榜公示天下之后,整个国都城街头巷尾每一个人说弥思公主好。

  毕竟一个不足双十的小姑娘,马上要嫁给一个比自己父亲年纪还要大的男人,多多少少会引来一些非议,更别提之前弥思公主追着孟祁焕跑的事情更是人尽皆知了。

  弥思公主倒是还好,她做好了心理准备自己会遭受什么样的非议,所以心态并没有变化。倒是阿曼。

  前两日宫里传出圣旨的时候,阿曼委实开心了一番,随后就开始担心消息传开之后自家公主会不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这几日她是茶不思饭不想,整天就蹲在后门听过路人的墙角。

  张皇榜后,果然如她所料的有人开始嚼舌根子,她气得想跑出去锤人,却被自家小公主给拎了回去。

  “你倒是时时刻刻想给我搞事啊阿曼。”弥思公主把人领回院子里之后,神色有些不悦。

  阿曼心虚,果断的跪在她面前:“他们懂什么,凭什么在背后骂公主!”

  “可他们有说一句假话吗?”弥思公主挑眉:“在此之前我是不是追着祁王殿下跑,是不是哭着闹着要嫁给他,东翰皇帝是不是比我父皇年纪还大?”

  阿曼没有说话。

  “既然他们说的都是事实,那事情也的确是我们做下的,为何不让人说?”弥思公主叹了口气:“你若是今天不管不顾的出去和人理论,只会被别人耻笑我们朱凤国敢做不敢当。”

  “说的是事实,但是也太难听了!”阿曼忍不住小声辩驳。

  弥思公主垂下眼睫,看,人最大的劣性就是双标没错了:“我们做了难看的事情,不怪别人说得难听。元宵就要入宫了,阿曼你得改改你的性子,别让人看不起我们朱凤国。”

  “公主……”阿曼看向弥思公主,泪眼朦胧:“要不我们再向祁王殿下那里努努力吧!”

  “嘭——”弥思公主毫无预兆的猛地拍了一巴掌桌子,看向阿曼的眼神里也充满着愤怒:“本公主难道就只是一个物件,这里不要就任由着送到另一个地方吗!”

  阿曼被吓着了,红着眼眶不敢说话。

  弥思公主倒是没再说什么,站起身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她的背影,阿曼红红的眼睛又落下了一行清泪。

  是她太不懂事了,明明整件事情里最难过的应该是她的小公主,可是她却还要公主来安慰自己。

  做下人做到这个份儿上,阿曼觉得自己太失败了!

  大年初一。

  东翰国的传统,年初一是不拜年的,大家都坐马车出门去城外的万佛寺烧香拜佛。毕竟一年之中,只有这一天万佛寺是无限制开放的。

  和往年一样,李月寒早早的就起床,把一双儿女打扮整齐之后,一家四口上了马车。

  孟婴宁还是贪睡得紧,她哥哥孟时逸就不一样了,恨不得不睡觉。

  马车上,孟婴宁依偎在李月寒的怀里睡得正香,隐约之间又陷入了梦境之中。

  因为梦境也在万佛寺,所以孟婴宁起初并不知道自己在做梦。

  只不过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往年大年初一都香火鼎盛的万佛寺,如今竟然冷冷清清见不到人。

  听着念佛的声音,孟婴宁迷迷糊糊的摸到了讲经堂。

  然后就看到娘亲面无表情的站在一个光头和尚面前。

  孟婴宁正想跑过去扑进娘亲的怀里的时候,爹爹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爹爹,娘亲在干什么?”孟婴宁小声的问孟祁焕:“哥哥去哪里啦?”

  “阿宁乖。”孟祁焕胡乱的应付了一声,却没有回答她的疑问。

  不知道哪里开始刮起了一阵大风,孟婴宁有些紧张,翻过身子抱住了孟祁焕的脖子。

  风呼呼的刮着,孟婴宁紧紧的抱着孟祁焕的脖子,不敢睁开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停了,孟婴宁松开孟祁焕转身看过去,发现大和尚盘腿坐在地上,原本站在他对面的娘亲却不见了。

  “爹爹!娘亲呢?娘亲呢?”孟婴宁想起之前的梦,惊恐的拉住了孟祁焕的头发。

  “阿宁,娘亲回家了。”孟祁焕面色泛苦。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孟婴宁喘着粗气醒了过来,把李月寒和孟祁焕吓了一跳。

  “又做噩梦了吗?”李月寒温温柔柔的抓住了孟婴宁的手,轻声问道。

  最近孟婴宁的梦特别多,有时候她自己都说不上来梦到了什么,但是醒过来却是一模一样的一脸惊恐。

  “娘亲!”孟婴宁听到李月寒的声音,顿时扁了扁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娘亲不要走!娘亲不要丢下阿宁!”

  听了这话,李月寒哭笑不得,拍着小女儿的脑袋道:“娘亲不走,娘亲一直陪着阿宁。”

  见到自家小女儿这样,孟祁焕抿了抿嘴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孟时逸和孟婴宁之间那点小秘密,孟祁焕之前可能还不会在意。但是自从孟婴宁反复的梦到李月寒消失之后,孟祁焕也不得不在意了起来。

  孟时逸很容易套话,孟祁焕几乎不费力气,就从孟时逸的口中知道了他们兄妹俩共同的小秘密。

  孟婴宁的梦,很多时候能照应不久之后的现实。

  起初孟祁焕也觉得孟时逸是在骗他,但是孟时逸为了自证,说了一件旧事。

  当年在猎犬园遇险之前,孟婴宁曾和孟时逸说过,保育霖孙成有一个哨子能训狗。

  那一次孟时逸能准确的找到保育霖的狗哨,正是孟婴宁梦的功劳。

  孟祁焕不能不信,因为在那之前,孟时逸从未接触过狗哨这种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