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91章 无死角的保护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1章 无死角的保护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孟祁焕足足愣了将近一分钟,这才开口:“我记得,朱凤国的国史中,一直就有文献命令禁止是杜绝巫术的。”

  “所以,这就是他们篡改历史的原因。”李建波嘴角挂着淡淡笑容,放下手里的小茶杯:“但是这都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了,反正跟我们无关。而且他们的公主也打消了要嫁给你的念头,等她入宫之后,你和月寒就可以回府了。”

  说完,李建波一愣,又笑:“当然,我不是不想你们住在我这里。只是月寒这丫头心里一直对我有怨气,她虽然不说也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作为孩子的父亲,我还是能感受到她的想法的。”

  “月寒她……”孟祁焕似乎是想帮李月寒分辨几句,但是只说了这三个字之后,剩下的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诚如李建波所说的,李月寒虽然很爱这个父亲,但是心里对这个父亲的确也有不少的怨气。

  孟祁焕知道李月寒是怎么长大的,自然也懂得她心里的怨气从何而来。他一直都以为李建波不知道,毕竟从后世到这里,李建波一直对李月寒都默默呵护。

  可是他又一想,李建波毕竟是李月寒的父亲,他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的女儿。

  “好了,咱们俩就别尬聊了,回去陪月寒和孩子们吧。”李建波知道他的心理动态,故而摆了摆手,笑眯眯的下了逐客令。

  告别了李建波,孟祁焕又转头去给暗卫下了命令,这段时间要把李月寒无死角的保护好,还不能让李月寒知道。

  包括名刀在内,大家都一脸苦菜相。

  要无死角的保护好一个人,还得不让这个人知道,尤其是这个人还是他们的王妃。这难度也太大了吧!

  但是主子下的命令,他们又能说什么呢。

  晋国公府里的院子都没有命名,而且因为李建波一个人住的缘故,平日里最常用的几个院子都是给学生准备的,这大过年的该回家的都回家的了,所以晋国公府甚至还有几分冷清。

  按说宫里的圣旨都下了,皇榜也都张贴了,身为朱凤国和亲公主的弥思应该搬回驿馆里才是。但是他们一行不仅没有走,还在祁王府里张灯结彩挂红,仿佛祁王府马上要有喜事了一样。

  孟祁焕怕李月寒心里不舒服,所以专程带着贺正天回去了一趟,本来是打算劝弥思公主一行回驿馆的,谁知他的马车刚在王府门口停下,马上就有人迎上前供恭迎。

  “所以各位是打算让你们的弥思公主从本王的王府里出嫁了?”坐在会客厅的上首座,孟祁焕的脸色有点难看:“可弥思公主和本王有什么关系?她身为朱凤国的公主,来东翰和亲,本就应该从驿馆出嫁,实在不行你们大可以租一个院子为弥思公主伴嫁,以你们的财力,买一座府邸也不困难吧?”

  听了孟祁焕的话,林鼎面色不改,只叹气作揖:“本来我们也不想如此,可是此前公主殿下为了和王爷您交好,已经做了很多出格的事情,入宫之日不远,若是我们此时从祁王府搬出,只怕公主和朱凤国都会成为笑柄。和亲本是为了两国友好,想来祁王殿下也不希望看到因为这点小事,东翰国和朱凤国添上一笔不悦吧?”

  林鼎这话说得好没道理!孟祁焕当即就翻脸了:“此前又不是本王逼着你们公主做的那些事,从最开始本王就明确表示过自己的态度,没道理你们做的事情要本王负责!”

  “王爷息怒!”林鼎“噗通”一下跪了下来:“我们和公主都知道之前是我们给您带来了困扰,但是事已至此,我们实在是在为两国友好殚精竭虑,并非为难王爷啊!若是王爷和王妃因此生了嫌隙,我们的公主可以登门致歉!但是王妃始终不愿意见我们公主,实在是无奈啊!”

  林鼎不愧是朱凤国文臣老将,明上看着这番话是在认错,实则暗暗拉踩与此事无关的李月寒。

  孟祁焕就是见不得人说李月寒不好,脸色当即就更黑了:“林先生,你给本王好好说话!王妃与此事无关,你再胡说八道,可别怪本王不顾两国邦交,拔了你舌头!”

  见孟祁焕动了真火,林鼎心里也暗暗思量了一会儿,随后磕头道:“是老臣失言了,请王爷息怒!”

  “哼!”孟祁焕看着这能屈能伸的老头子,满腔怒火这会儿无处发泄。

  但同时他又十分警惕。

  这林鼎看起来满口胡言到处攀咬,但是三言两语就能把事情扯到李月寒的头上,指不定背后还会有什么招在等着他。而他素来最讨厌和这些一句话里十八个坑的文臣交涉,当即便站起了身,冷冷道:“本王今日亲自前来,已经十分顾及你们弥思公主的面子和两国关系,若是一日内你们还不搬离祁王府,就别怪本王动手赶人了!”

  “可王爷……”林鼎还想说什么。

  但是孟祁焕却已经大步如风的离开了。

  孟祁焕走后,林鼎在随从的搀扶下缓缓起身。

  刚站好,就看到弥思公主走了进来。

  “见过公主。”自从弥思公主那天和林鼎谈过之后,林鼎就莫名的对这个传闻之中除了帝王宠爱再无其他的公主有了不小的忌惮。毕竟林鼎自诩心机过人,但那天却实实在在的被弥思公主几句话的功夫带着没了章法。

  “林先生果然还是执迷不悟啊。”弥思公主站在林鼎面前,面色冷肃:“坚持不离开祁王府,还在祁王府挂红,无非就是想最后搏一把,看看本公主是入宫还是嫁入祁王府,林先生,你这些心思,可真让本公主意外。”

  “公主谬赞了。”林鼎看着地面,随口应道。

  “谁赞你了?”弥思公主好笑道:“皇榜已张,圣旨已下,林先生莫不是还以为,本公主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嫁入祁王府?”

  “微臣并无此意。”林鼎眼观鼻鼻观心,反正就是不承认。

  “不如我们敞开天窗说亮话吧,林鼎,你到底想干什么!”弥思公主此时半点耐心都没有了,语气颇有些暴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