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92章 民生大计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2章 民生大计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公主说的哪里话,微臣不管想干什么,自然都是为了朱凤国好。”林鼎依旧看着地板,态度十分恭敬:“朱凤国如今的状况,不用微臣说明,公主也知道。若是此次不能把炼盐术和炼油术带回去的话,我们撑不到一年时间,四方诸国就会群起而攻之,而我们连一合之力都没有。”

  “我不要听这些废话,我要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到底想把本公主如何!”弥思公主藏在袖中的手紧紧的攥着,要不是此时还在努力的忍着,只怕她已经一拳头砸在林鼎脸上了。

  “微臣说了,微臣为的是炼盐术和炼油术,至于公主如何,只要能把这两者换到手,公主自然也是要做出一点牺牲的。”林鼎如此说道。

  听了这话,弥思公主沉默许久,后颓然一笑:“是啊,只要能把这两项技术带回朱凤国,本公主自然是不重要的。”

  说完,她拂袖转身离开。

  从前十八年,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父皇的掌中宝眼中珠。但是这个时候她终于明白了,她不是。

  朱凤国皇室养她十八年,把她捧成最高贵的公主,不过是为了将来能换一个好价钱。

  从前她以为朱凤皇帝说的不舍得弥思宝贝嫁人,硬生生把她留到了十八岁,是真的怕她嫁人之后不能常常见面会受委屈。

  而现在她懂了。身为皇帝,他的心里不管是父女亲情还是什么感情,都在皇权后面。

  但是弥思却并不责怪自己的父皇,谁让她是公主呢。

  享受了十八年百姓们的奉养,也的确应该为了朱凤百姓们做牺牲。

  只不过原本以为的真情如今都仿佛是个笑话,对于弥思来说,只有无法言说的痛。

  懂事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一回事。她愿意为朱凤国留在东翰国,但是却并不能说自己心甘情愿。

  回到院子里,弥思把自己关到了房间里。阿曼是跟着弥思公主去见的林鼎,自然也知道自家公主此时心情不好。但是她只不过是一个婢女,除了陪伴之外,什么也不能为公主分担。

  孟祁焕回到国公府之后还没来得及去找李月寒,就被人领去见了李建波。

  “回来了?”见孟祁焕面色不虞,李建波从书简后面探出双眼:“被气的不轻?”

  “您都知道?”孟祁焕颇为惊讶。

  “嗯。”李建波点了点头,起身又招呼着孟祁焕在茶盘前坐下:“我们分析分析。”

  孟祁焕落座,看着李建波行云流水的泡茶,不由得叹了口气:“如今圣旨已下,皇榜已张,我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还要赖在祁王府,还把祁王府妆点得好像有喜事一样,我是真的生气,但是又是真的不能硬来。朱凤国如今虽然国力衰微,但是这些年东翰国先后拿下了辽毕烈东、游牧部落和烈岚国,的确也是应该休养生息。”

  “尝尝,这是我让人特意找来的大红袍,很是香醇。”李建波却不接孟祁焕的话,只招呼他喝茶。

  闻言,孟祁焕端起小茶杯,小口啜饮后,先是蹙眉,随后眉心又舒展开来:“入口苦涩,但茶香绵长,回味甘甜,真是好茶!”

  “朱凤国产的。”李建波一边喝茶一边随口应道。

  孟祁焕端着茶杯的手一僵。

  “盐、茶、油、粮,俗称百姓四大民生之计,朱凤国坐拥上等好茶,历年来也都是以茶外交,国库收入也有大半都来源于茶叶。那边的人以茶为雅致,比之我们的酒文化不遑多让。”

  “这我知道。”孟祁焕点了点头:“朱凤国的茶文化源远流长,往上数至少数百年的历史。本朝许多学子也都以朱凤国的茶为上品,的确值得为人称道。”

  “那是过去。”李建波笑了笑,把茶渣倒掉,又泡了一壶新茶:“尝尝。”

  孟祁焕依言举杯,只抿了一口,就皱起了眉头:“苦涩有余,茶香不足,回味也不甘爽,这难道也是朱凤国的茶?”

  “是他们去年的贡茶,这次带了不少来东翰国,皇上赏了我不少。”李建波毫不犹豫的把茶叶倒掉了。

  孟祁焕略一思忖,不由得瞪圆了眼睛:“好山养好茶,难道是朱凤国的山出了问题?”

  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可能:“朱凤国群山环绕,就算一个地方的山除了问题,那也可以另外选址。”

  “他们的气候出了问题。”李建波说着,起身去书桌边上找了一会儿,捧着一本书走了过来:“这些年我除了让关庆云走遍东翰国之外,也让不少学生去了远一点的国家走访。年前我有一个去朱凤国游历了两年多的学生回来,给了我这一卷手札,我前几日誊抄完毕,还没来得及上呈陛下,你看看。”

  孟祁焕依言接了过来,粗略翻了一遍。

  在孟祁焕看书的时候,李建波又泡了一壶好茶,自斟自饮好不舒服。

  大约一壶茶的功夫,孟祁焕已经一目十行的把那本厚厚的记录看了一半,自然也看到了和茶有关的部分。

  “朱凤国多年致力于研究茶艺,填了良田养茶,粮食全都从周边国家购入,这……”孟祁焕有点不懂,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良田被填埋以后,土质就会发生变化。而朱凤国的司农院一力在全国推广茶树,所以对农耕并不是很上心。从去年……应该是前年了,从前年开始,他们的茶叶品质就不如过去,所以滞销严重,国民收入大幅下降。于是就有不少百姓私自将茶山改成了田地。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养过茶的土并不适合养粮食。”

  “朱凤国的司农院发现茶叶质量下降之后开始大面积打击改茶为田的农户,不少百姓为此锒铛入狱,自然民怨冲天。要不是朱凤国财力雄厚,只怕早两年,这位弥思公主就该来我们东翰国和亲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抿了抿嘴唇:“他们是打算拿炼盐术和炼油术回去改国路。”

  “没错。”李建波说着,给孟祁焕添了茶:“不妨换个想法,他们要我们的炼盐术和炼油术本就是救国救民,我们也没道理硬是不愿意技术外交,但是如果他们肯把养茶术和我们共享的话,我们把炼盐术和炼油术拿一个出来换,倒也不是不可以。”

  孟祁焕越听越糊涂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