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93章 打直球的晋国公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3章 打直球的晋国公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弥思公主眼看着就要入宫了,炼盐术和炼油术他们应该总能从凌云帝那儿求来,为何非得要在我王府出嫁?”孟祁焕跟着李建波绕了半天的圈子,干脆单刀直入:“除非他们除了炼盐术和炼油术另有所求!”

  “还真被你猜到了!”李建波笑眯眯的拿过孟祁焕手里的书,翻了一会儿之后又递给了孟祁焕:“喏,你看看。”

  孟祁焕接过来低头看去,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书上说,朱凤国虽然历年来都严令禁止巫术。但是在朱凤国的都城丰都,却悄然兴起了一个神秘的宗教,落水教。外人很难接触到落水教,著书之人也是在丰都生活了很久,花了不少的银子和当地贵族建交之后才对落水教有了一点了解。

  落水教研究的是巫术,确切的说,是巫蛊之术!

  南疆过于神秘,易进难出,落水教的人没少去南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成功回来,所以他们就把矛头指向了祁王府。

  当年李月寒对外只称是重病,但是不少人还是知道李月寒是中了蛊。而孟婴宁当年中蛊之事更是没有加以隐瞒,所以朱凤国的落水教就看上了中了蛊还能痊愈的李月寒母女俩。

  “这和他们的茶有什么关系?”孟祁焕的脸色不好看的合上了书本。

  听了他的话,李建波微微一笑:“再跟你说说他们的茶,因为土质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经过合理的养护,所以已经把土里的养分拔干了,所以他们不能再以茶叶富国,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国之根本被动了之后,他们理所当然的会把目光转向别的地方。而这些地方,有可能是别的人才,也有可能是别的国家。”

  “你以为,为什么我要在月寒推广炼盐术的当口抢着献上新制?单纯是因为我想在国都站稳脚跟吗?”

  被李建波这么一问,孟祁焕又是一愣:“您今天说的话我听不太明白。”

  诚然孟祁焕聪慧过人,但是他毕竟年岁还不大,他的聪明才智都是过去老师教导得好,再加上本身的天赋和幼年的成长环境。他或许可以跟凌云帝打暗仗,但是论起算计人心这件事来说,总归还是输李建波一筹。

  毕竟,李建波曾经可是法学教授,他的律所不说大名远播,那也是小有名气。他本人更是在全球著名的刊物上发表过多篇著作,和李建波打心理战,无疑是要落下风的。

  “我也不知道从哪里跟你说起,如果可以的话,在弥思公主出嫁之前,你带着月寒先离开国都一段时间,等她入了宫之后再回来。”李建波抿了抿嘴唇,似乎确实也不知该从何说起,毕竟有很多事情他也还在琢磨。

  “您这么一说,我好像懂了。”孟祁焕突然神色严肃了起来:“弥思公主他们是想把月寒从我身边带走,带到朱凤国,是吗?”

  李建波笑着摇了摇头:“不是,但是弥思公主是落水教的圣女,他们想做什么,我自然还不知道。落水教太神秘,资料有限。如今我能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和亲的确是为了炼盐术和炼油术,你告诉我你觉得朱凤国在算计月寒什么的时候,我才想起了落水教和朱凤国如今没落的茶叶生意。”

  “我这就让人去细查!”孟祁焕将杯中已经凉了的茶水一饮而尽,风风火火的走了。

  看着孟祁焕的背影,李建波叹了口气。

  多聪明一小子,一遇到跟他女儿有关的事情就仿佛中了降智诅咒。

  孟祁焕走后,李建波一个人慢慢的品完了一壶茶,随后起身换了一身衣服,只带着一个小厮,就出门去了祁王府。

  林鼎似乎早就料到李建波会上门一样,早早的在祁王府门口等着。见到李建波了,还煞有其事的跟他行了一礼:“晋国公大驾光临,实乃蓬荜生辉!”

  “又不是你家,你有什么好蓬荜生辉的。”李建波笑眯眯的怼了一句,噎得林鼎有些说不出话来。

  随后也不用林鼎领路,李建波仿佛进自己家一样,大喇喇的进了门,大喇喇的去了会客厅,大喇喇的坐在了上首座。

  从头到尾,李建波的态度就仿佛是春风化雨一般柔和,林鼎想要说什么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你们家公主打算从祁王府出嫁的话,总该有个名头吧。”李建波知道和林鼎这种人打交道就得打直拳,越直接他越不知道该怎么接招。

  果然,听到李建波这话之后,林鼎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讪讪笑道:“毕竟之前我们公主对祁王殿下有意,被国都百姓好一阵笑话,从祁王府出嫁,多少能让我们公主挽回一点名誉。”

  “也是,那明日一早,本国公就发公告,认你们公主做义女,和我们家月寒也是姐妹了。身为妹妹,在姐夫的府上出嫁多少有些难看,你们明日就搬到国公府上,到时候从晋国公府上入宫,一来全了你们公主的名誉,二来也不让月寒夫妻俩难办。”

  李建波说完,林鼎的脸色仿佛吃了苍蝇一样难看:“晋国公,我们公主可是一国公主……”

  “是啊,毕竟是一国公主,鸠占鹊巢像什么样。若是从祁王府出嫁的话,别人该说你们朱凤国不要脸了。”李建波打断了林鼎。

  “晋国公怎能如此说!”林鼎被气着了,马上就被李建波带入了他的节奏:“我们公主之尊怎能容你用这等词汇来侮辱!”

  “侮辱了吗?没有吧。毕竟事情都做了怎么能怕人说呢,你不想让人说你们公主鸠占鹊巢,要么就让本国公认了她做义女,从晋国公府上出嫁,到时候还可以说你们公主和月寒这个王妃相见恨晚情似姐妹,多少还能有个好名声。如果觉得做我的义女太丢份子的话,那么从驿馆出嫁也不错,又能端正一国公主的身份,又能全了你们朱凤国的脸面。”

  “晋国公,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可没有欺人太甚,毕竟我喝的茶可都是从你们朱凤国千里迢迢买过来的。”李建波淡定的抛出了炸弹。

  林鼎顿时哑火,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炼盐术和炼油术适合东翰国的发展,可未必适合你们朱凤国。你们朱凤国不靠海,滩涂盐场无法建设,你们朱凤国近年降雨十分稀少,也不适合油菜的生长,所以你们赌上一个公主,最后只能是输得一塌糊涂。”李建波说完,笑眯眯的看着林鼎。

  被这样的笑容看着,林鼎只觉得汗毛倒竖!

  传闻晋国公不是一心学术无心权势吗?怎么眼前的晋国公跟假的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