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94章 气得跳脚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4章 气得跳脚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看来晋国公是把我们朱凤国近年来的趋势都摸清楚了。”林鼎脸色难看极了:“这般议论我国国事,只怕不妥吧,晋国公!”

  “本国公议论了吗?林大人,你是不是对阐述和议论这两个词有什么误解?”李建波玩儿起文字游戏来,林鼎纵然是朝堂上的老臣,也不会是李建波的对手。

  车夫的腿,律师的嘴。

  林鼎纵然口才过人,但是在能言善辩这方面,他对上李建波只有一败涂地的下场。

  “晋国公今日赐教,本官铭记在心,假以时日,必然还报!”林鼎气糊涂了,居然还威胁上了。

  “就不必报答了,本国公向来不图回报。”李建波一派大方的摆了摆手,后道:“怎么样,林大人是准备搬回驿馆呢,还是让你们公主当本国公的义女呢?”

  林鼎抿着嘴唇盯着李建波:“我们公主只会从祁王府出嫁!”

  “行,那本国公明日一早就发公告。”说完,李建波站起身,笑眯眯的看着林鼎:“公主远道而来,在这国都城本就举目无亲,能当公主的娘家人,本国公很是荣幸。”说完就走。

  林鼎气疯了,马上拦住了李建波:“晋国公,我们朱凤国的公主怎么可能认你做义父!这于理不合!”

  “哦,原来林大人还知道有于理不合这个词儿啊?”李建波笑眯眯的看着林鼎:“敢问让弥思公主从祁王府出嫁入宫合乎礼仪吗?”

  林鼎被问噎住了。

  “林大人都知道的道理,本国公自然不会不明白。总之本国公已经给足了你们面子,若是还想让你们朱凤国保全脸面的话,林大人最好仔细的想一想。凡事都得趋利而行之,更何况你们本就是为利而来,对吗?”

  “虽然本国公和王爷暂时只知道你们的目标是炼盐术和炼油术,但是我晓得的,你们绝对不仅仅是为了这两者而来,否则拿你们家的养茶术来换也是够的。”说着,李建波双手背在身后,老神在在的看着林鼎:“不管你们所图所求是什么,本国公和王爷都不会让你们伤害她。”

  这个“她”指的是谁,双方不必明说,自然都知道。

  “既然国公爷知道我们的目的,何不让她自保呢?在大国外交上,一个女子可比不上一个友邦。”林鼎见李建波都说得这么直接的,干脆也开诚布公了起来。

  “你怎么想的,本国公自然不会知道。但是我们的陛下怎么想的,本国公多少还是能猜得到一点的。”李建波脸上的笑容去了几分,但是依旧还是笑吟吟的模样:“本国公大可以提醒你,我们东翰国的陛下不傻,连我和王爷都能看得穿你们的真面目,陛下不可能被你们蒙在鼓里。况且,你凭什么觉得一个和我们中间还隔着海域的国家,比得上她对东翰国的价值?”

  说完,李建波不等林鼎反应,转身就走了。

  林鼎在他身后气得跳脚,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还在人家的地盘上,林鼎也不能不低头。

  当天傍晚,消息传回国公府,朱凤国的公主一行把祁王府的挂红都取了下来,全都搬进了驿馆。与此同时,弥思公主来到晋国公府外,求见祁王殿下和祁王妃。

  彼时李月寒正在和孩子们吃饭,听到贺正天的通传,当即瞥了一眼孟祁焕:“王爷去见吧,我没有收拾,这么见客太失礼数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见鬼一样马上道:“本王也没有收拾,不方便见客,你回了吧。”

  李月寒当即失笑:“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收拾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李月寒心里更是清楚孟祁焕为什么不见弥思公主。

  吩咐贺正天先把弥思公主带到见客厅后,她放下碗筷,她转身进了房间里,让玉妆帮着换了一身衣服,随便把散落的头发挽了挽,只上了点唇脂,就跟着孟祁焕去了会客厅。

  弥思公主只见过孟祁焕和李月寒一起出现过一次,而且那一次还是在宫宴上。大家都端着架子,生怕不小心让人抓到错处到处去说,所以尽管她知道李月寒优秀,却并不认为她和祁王站在一起会般配。

  毕竟一个是皇族王爷,一个是农女出身。

  但是今天见到孟祁焕和李月寒同时出现的时候,弥思公主意识到自己真的错了。

  看着进门的一双人,男的玉树临风,眉眼凌厉。但是在看向女人的时候,眼角眉梢的凌厉都化作春风般的温柔。女人未施粉黛,但是双颊却泛着健康的红润,乌黑靓丽的长发惬意的挽在脑后,显得慵懒且随意。

  虽然李月寒只穿着一身简单的素色袄裙,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却一派潇洒自然。风华万千,甚至连一旁的孟祁焕都有点被掩去了光芒。

  二人并肩而行,孟祁焕的大手把李月寒的小手牵得紧紧的,两人进门之前似乎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李月寒的眼睛笑成了两轮弯月,孟祁焕则满脸不自觉的宠溺,正看着李月寒。

  要说之前弥思公主觉得自己和孟祁焕是不可能的是因为在宫宴上见到过他们,感受过孟祁焕的冷情的话,那么眼前这一幕则是彻底让弥思公主死了心。

  摆在眼前的琴瑟和鸣伉俪情深,任何人都比不上。

  “见过祁王殿下,见过祁王妃。”弥思公主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收回神思,马上俯身行礼。

  “弥思公主不必多礼。”孟祁焕开口,声音里充满了官方和客套,一点儿也不像刚刚进门前逗李月寒开心时候的轻松随意。

  入座后,弥思公主招了招手,阿曼托着一个盘子上前:“此前对祁王和祁王妃多有打扰,弥思深感抱歉。如今我不日即将入宫,故而特来道谢的。”

  说着,她拿掉了盘子上盖着的布,上面只有一本不算厚的书。

  弥思拿过托盘,走到不近不远的地方,垂首将盘子举高献礼:“这是朱凤国司农院编撰的养茶术,特来献给祁王殿下和祁王妃,希望能为朱凤国在王爷王妃这里换几分好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