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95章 不收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5章 不收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和孟祁焕都是一愣。

  不同于李月寒的完全不知,孟祁焕是知道朱凤国把养茶术当成公主的嫁妆这件事的。

  正因为知道,所以孟祁焕更是惊讶:“养茶术不应该直接呈给陛下吗?”

  “这是我的嫁妆,我有权利决定送给谁。”弥思公主依旧保持着上举的动作,语气却十分坚定:“请王爷和王妃收下我的一片心意。”

  听了这话,李月寒下意识的捏了捏孟祁焕的手。

  完全是无意识的动作,孟祁焕却突然会了意:“抱歉公主,这礼物太贵重,本王不能收。”

  “王妃也不收吗?”弥思公主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李月寒。

  李月寒一愣:“王爷说得对,这礼物太过贵重,我们都不能收,公主不妨献给陛下!”

  “不了。”弥思公主站直身子,将托盘放到一旁,取出里面的书,叹了口气:“这本书应该给的是值得给的人,既然你们俩都不要,不如就毁了也好!”

  说着,她手上陡然一用力,一本书被撕成了两册。

  李月寒见状正想上去拦,却被孟祁焕给按住了。

  孟祁焕一脸看演出的模样,让李月寒冷静了下来。

  再看弥思公主,将书撕成两册之后,往托盘上一丢,冲二人行了礼道:“弥思今日贸然上门,就是想向二位道声歉,同时也道声谢。二位不接受我的歉礼和谢礼,那它留着也没什么用了。打扰了,我这就离开!”

  说完,弥思公主就要走。

  孟祁焕却突然喊住了她。

  没等弥思公主喜悦的心情攀上心头,孟祁焕的话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虽然弥思公主的养茶术这本书被撕开了,但是依旧不方便留在我们这里,请公主带回去吧!”

  听了这话,弥思公主略有些僵硬的转过身,难以置信的看着孟祁焕:“此话当真?”

  “当然。”孟祁焕眉眼磊落,半点不像是作假。

  弥思公主站在那里,难以置信仿佛写在了脸上一般。

  孟祁焕坐在椅子上,一脸的理所当然。

  两人仿佛在这一刻僵住了。

  李月寒见状,忙出来打圆场:“公主殿下,这养茶术十分珍贵,虽然被你撕开了,我们也并不觊觎。可若是公主殿下不能好好处理的话,难免这珍贵的养茶术被有心之人拿走拼凑起来,到时候影响的就是两国邦交了。”

  原本弥思公主死死的盯着孟祁焕的,被李月寒这么一打岔,她收回了目光,点头道:“王妃说得是,是弥思欠考虑了。”

  说完,弥思公主也不再坚持,让阿曼把托盘一并拿走。

  送走了她们之后,孟祁焕拉着李月寒,把头放在她的颈窝里,两人在暖阁的软塌上纠缠在一起。

  “弥思公主很聪明。”孟祁焕给李月寒盖上了羊绒毯的时候,随口说起了之前的事情。

  “我不明白她要干什么,但是他们一行人总给我一种阴谋的味道。”身上无力,李月寒懒懒的眯着眼睛,享受着孟祁焕的照顾。

  “不管是什么阴谋,总之远离他们总是没错的。”孟祁焕在李月寒的脸上啄了一口:“我会保护好你和孩子们。”

  “唔……”没等李月寒把话说出口,她就睡着了。

  最近好像是被孟婴宁传染了一样,李月寒的瞌睡也重了起来。尤其是孟祁焕在身边的时候,李月寒基本可以做到秒睡,实在太安心了。

  看着睡着的李月寒,孟祁焕悄悄的把她搂进怀里。

  一夜好眠,第二天大家都醒的很早。

  软塌不比床上宽敞,李月寒醒来只觉得腰酸背痛,只着中衣趴在床上,让孟祁焕给她按摩放松。

  两个小萝卜来了之后,也爬到床上,抡着小手给娘亲放松。

  “娘亲,阿宁昨晚又做梦啦!”孟婴宁今天看起来状态不错,一张肉嘟嘟的小脸上挂满了笑容:“阿宁梦见那个公主姐姐入宫当了娘娘,没有嫁给爹爹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好笑的捏了捏孟婴宁的脸蛋儿:“又缠着玉妆姑姑给你讲外面的事情了是不是?”

  “才没有呢,玉妆姑姑都好久好久不给阿宁讲外面的事情了!”孟婴宁嘟着嘴说道,但是紧接着又一脸的开心:“娘亲娘亲,那个公主姐姐入宫当了娘娘就不会嫁给爹爹了,那娘亲也不会消失了对不对!”

  被孟婴宁这么一说,李月寒鼻子一酸,眼眶一下就红了。

  倒是一旁默不作声的孟祁焕安抚了她几句。

  很快,玉妆就来把两个孩子带走了。他们还小,不吃早饭不行。而李月寒这会儿不舒服,打算在暖阁里吃早饭。

  兄妹俩走后,孟祁焕想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月寒,你有没有想过,阿宁的梦?”

  “做梦而已,小姑娘从小梦就多。”李月寒一边闭着眼睛享受着孟祁焕的全方位马杀鸡一边随口应道。

  “可是没有人告诉过阿宁有关弥思公主的事情,可是阿宁却做梦梦见了弥思公主入宫,你不觉得奇怪吗?”孟祁焕对于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很有接受能力,但是李月寒就不一样了。

  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女平平凡凡,这一生都没有波澜。

  如果知道孟婴宁的特殊的话,指不定又要怎么担心了。

  可眼下的情况,孟祁焕觉得,如果不让李月寒知道的话,将来李月寒有一天知道了,会怪他。

  “唔……”李月寒想了一会儿:“说不定是小朋友的第六感比较敏感呢!而且弥思公主不是还没有进宫嘛,指不定是小姑娘幻想的,她可是知道国都有一位别的国家来的公主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微微叹了口气,后道:“阿逸告诉我的,阿宁的梦能预知未来。”

  “阿逸那小子满口跑火车,他的话不可信。”

  “当年在皇宫内苑的事情你还记得吗?阿逸告诉我,是阿宁提前告诉了他保育霖的哨子有问题。而且当时阿逸吓得面色苍白两腿哆嗦,阿宁却十分震惊。当时我以为阿宁太小了不知道害怕,现在想想,不是阿宁不知害怕,而是她在梦里就已经经历过一次的事情,再来一次对她来说就没那么可怕了!”

  被孟祁焕这么一说,李月寒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