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96章 碰瓷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6章 碰瓷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要不……我们离开国都吧,回去种种田过过普通的生活。”李月寒翻身坐起,拉着孟祁焕的手认真道:“我父亲如今门生遍布天下,再加上推行新制有功,陛下不会对他不利。柳家只要好好做生意,在国都富贵几世不是问题,文国公府百年世家,陛下自然不会轻易的对他们做什么,我们走吧!”

  孟祁焕自然知道李月寒的担心,但是他更清楚,眼前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没有解决,还不是离开的最好时候。

  “月寒,你冷静一点听我说。”孟祁焕第一次认真的跟李月寒讨论起离开国都的事情,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如今不是我们放下手中的一切离开国都就能解决的了。盐场刚刚建立了两座,整个国家都在大力推进盐场这个项目。而炼油工坊是你的心血,你一定也不希望炼油工坊全国只建了一座对不对。”

  “况且阿宁的特别之处只要我们多多注意的话,别人是不会注意到的。况且凌云帝那么精那么狡猾,我们在这个档口突然间请辞,以他多疑的性格,他必然会多想,到时候只会有更多的麻烦,我们也得不到我们想要的平静。”

  听了他的话,李月寒渐渐平静了一些:“你说得对,你说得对。”

  她怎么忘了,凌云帝可是一个连亲兄弟都信不过的人。

  如果在这个时候她和孟祁焕突然提出辞官归田的话,难保凌云帝会不会因为心里那点猜测就对他们一家痛下杀手。

  别人或许李月寒还能分析一下,但是凌云帝,李月寒不敢轻易分析。

  这个人拥有着帝王标配的疑心,也有着帝王标配的喋血手段。

  “那我们只能留在国都吗?”李月寒红着眼眶看着孟祁焕。

  看到李月寒这样,孟祁焕顿时心疼了起来,一把将人勾在怀里,柔声道:“不会的,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在最合适的时候和陛下提出辞官归田。我会和你一起保护好阿逸和阿宁,不会让他们的秘密被别人知道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深深叹了口气。

  因为这件事,李月寒一整天都没什么精神。听说今日王府已经打扫好了之后,用过了午饭,李月寒就跟李建波道了别,一家人回到了阔别数日的祁王府。

  这一路上都有不少人跟车围观,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李月寒因为早晨的事情,总是心头有些不安。派名刀去停了一下,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祁王府门口好像出了什么事情。

  “会不会是朱凤国搞什么小动作了?”李月寒问孟祁焕。

  “不管搞什么小动作,我们都接招就是了。”孟祁焕安抚着李月寒。同时让名刀先去王府看看,到底出什么事了。

  不一会儿,名刀回来了。

  “你说,弥思公主衣衫不整的躺在王府大门口???你没看错??确定是弥思公主???”李月寒一脸震惊!

  “属下不敢多看,但是弥思公主身边那个叫阿曼的丫鬟属下是认得的,她跪在弥思公主身边大哭,一直喊着要还她们家公主一个公道。”名刀老实回答。

  听了这话,李月寒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孟祁焕。

  孟祁焕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车缓慢的往前驶去,眼看着王府越来越近,李月寒着急万分:“不如我们调头回国公府吧!”

  “这个时候调头,只会让别人觉得我们真的对弥思公主做了什么事情。”孟祁焕把李月寒的手拉过来柔声安抚:“我说了,不管他们做什么,我们接招就是。”

  “可……”万一弥思公主以女儿家清白为理由,赖上了孟祁焕,那怎么办?

  李月寒嗫喏了一会儿,到底没有把话说出来。

  她和弥思公主接触过两次,她的直觉告诉她,弥思公主不是那样的人。

  马车穿过人群,缓缓的停在了王府门口。

  大老远的,李月寒就听到了阿曼的哭声,心口一阵发紧。

  王府门口因为有侍卫的缘故,所以百姓们没有靠近。但是因为弥思公主和阿曼毕竟是朱凤国的人,所以侍卫们也不敢轻易的把人赶走,只能任由着她们俩在王府门口哭。

  下了马车,李月寒面色复杂的看着阶梯上的大门口。

  躺在地上的那个女子几乎可以说是衣不蔽体,要不是身上还胡乱盖着一件外袄的话,只怕这会儿已经春光大泄了。

  阿曼跪在那人身边,哭声阵阵,字字泣血。

  见到孟祁焕和李月寒下了马车,阿曼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冲下阶梯,重重的跪到了他们夫妻面前:“求祁王殿下和祁王妃救救公主吧!”

  正在跟李月寒要抱抱的孟婴宁被吓了一跳,差一点就从马车上摔了下来。李月寒眼疾手快,紧跟着孟婴宁的孟时逸又拉了一把,这才让李月寒赶紧把人捞进怀里。

  “你们家公主?弥思公主?她怎么了?”孟祁焕没说话,李月寒蹙着眉头问道。

  只见那阿曼用力叩了几个头,额头马上就破了。鲜血顺着脑门滑下来,和眼泪氤氲在一起,惨不忍睹:“公主知道错了,昨日从国公府出来就知道错了,请祁王殿下和祁王妃高抬贵手,让医馆大夫给公主看看伤吧!救救公主吧!”

  听了这话,李月寒和孟祁焕的脸色同时黑了下来:“阿曼姑娘,你在说什么,本王妃怎么听不明白?你们公主到底出什么事了?”

  “昨日公主在国公府引祁王妃不快之后,出门我们俩就被人绑走了。我受委屈无所谓,但是公主千金之躯,他们虽然没有欺负公主,却把公主打得半死不活,今天一早把我们扔了出来。我背着公主去医馆,全城的医馆都拒绝接诊,求王妃高抬贵手,给公主一条活路吧!”

  几句话,寥寥数语,就把脏水牢牢的泼到了李月寒的身上。

  李月寒这下可真是给气笑了:“阿曼姑娘,昨日你们公主在国公府并未惹本王妃不快,且为了确保你们回去的安全,王爷特意派了国公府上的侍卫送你们回去的,这可是有目共睹的事情!怎么今天一下子就变成了,你们在国公府惹了本王妃的不快,且出门就被人绑走了?”

  “昨日在国公府里本王妃跟你们公主才说了几句话?还有,不过一上午过去,你就已经走遍了全国都的医馆?你知道国都城有多大吗?你知道国都城的医馆有多少吗?你这碰瓷的手段未免也太低端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