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99章 抢占道德制高点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9章 抢占道德制高点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十年前,朱凤国的土质开始出现问题,茶林大面积枯萎,养出来的茶品质直线下降。最初只是几个地方的田地出现问题,后来逐年递增。

  到弥思公主离开朱凤国的时候,全国上下已经有半数的茶林连续好些年产不出好茶了。

  原本大家想着,种不了茶叶那就种粮食。可费解的是,粮食是种下去了,但是亩产却差强人意。最开始还能让耕户勉强果腹,近年来,粮食产量一直往下跌,不少地方已经闹起了饥荒,要不是开放了粮仓的话,朱凤国只怕已经是饿殍遍地了。

  但是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外人知道,朱凤皇帝为了封锁消息大费周章,隐秘的从周边各国购买粮食救助百姓,生怕周边各国得到消息,联合起来蚕食他们这个屹立数百年的大国。

  同时,朱凤皇帝不停的派人到东翰国打探消息,希望能得到东翰国土地改良的方法。但是问来问去,大家都说是用村子里的井水浇灌的,再按照晋国公的吩咐填埋草木灰和生物肥,几个月就能养出黑土地。

  他们的人照法子去做了,甚至还有人不远万里把那些村子里的井水带回朱凤国,但是却始终不能养出好土。

  落水教又在那个时候跳了出来,说东翰国异星出世,是治国良将,且受南疆蛊神庇护,只有找到这个人,才能救朱凤国于水火。

  本来巫术已经是朱凤国的禁术,更遑论听落水教的建议了。

  但是钦天监却也几乎是同时上奏,说东翰国异星出世,而朱凤国的星辰蒙上了一层血色,意思是若是不能招为朱凤国所用,朱凤国将不复存在。

  钦天监观的是天象,落水教用的是巫算,且朱凤国的皇族都知道,开国皇帝本就是一名巫女,两者不谋而合的说辞,让原本坚定的朱凤皇也倾斜了。

  为了不让外人知道朱凤国如今的情况,那日在御书房内,朱凤皇千叮咛万嘱咐,让弥思公主不要主动去接触东翰国推行新制的晋国公,也不要主动接触祁王妃,然后又命令林鼎必须让弥思公主嫁入祁王府。

  因为他们都推测,落水教算出的那位受南疆蛊神庇护的异星,是曾经中了蛊的祁王府王妃。

  之所以他们此前硬是要住进祁王府,就是因为随行巫师说祁王府内有蛊,只要找到了蛊,就能找到蛊神庇护之人。而之前弥思公主在梵天楼见到祁王妃的时候,已经按照巫师的嘱咐检查过,祁王妃并非是那位蛊神庇护的异星。

  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晋国公。

  一个农夫,前半生几十年一直在种地,却突然因为几次变故,草拟出了新制,并且一跃登上了晋国公的位置,还广纳门生,成为了寒门之首,不让人注意都难。

  此前朱凤国也不是没有派人假装成学生拜入晋国公门下,但是他们虽然能接触新制,但是却对晋国公改善土质这件事全不知情。

  本来朱凤国皇室锁定的异星就是崭露头角的祁王妃和突然博学的晋国公,排除了祁王妃,那么异星就是晋国公没错了。

  只可惜林鼎一门心思的要把弥思公主嫁入祁王府,错过了让晋国公将弥思公主收为义女的机会,这让弥思公主不得不对自己下了这次狠手。

  以自己为饵,泼祁王妃一身脏,再由林鼎出面斥责祁王妃心思狭隘。届时,祁王必然回护祁王妃。以林鼎之能,在凌云帝面前把祁王也一同拉下水并不困难。

  唯一的女儿和女婿都深陷残害别国公主的漩涡之中,就不信晋国公不出手。

  只要晋国公出手了,作为不计较祁王和祁王妃残害别国公主的代价,维护两国友好邦交,从晋国公手中拿到改善土质的秘术就不难了。毕竟他们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大可以大大方方的提出要求!

  毕竟晋国公在成为国公之前,不过只是个农夫而已。

  “母后,您在天有灵,就保佑女儿这一次不负皇命吧。”在宗人府的第一晚,弥思公主沉沉睡去之前,在心里默默祝祷。

  翌日一早,孟祁焕精神奕奕的进宫了。

  凌云帝一见到他就来气,都不等他行礼,立刻就点了他的名:“祁王,昨日你王府门口发生的事情,可有什么要说的?”

  “王府门口发生了什么?”孟祁焕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问道。

  “弥思公主的贴身侍女阿曼哭诉,祁王妃因为和弥思公主交恶,在弥思公主离开晋国公府的时候派人把她绑走殴打这件事,你别告诉朕这是误会!人现在还被你关在宗人府呢!”凌云帝昨晚哄了皇后一夜,这会儿正暴躁着。

  听了他的话,孟祁焕“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件事啊。陛下,臣弟觉得弥思公主的侍女不过是一人之言不足为信。大家都知道此前弥思公主想要嫁入祁王府,如今皇榜已张,告示已出,弥思公主嫁入王府再无可能。但是陛下您比朱凤皇帝还年长几岁,弥思公主比本王的王妃还年幼几岁,难免小姑娘会想岔了,走了极端也不一定。”

  “你……”听到孟祁焕说他老,凌云帝气得胡子都直了。

  “再者,弥思公主带着侍女到晋国公府拜访的时候,臣弟也在场。从头到尾王妃都没和弥思公主说上几句话,不存在交恶这件事。”说着,孟祁焕摆出了十足的虔诚姿态道:“臣弟之所以把人关进宗人府,实在是因为这件事太过奇怪,还是把人保护起来的好!后来臣弟也请了谷神医去给公主看诊了,绝对不会出什么岔子!”

  “你胡说!”林鼎一行气得大喊。本来他们是坐在一旁准备对孟祁焕兴师问罪的,却没想到孟祁焕居然反咬一口,林鼎毕竟心虚,难免就不会跳出来。

  “林大人,请你端正态度。本王是东翰国唯一的亲王,你这般对本王大呼小叫,难道是不把东翰国,不把我们的陛下放在眼里吗!”

  孟祁焕一板起脸,凌云帝都要怵上三分,更别提本就心虚的林鼎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