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07章 玲珑心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7章 玲珑心思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你都知道了啊……”凤弥思又咽下一口粥之后,小心问道。

  李月寒正在把肉羹拿过来,听了这话,她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抬眼看了一下玉妆。玉妆心领神会,连拖带拽的把不放心的阿曼给带走了之后,李月寒这才把肉羹喂到凤弥思的嘴边:“我是都知道了,只不过我很不解,你们的计划看着是冲祁王来的,但是实际上是冲我父亲去的,这是为什么?”

  凤弥思被李月寒一口肉羹塞了个满嘴,鼓起腮帮子吃得香甜。

  既然李月寒都知道了,她心里那一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自然也就没了。鼓着脸吃了一会儿之后,她才咽下道:“林鼎那个老头子有个落水教,落水教算出东翰有异星,这异星能救朱凤国的国运。其实一开始我们都觉得这个异星是你的,但是我在梵天楼见到你那次,用落水教的圣盘算了一下,你不是异星之命,所以就只可能是你父亲了。”

  “为什么是我父亲呢?”李月寒一边随意的问着,一边一样一样的投喂凤弥思:“我父亲这个人那么低调。”

  “当初东翰国推行新制的时候,看上去顶着压力的人是祁王殿下,但是后面施行的时候却几乎都是晋国公一个人在忙活。而且晋国公以前只是一个农夫,短短几年的时间成了大儒,门生遍布天下,这就足够让人感到惊讶了。虽然他的光芒一直被你和祁王殿下所掩藏,但是并不是无迹可寻的。”

  听了凤弥思的话,李月寒投喂的手顿了顿,意味深长的看着凤弥思:“公主玲珑心思,应该明白为何我和王爷一直有意的把我父亲的风头盖过去的吧?”

  “我知道,但是我们国家真的很需要你父亲这样的人才……”凤弥思小心的看着李月寒的脸色:“所以,你能原谅我之前算计你和祁王殿下吗?”

  “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

  二人说话之间,李月寒已经把带来的饭菜大半喂进了凤弥思的小肚子,想知道的事情也基本问了出来,就打算走了。

  见她起身,凤弥思连忙喊住了她:“别这样,就当是救救我们朱凤国,好吗?”

  “我和我父亲哪里就有这样的义务了呢?”李月寒笑道:“况且万事万物,自有定数,你又怎么知道我父亲一定是你们朱凤国巫教算出来的异星,你又怎么知道,你们朱凤国的巫教算得真的是准确的呢?退一步说,你们了解我父亲吗?知道他最擅长的是什么吗就想找他帮忙?”

  “与其求助别人来救你们,不如你们自己多想想自己还能做什么来自救。我父亲不是你们的救世主,他只是一个平凡的父亲而已。不管你们说他是异星还是什么星,都对你们朱凤国没有任何帮助。”

  说完,李月寒就走了。

  凤弥思目瞪口呆的坐在床上,心里疯狂喧嚣着一句话。

  “她知道的,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

  落水教是巫教这件事,连皇室都没几个人知道,但是李月寒却丝毫都不隐瞒的说了出来,这怎么能让凤弥思不惊讶!

  “公主,公主,是不是祁王妃欺负你了!”阿曼一进门就看到凤弥思愣在床上,赶紧扑了过来就要给凤弥思检查。

  “没有,”凤弥思按住了阿曼的手:“祁王妃是一个很和善的人,她不可能伤害我。”

  “公主,您都这样了还帮祁王妃说话!东翰皇帝不是说让祁王妃好好照顾您的吗,她怎么可以欺负您!”阿曼急得都要哭出来了,但是碍于凤弥思不让的缘故,她倒是没有上手去真的掀了被子检查她的伤势。

  “我都说了,祁王妃并没有对我做什么,她非常和善,我们交谈的过程之中她也非常温和。”凤弥思被阿曼的反应逗笑了,同时又是十分的无奈:“你怎么就不信我呢?”

  “大家都说祁王妃好,但是她要是好的话怎么可能之前死活不愿意接我们的拜帖,公主,你就不要再为别人说好话了!”阿曼说着就哭了起来。

  见状,凤弥思的嘴角抽了抽,几乎是要骂人了一样,但是还是忍了下来:“阿曼,我再说一次,祁王妃很和善,她之前不接我们的拜帖,也是因为我们在那之前就先做了惹人嫌的事情。换位想想,如果是祁王妃三番五次的骚扰我的驸马,我能接她的拜帖吗?”

  “可是公主,我们是外宾啊!”

  “是啊,外宾的基本礼仪难道不是做好客人的本分吗?我们是一个好客人吗?”凤弥思这会儿是真的不耐烦了。

  阿曼没说话,红着眼睛跪在她的床前,时不时的抽搭一下。

  “不说你了,总之你要记住,祁王妃没有对我做任何过分的事情,反而是我们一直在给人家造成困扰。”说着,凤弥思扯过被子:“我累了,睡一会儿,你别来吵我。”

  看自家公主这样,阿曼也知道自己刚刚的反应过激了。小心的收拾好了吃剩下的饭菜后,她仔细的给凤弥思掖好了被子,开窗透了一会儿气,然后才关上窗户,小心的离开了房间。

  一直到阿曼离开,凤弥思才睁开了眼睛。翻过身看着天花板,她在想李月寒的话。

  如今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进宫是不可能了,嫁给祁王更是不用想,她大概要做朱凤国建国几百年来,第一个和亲未果被退回去的公主了……

  一想到这里,凤弥思就忍不住想起她的父皇。

  已经一把年纪的他,为了朱凤国殚精竭虑。为了改善土质挽救茶叶,他不知做过多少努力。

  李月寒说不能指望别人来帮忙,他们应该自救。

  但是这么多年来,朱凤国真的没有自救过吗?

  难道……朱凤国气运将尽了吗?

  想到这里,凤弥思只觉得心间一片冰寒,深深的挫败感将她严丝合缝的关了起来。

  又翻了个身,凤弥思听到枕头下传来一阵细小的“硌啦”声,她随手摸到枕头下面,却掏出了一本书。

  而这本书,正是她之前带到晋国公府,被她亲手撕开的《养茶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