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08章 爷俩洗被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8章 爷俩洗被子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看过凤弥思之后,李月寒一回到院子里,就被孟婴宁抱了个满怀。

  “我们的小阿宁这是怎么啦!”把孩子抱起来才发现,孟婴宁一脸的紧张。

  “阿宁怕娘亲被坏女人赶走了!”孟婴宁鼓着脸说道:“还好娘亲回来了,不然阿宁就要去找娘亲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疑惑的看了看空空的院子,只看到何山一个人站在远处,一脸无奈的看着她们母女俩。

  “你爹爹和哥哥呢?”难道还没起床吗?

  “爹爹带着哥哥去洗被褥了。”孟婴宁说着有模有样的叹了口气:“爹爹可笨呀,那么大一个人,连被褥都洗不好,还让余娘教了半天,还不让余娘洗。”

  余娘是专门负责他们几个人的床品更换的主事。

  听了孟婴宁的话,李月寒想起了早晨孟时逸尿出的那片地图,顿时笑了起来:“也该让他们学学做家务了,不然那么大个人,连被褥都不会洗,这就太过分了。”

  说着,李月寒抱着孟婴宁进了暖阁,母女俩开始读书。

  后院。

  孟祁焕提来了两桶热水,倒进了大大的脚盆里。

  脚盆里是刚从被子上拆下的被褥,被弄湿的棉絮已经被余娘拿去处理了,他们爷俩的任务就是把床单被罩洗干净。

  原本余娘是不让他们干这活儿的,但是爷俩都怕李月寒真的说话算话,不给他们俩拿被子,晚上可不得抱着取暖了。所以痛定思痛,他们俩决定亲手把被褥洗干净,然后去跟李月寒邀功。

  但是想是一回事,真正坐起来才发现太难了。

  那几年在白云村,孟祁焕带着沐川和灵犀兄妹俩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洗过衣服,但是被褥向来都是给村子里的人铜板洗的,对于孟祁焕来说,洗被褥着实是一件难事……

  折腾了许久,热水都不知道废了多少,爷俩还是没把被褥洗干净。

  “不洗了!”孟时逸率先敲响了退堂鼓:“都湿透了,为什么还没干净!”

  “你自己捏捏看,是不是没有那种清爽的感觉,是不是摸起来还滑滑的!”孟祁焕说着,把被褥的一角塞到了孟时逸的手里。

  孟时逸垮着一张小脸:“都怪爹爹,要是爹爹不拍我那一下,我都憋住了的!”

  “爹爹平时是这么教你的吗!”孟祁焕一边奋力的用皂角搓着被褥,一边道:“我们现在是同一条战线的战友,要是这个时候还互相责怪的话,那我们今天就真的别想洗干净被褥让你娘原谅了。反正我有毛领大氅,特别厚那种,我大可以晚上盖着睡,你就不行了,你小子睡觉仿佛是打架,没被子你肯定得把脑子冻傻了。”

  听了这话,孟时逸叹了口气:“摊上这样一个爹,我真是倒霉啊!”

  “说什么呢,臭小子!”孟祁焕抬手就又糊了孟时逸后脑勺一下子:“我还不想有个臭小子儿子呢!”

  “哼,知道你最喜欢妹妹了!”孟时逸不服气的说道。

  “你们兄妹俩不是一样都是老子的种吗,说什么最喜欢不最喜欢的,老子也喜欢你,臭小子!”孟祁焕一边说着,一边奋力的在搓衣板上搓洗着被褥。

  爷俩忙活了一上午,终于在午饭前,把被褥洗干净。然后在余娘的帮助下浆洗了一遍后,晾了起来。

  看着干净的被褥被晾好,孟时逸兴奋得爬到了孟祁焕的脖子上,爷俩兴高采烈的去找李月寒,邀功一样说起了洗被子的事情。

  听完他们俩的话,李月寒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气……

  把孟时逸从孟祁焕的肩膀上摘下来,李月寒翻开他的小手看了看,心疼道:“手都搓破皮了,你爹可真是不拿你当亲儿子看。”

  “就是就是,爹爹只喜欢妹妹不喜欢阿逸!”孟时逸趁机卖惨。

  “妹妹香香软软,爹爹当然得多爱护一点。男孩子哪里那么多矫情的话,手破皮了又不是不会好,扯你妹妹做什么。”孟祁焕一边烤火一边说道。

  一旁看着的孟婴宁眨了眨大眼睛,看向孟时逸道:“哥哥,爹爹也喜欢哥哥的,阿宁也喜欢哥哥!”

  被孟婴宁这么一说,孟时逸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起来,直往李月寒的怀里钻。

  见状,李月寒笑眯眯的给他拢了拢乱了的头发,把他抱进了怀里,柔声问道:“阿逸是不是觉得爹爹偏心啊?”

  “不是,阿逸知道妹妹是要大家一起来保护的,不是觉得爹爹偏心!”孟时逸认真回答:“就是有时候觉得,爹爹对阿逸好严格,阿逸有点怕爹爹……”

  听了这话,孟祁焕搓了搓鼻子,故作严肃道:“胡说,爹对你们俩一视同仁!”

  “哼~爹爹才没有呢!”孟时逸赖在李月寒的怀里,有了娘亲做后盾,他也逐渐嚣张了起来:“爹爹老是嫌弃我!”

  “阿逸,你爹爹呢,不是嫌弃阿逸,而是觉得你是男孩子,所以才会对你严厉一点。”李月寒担心孟时逸会真的觉得孟祁焕偏心,所以马上解释:“爹爹是王爷,阿逸是世子,等阿逸再长大一点,爹爹就会把王位传给你,到时候你就是小王爷了。当王爷很辛苦也很累,所以爹爹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在锻炼我们家阿逸,不是偏心,知道吗?”

  孟时逸叹了口气:“我其实也不想当王爷,我就想当我的世子,哼哼!”

  “好啊,你一直当世子,以后你妹妹被人欺负了你都没办法保护她!”孟祁焕看了孟时逸一眼。

  听了这话,孟时逸足足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大声道:“那不行!爹,你什么时候把王位传给我?我要当王爷保护妹妹!”

  孟祁焕:???

  一旁的孟婴宁乐坏了,抱着书哈哈大笑。

  这时候,吃过午饭,想来拜访一下孟祁焕和李月寒的凤弥思正站在门外,听到他们一家子和乐融融的笑声,伸出的手顿了顿,随后叹了口气,向玉妆福了福身:“我晚些再来拜访王妃吧,有劳姑姑通传了。”

  玉妆大方的回礼:“公主客气了,奴婢会转告王爷和王妃,公主来过的。”

  “多谢。”

  出了院子之后,凤弥思撑不住,靠在一旁的假山石上休息。阿曼泪眼汪汪的守在一旁:“公主都不能下地,为什么还要来拜访王爷和王妃?”

  “阿曼,你还记得我小时候吗?”凤弥思说着,陷入了回忆之中:“皇兄若是没有出事的话,我现在应该还在朱凤国吧……”

  “公主……”听到凤弥思提起兄长,阿曼顿时就绷不住哭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