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09章 弥思公主的故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9章 弥思公主的故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凤弥思的亲生哥哥比她大八岁,从凤弥思出生开始,凤飞羽就一直是在她前面遮风挡雨的那个。

  母妃不争不抢,凤弥思在后宫中从小就学会了谨小慎微。现在回想起当年,只记得凤飞羽在她被人欺负的时候,怒气冲冲的将她抱在怀里,转头去禀告父皇,以后凤弥思就住在他的皇子府上。

  那时凤飞羽一身军功赫赫,他的话让朱凤皇帝不得不重视。

  后来,尊母妃的娘家,立了外祖父的宗庙,晋母妃的位份,给凤弥思独一无二的封号。一切都好像给足了凤弥思安全感。但是凤弥思很清楚,这不是。

  父皇疼爱她,这一点不假,但是父皇的疼爱也是有成本的。

  两年前皇兄战死沙场,用命换了母妃和外祖父一家的平安。外祖父离开朝堂,搬离都城,领了一个清闲的职称在小镇上当教书先生。母妃一年前郁郁而终,父皇则在这个时候把她越捧越高。

  所有人都知道朱凤皇帝宠爱小女儿简直到了盲目的地步,只有凤弥思自己知道,与其说是宠爱,不如说是弥补。

  就连凤弥思这个名字,都是冠以封号而行。她只有一个乳名,母妃喊她阿宝,大家喊她小公主。自获封弥思只称后,朱凤皇帝才让人给她换了玉蝶,封号弥思公主,玉蝶名字就叫凤弥思。

  严格说起来,她连一个真正的名字都没有。

  “公主,五殿下一定不希望看到您难过。”阿曼整理好情绪,转过来安慰凤弥思:“我们好好活下去。”

  “如果我这一次没能留在东翰,回到朱凤国的话,我活不了多久的。”凤弥思淡淡笑道:“之前与其说是为了配合林鼎他们,不如说是我为了自己找活路。”

  “不会的公主,就算和亲没有成功,这也不是你的责任。林大人他们出了那么多昏招,我们不能都揽在自己身上啊!”阿曼拉着凤弥思的手摇着头:“您到底是陛下的血脉,陛下肯定不会伤害你的。”

  “是啊,他不一定会伤害我,但是那些吃人血馒头的朝臣呢?”凤弥思闭上眼睛:“他们将会全方位无死角的对我进行口诛笔伐,恨不能将我堕入无间地狱,啖我血吃我肉,让我死而永不复生,然后他们才换把视线放到别的人别的事身上,仿佛我一个人就背负着朱凤国的荣辱兴衰,朱凤国能否延续,都只在我一个人的身上一样。”

  “公主……”阿曼听凤弥思这么说,心疼得无以复加:“不如……不如我们去求求祁王殿下和祁王妃,看看他们能不能帮帮公主呢?”

  “傻阿曼,他们是东翰国的王爷和王妃,怎么能插手管我们朱凤国的事情呢。”凤弥思摸了摸阿曼的头:“更何况我们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除了回朱凤国等死,就没有第二条路走了。或许父皇会饶我一命,拿了我公主的身份,贬为庶民,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说完,凤弥思好似累了一样,叹了口气就再也不说话了。

  阿曼在旁边守了一会儿,等凤弥思呼吸平稳之后,她擦了擦眼睛,从地上站起来,小心翼翼的给凤弥思掖好被角,转身轻轻的出门去了。

  凤弥思这一次受的伤不轻,需要静养。刚刚出去那一趟,女大夫就一直拦着不让,这会儿回来了,阿曼也不想再跟她说那些过去的伤心事。

  在阿曼的心里,没有什么比公主更重要了。

  午后的冬天,阳光晴好,很适合小憩。

  阿曼站在李月寒的院子外面,晒着太阳,看着脚下的影子,反复的在肚子里打腹稿。

  她想求助李月寒,她觉得李月寒一定有办法帮帮她家公主。但是她也害怕,虽然外面都传祁王妃性情温顺,十分善良。可阿曼很清楚他们之前做过什么,诚如弥思公主所说,换个立场来想想的话,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也未必会真的不计较这些事。

  孟祁焕父子俩洗完了床单,吃了饭之后,累得双双倒在卧室里贪懒,李月寒则带着孟婴宁住在暖阁那边。她有午睡的习惯,孟祁焕不想打扰她。

  “王爷。”名刀突然来敲门。

  孟祁焕睁开眼睛,给一旁呼呼大睡的孟时逸盖上被子,起身出了房间:“怎么了?”

  “弥思公主身边的侍女阿曼一直在院子外徘徊,不知道想干什么。”名刀说道。

  听了这话,孟祁焕一挑眉:“把人带到会客厅。”

  说完,他转身回了房间,披上了大氅后,大步去了会客厅。

  等他到的时候,阿曼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或许是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的缘故,阿曼脸色苍白,嘴唇微微颤抖,一脸藏都藏不住的害怕。

  “既然这么害怕,为什么还要过来。”孟祁焕大步走向主位,坐下后还啜饮了一口茶水,这才开口问道。

  阿曼跪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孟祁焕这一开口,惊得她浑身都在哆嗦,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没想到这大白天的,祁王殿下居然在府上!

  “要是没什么话要说的话,就回去吧。”孟祁焕放下茶盏,淡淡道。

  “奴婢……奴婢想求王爷救救我家公主!”阿曼一着急,不管前因后果,脱口而出。

  说完就后悔了,正想补充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孟祁焕倒也不急,修长有力的手指有节奏的轻击桌面,半晌后道:“仔细一想,若是你们公主伤好之后就这么被送回了朱凤国,怕是日子也不好过,你指的是这个?”

  “奴婢自知人微言轻,但是公主千金之躯,一心为了朱凤国好,还请王爷大发慈悲,帮公主一把!”阿曼说着,用力磕着头。

  “两年前弥思公主的同胞兄长战死沙场,一年前弥思公主的母妃病逝,这样看来,你们公主在你们国家还真是孤立无援,连外祖父都告老还乡了,丝毫没有想过管一管她的死活。”孟祁焕说着,冷冷笑了起来:“所以你是来求本王给你们家公主好个好姻缘的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