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10章 这么难喝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0章 这么难喝吗?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阿曼不说话了,只匍匐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天气冷,会客厅虽然也有地龙,但是孟祁焕进来的时候敞开了门,就算再多的暖气也被寒风吹散了。这会儿阿曼手脚冰凉,额头很快就红了一大片,看起来好不凄惨!

  “要帮你们公主牵红线也不是不行,只是本王担心,你们使臣团的林大人不会答应。”孟祁焕淡淡说道。

  “只要王爷能帮忙,林大人那边会同意的!毕竟把和亲公主原封不动的带回国的话,他们也会被陛下责怪!”阿曼听孟祁焕的话里好像是有戏,胆子一下就大了起来。

  “你倒是敢说话。”孟祁焕笑了笑,只是那笑真的不带半点温度。“只不过和亲大事,本王不便插手,你还是求我朝陛下去把。”

  “王爷!”阿曼哪里有机会去求凌云帝,当即又用力的磕起了头,一边磕头一边哭道:“求王爷大发慈悲,求王爷帮帮我们家公主吧!她尚且不足双十,要是就这么回去的话,就算我朝陛下不忍心责怪,那些用笔杆子杀人的文臣们也会把公主写死的!”

  朱凤国重文轻武,朝堂上的大臣们都是写文章的好手。阿曼说得没错,要是凤弥思就这么回去了的话,半个朝堂的文臣都会拿起笔杆子当刀,一刀子一刀子的往她身上扎。

  而且朱凤皇帝身体不好,未必就真的能冒着那么多文臣的口诛笔伐,保下这个他最宠爱的小女儿。

  但是联姻这种事儿,孟祁焕是真的不想插手。更何况这个弥思公主当初还卯足了劲儿想要嫁给他,甚至还有取代李月寒的想法。

  就算是觉得凤弥思着实可怜,孟祁焕也不觉得自己有这个善心。

  “你回去吧,这件事本王不会插手的。”孟祁焕没有半分犹豫的回绝了:“想必你来找本王这件事,你们家公主并不知道。你还是好好照顾好弥思公主的身体,安心在王府养伤。等伤好了,天气暖和了,你们是去是留,你们自己商量着来。左右不要再想着入我祁王府就行了。”

  阿曼早想过孟祁焕会拒绝,所以一开始打算的就是求见祁王妃。这会儿听到孟祁焕这么说,她的心里也充满了挫败感。

  无奈,只能乖乖走了。

  阿曼走后,名刀进了会客厅:“王爷,是否要派眼线盯着?”

  “不必,她们主仆俩搞不出什么事情来,你只需要让我们的人继续盯着林鼎,保护好晋国公就行。”

  “是!”

  翌日,皇宫里来了口谕,宣祁王殿下入宫品茗,同行的还有晋国公李建波。

  孟祁焕倒是没拒绝,和李月寒说了一声就出门去了。

  早晨起来,李月寒照例去看了一趟凤弥思,觉得她脸色依旧不好,所以让女大夫又给仔细检查了一遍。最后女大夫说凤弥思这是思虑过重的症状,又重新配了药,看着凤弥思把饭和药都吃了,又陪着她闲聊了几句,等凤弥思睡下之后,就回了自己的院子里陪两个孩子。

  孟时逸早早的跟着孟祁焕习武,虽然眼下还在冬雪季节,但是孟时逸却没有偷懒。爹爹进宫了之后,他和何山在后院比划。也不知是昨天尿床的事情太过丢脸还是怎么了,今天的孟时逸尤其努力认真,引来旁观的孟婴宁连连鼓掌叫好。

  练了一个时辰,孟时逸累得小胳膊都抬不起来了。看到李月寒回来,撒娇要李月寒抱抱。

  “哥哥羞羞,这么大了还要娘亲抱抱!”孟婴宁手里抱着小画本,冲孟时逸做了个鬼脸。

  “臭妹妹,你不也整天要娘亲抱抱!”孟时逸冲着孟婴宁也做了个鬼脸。

  “山叔叔,哥哥没有练够,他都有力气欺负我!”孟婴宁马上转头跟何山告状。

  何山正在喝水,被孟婴宁这么一说,差一点儿就呛着了。

  连着比划了一个时辰,就是他这个成年人都出了一身的汗,孟婴宁居然还说孟时逸没练够,这还真是逮着亲哥使劲坑……

  “娘亲,你看妹妹欺负我!”孟时逸委委屈屈的往李月寒的怀里钻。

  看着他们兄妹俩,李月寒乐得直笑:“是是是,妹妹欺负我们小阿逸了!”

  “娘亲!”孟时逸听出了李月寒语气里的揶揄,顿时有些不乐意了起来。

  李月寒拿干帕子给孟时逸把脸上脖子上的汗擦干,本来想让他把汗湿的练功服换下来的,但是孟时逸说什么都不愿意。歇了一会儿感觉好一点之后,又拉着何山对练了起来。

  孟时逸的功夫都是孟祁焕一点一点教出来的,虽然人小手短腿也短,但是一招一式也颇有几分模样。而且从四岁开始,孟时逸每天天不亮就被孟祁焕拉起来绕着王府晨跑。

  最开始他连一圈都跑不下来,现在已经可以绕着王府跑上大半个时辰了。

  因为孟婴宁出生的时候就伤了身子,所以李月寒非常注意孩子的营养搭配,孟时逸的个子窜得飞快,在同龄人里十分拔群。

  孟婴宁长得慢一点,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调养,她和同龄人的差距倒是不太大,就是力气很小,经常要人抱。

  原本李月寒还担心孟时逸这么小开始习武会不会太拔苗助长了,但是看着孟祁焕一点一点的训练孟时逸,李月寒也放心了许多。

  这两个孩子从小几乎都是李月寒用万物生泡大的,孟时逸的身子比一般的小朋友还结实。

  以前他和何山对练,经常被何山追着打。如今已经能在何山手上过上数十招不落下风了,作为母亲,李月寒十分骄傲。

  皇宫。

  凌云帝在养心殿等着孟祁焕和李建波,他们俩一来,马上派人把茶叶送了上来。

  “皇兄今天的茶叶怎么这么涩口。”孟祁焕对茶不是很精,但是喝惯了好茶叶的舌头一下子就能尝出差距。

  “今天邀你们二位入宫,就是来尝一尝,这次朱凤国送来献礼的大红袍,和我们荣江城产的金骏眉。”凌云帝说着,指了指孟祁焕手里的茶:“你手里的这杯,就是朱凤国的茶。”

  听了这话,孟祁焕一愣:“这么难喝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