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21章 桑启杀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1章 桑启杀青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烈岚王族一行在国都被俘获的将近三十人,尽数被关进了宗人府。他们来的人很多,但是他们偷袭的各家士族都不是毫无还手之力,所以被当场斩杀的人也不少。

  宗人府办事的效率比衙门要快多了,很快就核实了他们这一行是分做好几趟潜入的国都,在这之前他们都曾经在难民村生活过,但是因为有人给了他们路引,又有合理的身份户籍,所以当时并没有被排查出来。

  在难民村生活后,他们之中的人多数都在国都城内找到了工作,剩余没有找到工作的人都潜藏在城外的山林里。连带着城外被俘获的人一起,烈岚王族一共一百余人。

  听说李月寒也遇袭了,尽管孟祁焕知道她有自保的能力,还是策马飞奔回了国都,确认了李月寒的安全之后,又把自己身边本来要跟着去天星五河镇的暗卫调了一半到李月寒的身边,然后才匆匆的离开了。

  而之所以潜入宫中的那些人没有找到烈岚王,是因为昨晚,烈岚王就已经被葬下了。凌云帝之前不知道独室里面有人之后从外头无法开启,烈岚王在里面关了几个月,是活活饿死的。

  用温天磊拿来的玉佩开启了独室结界之后,尸体都已经烂光了。凌云帝念及他到底是一国君主,又是被活活饿死的,所以到底还是让人给他敛了一口棺材,昨晚月黑风高的时候,悄悄抬出去埋了。

  烈岚王是烈岚王族的精神支柱,他没了,这些王族也成不了气候。当务之急,是要问出谁在背后给他们路引,又是谁给他们这么多人伪造了身份。

  可这些人实在是不少,且身份路引都是从全国四面八方来的,要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查清楚的,饶是凌云帝早有准备,也是有些焦头烂额。

  李月寒把孩子带回家之后,就换上了宫服进攻面圣了。

  “你说要把烈岚国长公主带走?”凌云帝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她可是烈岚国的长公主!”

  “陛下,桑启也是我父亲的学生,况且她并没有伤害我,在跳下马车的时候甚至还主动护了我一把,我想她并不是自愿参与这次行动的。”李月寒跪在地上,态度恭敬。

  不是她真心想救桑启,而是她想到桑启是烈岚国的人,而独室的钥匙玉佩是从烈岚国来的,她觉得这其中或许有什么关联,说不定桑启知道也未必。

  但是这话她不能对凌云帝说。

  之前凌云帝就曾经断过温家通敌叛国,其因只是因为凌云帝查到温家持有东翰皇宫里独室的钥匙玉佩,而且还是烈岚王的女儿婉蓉夫人的遗物。

  这好不容易放过了温家,再加上温天磊主动交出了钥匙玉佩。若是李月寒此时提起这件事,只怕凌云帝那好不容易安抚下来的疑心病又要发作了。

  “你不用和朕绕圈子,朕知道你也在疑惑为何烈岚国会有我东翰皇宫独室的钥匙。”李月寒不说,凌云帝也看得出来,自然也明白李月寒的担忧。

  李月寒是没想到凌云帝会一下子看穿她的意图,顿时有些尴尬,也不敢抬头。

  鬼知道他会不会一怒之下连她一起关起来……

  孟祁焕此时不在国都,父亲晋国公也不在。要是她再被关起来,又只能让文国公府来说情,她是真的不想让余泽方夫妻俩担心了。

  “朕知道朕疑心病重,你有顾虑也是正常的。起来说话吧。”凌云帝见李月寒不说话,猜到她心里的想法,语气也柔和了不少:“独室的钥匙这件事,是你外祖父告诉朕的。”

  “什么?”李月寒刚刚从地上站起来,还没站稳,猛地听到这句话,顿时愣住了:“外祖父怎么会知道?”

  他老人家如今身体日薄西山,李月寒都不敢擅自打扰……

  “文国公府祖上就是东翰的建国功臣,知道这些事也不奇怪。”凌云帝耐着性子道:“太祖皇帝建国之后,为了寻找他的心上人,在皇宫里设立了独室结界,那股力量十分玄奥,仿佛不是这个世上该拥有的。后来太祖皇帝身体不好,没有精力再用功法寻人了,但是独室的结界又无法撤销,所以他将钥匙交给了自己的心腹。”

  “那时候的东翰国远比现在强盛,烈岚国当时不过只是我们的一个省而已。太祖皇帝设立独室的时候本就不希望被外人发现,所以都是设立在空旷无人的宫殿里,若不是后来东翰国皇宫人多了起来,独室的秘密会一直被隐藏下去。而这枚钥匙,当年是太祖皇帝亲自交给分管烈岚国地界的将领的。”

  “可……这枚钥匙……”李月寒想说这枚钥匙当初是从烈岚国的太后手里拿到的,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生怕一句话没说对,至温家于万劫不复之地。

  “这枚钥匙在烈岚国一直都是和王后的碧玺放在一起的,太祖皇帝没有告诉当年的守将这枚钥匙是做什么用的,所以他们一直都把这枚钥匙当成是国宝,国宝自然是不允许有过多的历史记载,几百年下来,从来都是口口相传的秘密。他们只知道是太祖皇帝的宝物,是烈岚国的太后无意之中发现了秘密,从那之后,这枚钥匙就一直放在她老人家手里,她怕这个秘密传出去之后会给烈岚国带来灭顶之灾,所以烈岚国的王后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

  “只是没想到,太后薨逝之后,她的贴身嬷嬷受命将这枚钥匙带出了皇宫,还阴差阳错的回到了东翰国。这件事朕心里清楚,与温家无关,你想带走的那位长公主也不会知道。回去吧。”

  说着,凌云帝挥了挥手,神情十分疲倦。

  “是。”既然凌云帝都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解释得这么清楚了,李月寒也没有借口再跟凌云帝要人,只能老实的离开了皇宫。

  出了宫门,马车行驶在街市上,因为人多的缘故,这会儿马车走得很慢。

  李月寒坐在车里,挑开车帘,看着外面灯火阑珊,心里莫名涌起了一股惆怅。

  桑启……应该活不了了吧……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再见了,老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