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23章 醉酒的公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3章 醉酒的公主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酒意上头,李月寒微醺,和凤弥思的话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凤弥思更夸张,直接抱着酒壶往嘴里倒酒,要不是李月寒拦着,这姑娘这会儿已经是一滩烂泥了。

  二人一直小酌到了后半夜,玉妆看时间不早了,把醉醺醺的李月寒扶了回去,阿曼开始收拾自家公主。

  出了暖阁,冷风一吹,李月寒的酒醒了大半。

  “名刀,”走出了凤弥思的院子好远一段距离之后,李月寒才喊了人。

  “王妃请吩咐。”名刀从暗中闪现,垂着头等李月寒的命令。

  “盯着凤弥思,不要让人发现。”

  再看李月寒的脸色,哪里还有半分醉意。

  “是!”名刀领命,迅速隐匿进了黑暗之中。

  玉妆扶着李月寒往回走,路上一直一言不发。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走了好一会儿,李月寒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

  “奴婢就是奇怪,王妃既然不相信弥思公主,为何与她说那么多?”她站在门外听着,好几次都心惊胆战。身为李月寒身边唯一的丫鬟,她知道李月寒的秘密很多。但是作为下人,她始终守口如瓶,也从不多问半个字。

  可刚刚好几次李月寒都差一点就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凤弥思,吓得玉妆双手直冒冷汗。

  “你又怎么知道,凤弥思没有和我说很多呢。”李月寒冲玉妆莞尔一笑。

  凤弥思突然提出帮忙这件事,李月寒很感谢,但是也保持着警惕。毕竟这件事涉及到了朝廷,她多个心眼也没错。

  虽然林鼎一行已经对他们此次出使东翰的目的供认不讳,可李月寒却未必会真的完全相信他们没有任何隐瞒。凌云帝愿意把李建波派出去借给朱凤国用一年,但是同时也把凤弥思抬到了高位。朱凤国真的想做什么,多少也会考虑考虑他们这个维系着两国和平的公主。

  和凤弥思交好,完全是想从小姑娘的口中套话。当然,凤弥思心思虽然深沉,为人却直率可爱,李月寒只想从她这里打听一些和朱凤国有关的事情,并没有别的意思。

  今天这场对酌,李月寒给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而凤弥思也同样给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所以李约翰猜测,凤弥思应当和她一样是装醉。

  “王妃,这弥思公主何时离开我们府上啊?”回到自己的房中,两个孩子已经睡下了,玉妆伺候着李月寒洗漱,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等她的府邸修好就搬走了。”

  凌云帝给凤弥思赐了一座府邸,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十分精巧。因为年久无人的缘故,需要工匠去把府邸内外修缮完好才能住人。

  “那王妃岂不是要和弥思公主抬头不见低头见了?”玉妆说着,叹了口气:“奴婢真的担心她又对王爷有非分之想!”

  “王爷这一走少说也得大半个月,等王爷回来了,她也搬走了。”李月寒说着,伸了个懒腰,困得迷迷糊糊的往床上爬:“好累,玉妆帮我熄灯。”

  话音刚落,她就睡着了。

  今天这一天过得惊险刺激,晚上还喝了酒,就算李月寒提前吃了解酒药,身体也会觉得疲倦。

  玉妆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听到李月寒平稳的呼吸声,也就咽了回去。

  天蒙蒙亮起,李月寒蓦地睁开眼。

  与此同时,玉妆在外头轻轻敲门:“王妃,您醒了吗?名刀回来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从床上坐了起来:“进来说话。”

  床前放置了宽大的屏风,从外面看不到这里,李月寒也不需要整理仪容。

  “属下见过王妃。”名刀进门后,哪怕隔着屏风,也十分守礼的低着头不乱看:“回禀王妃,属下盯了弥思公主一夜,她好似醉得厉害,属下看到她的侍女阿曼将她背到了床上,守在床前伺候了一夜,半夜里弥思公主醒了好几次,但是却没有醒酒,反而一直抱着酒壶,醉醺醺的闹着要回家,阿曼安抚了好久,还喂了醒酒汤。”

  听了这话,李月寒倒是有点意外的挑了挑眉:“她闹着要回家的时候说什么了吗?”

  “她一直在哭,口中满是胡话,一会儿说哥哥要回家了,她要去门口接一接,一会儿说母后想吃酸枣糕,让阿曼去取。期间还提及了……提及了大殿下!只不过提起大殿下的时候她都是碎碎念,像是在抱怨,好几次都把阿曼当成了大殿下,着实混乱。她毕竟是公主,属下也不好一直盯着看。天亮了就赶紧回来了。”

  名刀说凤弥思醉酒胡话里说的都是哥哥和母亲的时候,心里还疼了一下,转而听到她还碎碎念了宗政贤,一下没忍住,差点笑了出来。

  “你可有被人发现?”

  “属下隐匿气息的时候,就算是王爷也很难轻易的察觉,属下有这个信心。”

  “好,你回去休息吧。玉妆,去把厨房里温着的醒酒汤拿过来,我去看看弥思公主。”

  “是!”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天光大亮,李月寒脸上未施粉黛,只擦了一些玉肤霜,还带着几分宿醉的疲倦,就领着玉妆去了弥思公主那边。

  虽然名刀说凤弥思是真的醉了,但是李月寒的心里还是有点没底。

  阿曼听到李月寒过来,赶紧擦了擦哭了一夜的眼睛上前行礼:“奴婢见过王妃,王妃且稍等,奴婢去唤醒公主。”

  “不必了,我想着昨夜公主喝了不少酒,醒来应该难受,所以让厨房煮了醒酒汤,你不用喊醒她,带我进去看看她,让她多睡一会儿。”

  听了这话,阿曼的眼眶又是一红:“多谢王妃!”说完,她就在前头领路了。

  进了凤弥思的房间,李月寒当即懵了。

  这丫头昨晚在她走后又喝了不少,床前凌乱的丢着好几个酒壶,这会儿醉得浑身起了酒疹子。应该是痒了,整个人毫无形象的瘫在床上,半个胸脯都露了出来。

  阿曼赶紧上前拢住了被子:“对不起王妃,我们公主一喝多就浑身起疹子,要等她醒了才会好,让王妃见笑了!”

  “酒疹子这么严重,怎么不喊大夫?”

  “之前的女大夫离府了,奴婢不知道去哪里找大夫。”阿曼的声音带着几分哭腔:“公主自小就这样,一喝酒就起酒疹子,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了。”

  李月寒连忙上前摸了摸凤弥思的额头,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体温太高,不要捂着她。把窗户打开,去外面装一盆干净的雪进来,得赶紧给她降温。玉妆,让人去准备皂角水和盐水,我要给公主催吐!”

  浑身起酒疹,喝了醒酒汤还神志不清,这是典型的酒精中毒症状!

  亏她今天一大早就过来了,再晚怕是要出事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