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31章 过往秘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1章 过往秘闻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祁王府的花厅平日里并不开放,李月寒不是爱花之人,所以这个花厅平日里没有怎么妆点过。只不过偌大的祁王府多少也是得有点像样的花花草草的,所以花厅也弄得有模有样。

  如今春暖花开,花厅也被下人们收拾得整整齐齐,慕王妃爱花,李月寒便让人把她带到花厅。

  一见到李月寒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慕王妃肉眼可见的松了口气,迎上前来就拉住了李月寒的双手:“老天爷,还好你没事,不然我可怎么跟文琢交代!”

  李月寒任由着她拉着自己坐下,然后屏退左右,直接告诉慕王妃昨天绑走自己的是宗政清。

  “清儿?”慕王妃一脸惊讶:“他平日里最是乖巧懂事,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跟着他的马车出了城,见到他去接了一些打扮奇怪的人。后来我没跟上,不知道他带着那些人去了哪里,不过他们落了一个孩子在城郊树林,我昨晚把那孩子带回来了,说是什么恰派族的人。”

  听了这话,慕王妃更是惊讶:“恰派族在十几年前就已经灭族了,他们窥伺天机,每个人都天残地缺的,基本都是短命。而且他们这一族很奇怪,父母生下孩子之后都要饮毒自尽。久而久之,恰派族的年轻人都不愿意生孩子,而且也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平安健康的长大,所以恰派族十几年前就灭族了。”

  “我昨日见到他们也没几个人,大概就十几人的样子,会不会是恰派族还是有一些后裔?”李月寒问道。

  “不可能的,恰派族是玄竟国的王族,如果恰派族还有后裔在的话,玄竟国必然是要把他们供起来,不可能让他们的族人跑到我们的国都来。”

  李月寒猛然想起,阿牧昨天说的,他们的王让他们来的东翰国都。

  当时她只以为阿牧口中的王是他们的族长之类的人,却全然没想到恰派族居然是玄竟国的王族。

  那么如果阴谋论一点的话,阿牧口中的王,岂不就是玄竟国的国王?

  想到这里,李月寒赶紧把自己的猜测跟慕王妃说了一遍。

  慕王妃比她年长,见识也比她多,说不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发现也未可知。

  听了李月寒的话,慕王妃的眉头紧紧的锁着。

  李月寒也没催促,只让慕王妃慢慢的想,她则在一旁坐着等。

  除了异星的事情还有她的无上君界之外,李月寒对于昨日恰派族的事情一点都没有隐瞒。

  许久,慕王妃这才仿佛整理出了头绪一样:“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个可能性。玄竟国国王上官瑞昱的母妃是恰派族的圣女,当年她生下上官瑞昱之后,前任玄竟国的国王为了保住她的性命,和恰派族有过激烈的冲击。后来还是恰派族的族长站出来,亲自将上官瑞昱的母妃从族中除名,这件事才算完。但是就算是这样,恰派族也有不少人对这件事持以鄙视。”

  “在他们看来,是上官瑞昱的母妃背叛了自己的部落吗?”

  “对,他们这种部族非常重视这些,所以后来即便是上官瑞昱成为玄竟国的国王之后,恰派族和玄竟国的关系也没有缓和。”

  慕王妃说着,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所以恰派族那个小孩说的王是谁,我也想不到。但是你没事是最重要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也笑了笑。

  慕王妃年纪渐长,身边又没有子女环绕。原本宠爱的的徐兴易如今也成家立业了,慕王妃的身边一下就冷清了下来。虽然李月寒和她是平辈,可到底她还年轻,在慕王妃的眼里看来,她就是个需要被保护的孩子。

  昨天李月寒在慕王府上失踪,慕王妃恨不得自己亲自出去找她。还好李月寒回来之后,马上就让人去给慕王妃报平安了,否则慕王妃非得担心得一个晚上都睡不着不可。

  这一大早上门,亲眼看到李月寒平安无事之后,二人说了会儿话,慕王妃也不打算留下来吃午饭,李月寒也没强留,就让人送她回去了。

  慕王妃刚走,文国公府的人就来了。

  昨天傍晚,李月寒失踪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整个国都都不是很安宁。文国公府的人上门好几次,李月寒当时还没回来。余泽方夫妻俩这几天在准备着去宁泗城的事情,也抽不开身。

  今天下午好不容易得个空闲,方芷兰就来了祁王府。

  见到李月寒完好,也是松了口气。

  李月寒同样问了她关于恰派族的事情,方芷兰的说法和慕王妃一样,都说恰派族在十多年前就灭族了。

  李月寒又跟方芷兰说了,昨夜圆空大师来的事情。

  听说异星居然出自祁王府,方芷兰一下就紧张了起来。

  “圆空大师说,把阿逸和阿宁送到万佛寺住一段时间,就能改变这异星之势吗?”方芷兰握着李月寒的手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把孩子送过去,万佛寺不比普通的寺庙,我倒是觉得,你不妨就把两个孩子送过去待一阵子,让何山和玉妆一同过去照顾着。”

  听了这话,李月寒叹了口气。

  之前还觉得两个毛孩子很烦人,成天叽哩哇啦的。

  但是这会儿听说要把他们送走,李月寒又有些不舍了起来。

  不管多烦人,都是自己的娃。这真要送到外面去住着,还真有点舍不得。

  “你不用担心,孩子大了总是要离开娘的。而且如果圆空大师说的没错的话,说不定这是他们兄妹的劫难,能过去当然最好,毕竟祁王府是多少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总归是要用最温和的方式去解决的。”

  “我也不是担心这个,只是一想到他们俩要离开我身边,我心里不是很舒服。”李月寒叹了口气:“我把这事儿写信给王爷了,看看王爷是怎么决定的吧。”

  “也好,”方芷兰拍了拍李月寒的手:“我和你舅舅打算下个月十五动身去宁泗城,你外祖父这个岁数了,这一去怕是回不来了,你要是有空的话,这段时间到文国公府上住一段日子吧。”

  听了这话,李月寒又是一阵心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