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33章 温柔的外祖父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3章 温柔的外祖父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本不想进来,惹老国公心情不快。但是余瑾儿速来热情率直,拉着她的时候连反应的时间都没给她,两人就已经进门了。

  老国公听见动静,抬头看到是余瑾儿和李月寒,抿了抿嘴唇后道:“瑾儿你仔细着点!”

  “我可仔细了呢!”余瑾儿信口应道。

  李月寒见状不由得笑:“前阵子听舅母说你有喜了?”

  闻言,余瑾儿的脸一下就红了,扭捏着道:“是啊……就……很突然的有喜了……”

  “成婚这么多年才有喜,得亏澜也不嫌弃你。”老国公信口应道。

  “才不是!”余瑾儿红着脸,“爷爷你怎么老嫌弃我的样子!”

  “是啊,你笨啊。”老国公想都没想就答道。

  余瑾儿被气着了,坐到一旁看棋不说话。李月寒有些尴尬的站了一会儿,也在一旁坐了下来。

  老国公和余瑾儿的相处方式轻松自在,和李月寒总有些别扭。李月寒知道这不能怪他老人家,但是总是忍不住心里会难过。

  “月寒你别看瑾儿有身子了,她甚至都还没我们阿宁懂事,昨天回来的时候还跟他爹娘闹着要吃坛脍,你说那是孕妇该吃的东西吗?”老国公心思细腻,马上就察觉到了李月寒的尴尬,一边下着棋一边说道。

  闻言,李月寒也笑了笑:“瑾儿性子天真烂漫,外祖父可不能笑话她。”

  “可不得笑话么,能吃能睡又不聪明的样子,也不知道澜也那个状元郎是怎么看上的这个笨丫头。”老国公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叹气。

  一旁的余瑾儿气坏了:“爷爷你不喜欢我了!我要离家出走!”

  “出嫁从夫,这儿本来就不是你家。”

  “谁说的!我爹我娘我爷爷都在这儿,这儿就是我家!”

  “算了吧,你现在都是纪氏余瑾儿了。”

  “爷爷!”

  余瑾儿可真是气坏了……

  李月寒在一旁看得心里发酸,却还是笑眯眯的上前打圆场:“瑾儿别当真,外祖父是逗你的。”

  “才不是逗她的,我说的都是事实。我本来就不想让我们余家的姑娘外嫁,月寒你是没办法,但是瑾儿当初死活要嫁给纪澜也的时候我可是说了,要么招婿要么就养她一辈子,不然嫁出去了就成了别人家的人,我们家养大的闺女,凭啥让别人捡了便宜!这丫头当时就不听我的,说什么不尊重她,现在你看,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就马上要当娘了,看到她就来气!”

  老国公噼里啪啦一顿说,说得李月寒一脸懵逼。

  老人家的思想太超前了吧!

  以前她怎么不知道!

  “很好奇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吗?”老国公似乎察觉到了李月寒的惊讶,停下追着孟时逸厮杀的棋子,抬眼看了李月寒一眼。

  李月寒懵懂茫然的点了点头。

  老国公一笑:“你父亲,是个妙人儿。”

  “啊?”李月寒有点懵。她记得老国公一直不太喜欢李建波的,怎么会有这么高的评价?

  “之前我去外头遛弯,听到有学子在议论晋国公的课。我听着觉得有点意思,就偷偷的去旁听了几场,发现你爹虽然出身农户,但是真真儿算得上学识渊博,见地独到,难怪会提出并且推行新制,是个妙人儿!”

  听了这话,李月寒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老国公的意思是接纳李建波了吗?

  “虽然说他早年间确实挺不是东西,我也对他恨得牙痒,但是恨归恨,他的才华毋庸置疑。月寒啊,他是你父亲,如今年岁也不小了,你要是有空的话,帮他找个伴儿吧。”

  老国公自顾自的说着,顺便又杀翻了孟时逸一片棋子,急得孟时逸抓耳挠腮,可偏偏老国公一边说话一边下棋还是游刃有余,他想说点什么来打个岔让老国公分个神都做不到。

  “外公……”李月寒是真没想到老国公会让李月寒给李建波找个老伴……

  “叫外公听着顺耳多了。”老国公抬眼看了李月寒一下,脸上满是笑容:“我知道我对你的态度有些不好,也实在是因为你长得太像冰书了,但是外公心里是疼你的。”

  蓦地,李月寒的心中涌起了一股暖流。

  想想这些年文国公府对自己的帮助和照顾,李月寒很难不承认自己早早的就被余家接纳了。只是这几年因为老国公看到她就想起早亡的余冰书,所以李月寒来国公府的次数也少了许多。

  如今听到老国公这么说,李月寒的心情实在是微妙。

  “对了,你舅舅和舅母可能还没告诉你,你那个住在别院的继母昨天快不行了,你继妹过去陪了一整夜,今早人就走了。”老国公说着,看向李月寒:“你继妹的意思是她娘亏欠你良多,后事就不用你操心,她会让人把遗体火化了送回西北老家安葬,说是那边还有一个姨娘一家。”

  李月寒没想到王凤就这么死了,一时间还愣了一下:“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闻言,老国公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昨天国都疯传你在慕王府失踪了,所以别院的人才报到国公府,你舅舅舅母怕我知道你失踪的事情,瞒着我去通知了你继妹。但是我是什么人啊,我可是国都城里活得最老的老东西,还能没点自己的消息吗!”

  听了这话,李月寒顿时羞愧。

  老国公哪里是不在意她,老国公就是太在意她了,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跟李月寒相处才好。李月寒一直知道她身边有国公府的人,她以为是余泽方夫妻俩派来保护她的,现在想想,这里面应该有不少是老国公的手笔。

  国公府人人都知道他就是个嘴硬心软的人,李月寒以为他看到自己这张脸就会想起余冰书所以不经常来国公府,但是老国公心里到底是记挂这个外孙女,所以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她的事情。

  否则,堂堂国公爷和国公夫人,想要瞒住一个深宅老人的消息,怎么会让他知道!

  想到昨天回城的时候城中的戒备森严,甚至有不少御林军出没。李月寒起初还以为是慕王妃和国公府给凌云帝施压了。

  可现在再回想一下,就算是慕王妃和余泽方,也不可能让凌云帝调动御林军出来找人。

  想到这里,李月寒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