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36章 就怕队友太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6章 就怕队友太蠢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他也是和人串通一气的,哪里来的调查文书。

  且这件事他原本想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谁知道被宗政清这个孽障一手破了局。

  真是不怕敌人强大,就怕队友太蠢。

  但是此时他更不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见事情告一段落,凌云帝也不多说。春耕就在眼前,李月寒提供的农机大大增加了农户们的工作效率,司农局复而又拿上了开荒之事来议,大家也把注意力从宗政宇的身上转移了。

  下了朝,宗政宇走出大殿,正好遇到颜尚书正在和人说话,顿时冷下了脸。

  “颜尚书今日好手段,本殿下可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身为言官,你倒是有不少党羽。”

  颜尚书倒是一脸的平静,态度也十分端正:“太子殿下慎言,本官身为言官之首,进谏乃职责所在。太子殿下所谓的党羽也都是言官,难道在太子殿下的眼中,只要是同一职责之人,都是党羽不成?”

  说完,颜尚书微微一笑,不等宗政宇发难,随后又道:“若是太子殿下是这个意思的话,那本官也的确拥有众多党羽,且我们都是陛下一党。”

  听了这话,宗政宇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

  他总不能说皇帝党是党羽吧……

  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明天准保又是一顿参。

  思来想去,他也只能冷声道:“颜尚书果然不愧为言官之首,这张利嘴,本殿下算是领教了!”

  说完,宗政宇气得拂袖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颜尚书老神在在的抱着芴板,倒是不在意。

  “颜大人,”苏大学士在一旁看完了整个过程,宗政宇离开之后,他隔着一段距离喊了一声:“莫要把人得罪得太狠了。”

  “多谢苏大学士关心,本官职责所在,难免得罪。若是太子殿下连言官的话都听不进去的话,本官也无可奈何。”颜尚书和苏大学士速来不对付,这会儿自然也没好话。

  苏大学士听了这话,面上丝毫不变,只是看向颜尚书的眼神莫名幽深了几分。

  御书房。

  散了朝后,凌云帝坐在御书房内,脑子里不知怎么的总是浮现出当年夺嫡之时的画面。手里拿着的毛笔墨迹干了又湿,如公公研磨研得手都酸了,凌云帝也没回过神来。

  好一会儿,凌云帝叹了口气,正打算批阅奏章的时候,突然心口一滞,一口热血毫无预兆的喷了满桌。

  如公公吓得赶紧放下手里的墨条,凌云帝的身子顺势倒了下来,被如公公接了个正好。

  “来人!来人啊!快请太医!陛下吐血了!!!”

  今天的皇宫是乱的。

  凌云帝躺在养心殿内,皇后坐在一旁忧心忡忡的看着昏迷的他,一旁的太医正擦着额头的汗,准备给凌云帝施针。

  “太医,陛下到底是怎么了!”皇后不知道问了多少遍这个问题,但是太医是真不知道。

  “回娘娘的话,微臣观陛下的脉象沉稳有力,不像是病了或者中毒的缘故。”太医正要扎针,被皇后这么一问,手一抖,扎进了自己的手里。

  “也就是说你根本不知道陛下这是怎么了就准备给陛下扎针?”皇后瞪着太医。

  “微臣想,陛下或许是因为什么事气着了,这气来得急,脉象不显,所以想给陛下行针,希望能刺激陛下醒来。”太医说着,擦了擦头上的汗。

  皇后一听这话顿时就怒了:“要你这庸医有何用!”

  话音落,她大袖一甩,那拿着针的太医被掀翻在地。

  大家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皇后乃将门之女,未入宫的时候就曾经以一己之力急退了数十山贼。只是久居深宫之后,大家逐渐把这件事给忘了。

  这会儿看到被掀翻在地的太医,大家都吓得瑟瑟发抖。

  “把太医院的人都给本宫叫过来!一个都不许躲!”皇后一怒,那压迫的意味就更强大。如公公匆忙去请太医,半点都不敢懈怠。

  整个太医院的人都聚集到了养心殿之后,挨个儿给凌云帝诊了脉,然后探讨去了。

  此时,慕王妃和李月寒匆匆赶来,等在养心殿外。

  本来她们身为臣妇是不该在这个时候进宫的,但是慕王妃家中没有男人,孟祁焕此时又不在国都,所以两人一听到消息就马上赶来了。

  这会儿见到一屋子的太医,便都晓得事情严重。看到皇后阿彩怒视众人的样子,慕王妃轻轻拽了拽李月寒的衣袖。

  “去请谷老头吧,整个太医院的人都比不上一个谷老头。”

  听了这话,李月寒看了慕王妃一眼:“可他说过此生都不入宫,若是强行把人带进来了,只怕以他的性子,宁死也不给皇帝看病。”

  “你糊涂了,要是陛下有个三长两短,东翰国国本动荡,谷老头又岂会不知道这个道理!”慕王妃说着,摇了摇李月寒的衣袖:“而且谷老头和祁王府的关系一直不错,你去请他说不定他就来了呢?如今你们一家早已是太子的眼中钉,能在皇上这里分一点好也是好的。”

  李月寒只能应下,然后匆匆出了皇宫。

  她不是不知道慕王妃的道理,但是在她看来,一整个太医院的人都拿凌云帝的急病束手无策,未必谷老头就真的有办法,到时候白白还搭上了谷老头的性命。

  而且之前在养心殿外的时候,李月寒以神识之力看了看凌云帝。毕竟她也是个医生,表征还是会看的。

  凌云帝的样子像极了劳累过度,用中医的话来说,就是思虑过重,休息不足,且郁结于心。吐血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只要好好睡上一觉,养上几天大概就没事了。

  可皇宫里的人素来不讲道理,他们没看到凌云帝醒来,就会把一切罪责都怪在大夫的身上。

  想来想去,李月寒只能叹了口气。

  马车停在国医堂外,李月寒亲自和谷大夫说了凌云帝的症状之后,谷大夫倒是没有推辞的上了马车。

  “谷大夫,若是陛下的病症棘手的话,你可以不看的。”在进宫的路上,李月寒多有几分担忧。

  只见谷老头一笑:“他能有什么棘手的事儿,三天两头偷偷往我这儿跑,我知道他是怎么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顿时愣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