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38章 熏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8章 熏香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到这个声音,皇后的眼泪马上就涌了出来。

  “皇上……”她握着凌云帝的手,小声的喊了一声。

  凌云帝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屋里这么多人,顿时愣了一下:“怎么了?”

  “您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吗?”皇后问道。

  凌云帝仔细想了想,随后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一旁正在旁若无人的整理药箱的谷老头,然后才让如公公把太医院的人都遣散了之后,这才从床上坐了起来:“谷老头,你可知罪!”

  “草民不知。”谷老头倒是胆子大,直接生怼:“敢问陛下,草民何罪?”

  凌云帝看到皇后一脸的泪水,心都要碎了,当即瞪谷老头:“朕今天吐血昏迷是不是你搞的鬼!”

  “陛下明查!”谷老头姿态夸张的跪了下来,动作倒是娴熟老练……

  “行行行了!你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没看到皇后都吓哭了吗!”说着,凌云帝拿袖子去给皇后擦眼泪,皇后非常自然的往后躲了躲,起身福了福身子后站到了一旁。

  “这是怎么了?”凌云帝有点懵。

  “皇上,”皇后低着头,声音里充满了委屈:“是臣妾让祁王妃把谷大夫请来的,你要怪就怪臣妾吧。”

  凌云帝当即一个头两个大:“别闹,我知道是谷老头动的手脚,他前阵子就说了,朕的心口肝脏有一口淤血,是过度劳累导致的,若是不吐出来,只怕日积月累下去会更伤身。这不,这口血吐出来了,朕就好了!”

  “原来如此,”皇后应了一声后,又看向还跪在地上的谷老头,俯身行礼道谢:“多谢谷大夫妙手神医,将陛下郁结的一口老血排了出来!”

  “皇后娘娘谬赞了,治病救人乃医者本分,不敢居功。”谷老头倒是顺杆子顺得很快……

  凌云帝这才反应过来,皇后这是诱导他主动说出是谷老头救了他的事儿!顿时就生气了:“阿彩!你跟外人联合起来欺负我!”

  “陛下息怒!”皇后最是了解凌云帝,自然懂得用哪一套对付他管用。这会儿委屈的小嘴一撇,委屈的往下一看,委屈的站在那里,就是委屈本屈,凌云帝再多的火气也一时间偃旗息鼓发不出来了。

  “没怪你,就是谷老头太过分了,把你吓坏了!委屈你了。”凌云帝闷闷的说道。

  “只要陛下平安,臣妾做什么都是应当应分,不觉得委屈。”说着,皇后又委委屈屈的瞟了凌云帝一眼。

  凌云帝顿时头大,只能冲着还跪在地上的谷老头挥了挥手:“念在你也是一片心意的份儿上,朕不怪你了!明日会赏赐国医堂,你先回去吧。”

  “草民叩谢圣恩!”谷老头惯爱搞怪,这会儿故意做出一副夸张的姿态,然后才拿着自己的药箱退了下去。

  等在外间的慕王妃和李月寒见谷老头出来,都迎了上去:“如何?”

  “没事儿!”谷老头粲然一笑:“明儿还有赏赐呢,皇帝老儿让我先回去!”

  听了这话,慕王妃总算是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要是陛下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东翰国可怎么办啊!”

  “你放心吧,那老头儿身边多的是暗卫高手,自己又是个厉害的,一般人伤不了他。今儿这口恶血吐出来之后,再养上个十天半个月的,那身子都能比得上年轻时候了。”说着,谷老头看着她们俩,一脸的欲言又止。

  李月寒看懂了他的表情,拉了拉慕王妃之后,二人跟着谷老头一起出了养心殿的大门,朝着宫门外走去。

  “谷大夫,你是不是有话想说。”走到一段儿四周都没人的路上的时候,李月寒突然问道。

  谷大夫倒是没有隐瞒,诚实的点了点头后道:“皇后恐怕时日无多了。”

  “什么?”慕王妃惊得瞪大了眼睛:“阿彩的身子经过你调养之后不是好多了吗?”

  “好是好了,但是生机已经被断了。她这么多年居住在深宫之中,心里的郁结本就不少,再加上早年间皇帝老儿不当人,天天给她气受,再好的身子也伤了。更何况她这一次的病,说到底还是毒。”谷老头对她们俩倒是不隐瞒。

  “我也是翻阅了不少古籍才得出的结论,这玩意儿一沾上,就很容易上瘾。按照皇后的脉象来看,她应该接触这毒很久了。你们和她关系好,可知道她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没?”

  听了这话,李月寒看了看慕王妃。

  慕王妃和皇后是同龄人,自然更了解皇后。

  仔细想了想后,她有些不确定道:“阿彩对吃的很上心,几乎不会刻意表露出对什么食物的喜爱,毕竟这深宫之中牛鬼蛇神都有,身为皇后本就应该多加小心,但是她数十年如一日的都在用皇上刚将她封为皇后的时候赐给她的熏香,这应该算得上是她最喜欢的东西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皇上?”

  “是,这个香应该没问题吧?”连慕王妃都有些不确定了。

  凌云帝对皇后情深义重,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如果说皇后如今的身子亏损是被凌云帝赐下来的熏香所伤的话,大部分人都不会相信吧。

  “老夫前段日子给皇后调养身体的时候,并未在她宫中闻见熏香,而且皇后的身上也并无熏香的味道,这是为何?”谷老头又问。

  “阿彩刚刚获封皇后的时候,整夜整夜的噩梦睡不着,那个香是安神的,说是熏香,其实基本没有香味。”慕王妃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对了,前阵子我犯头风睡不好,阿彩送了一些这个香给我,谷大夫你拿回去看看,是不是问题真的出在熏香里!”

  听了这话,谷老头抿了抿嘴唇,没有拒绝。

  宫门外,李月寒和谷老头送慕王妃上了回府的马车后,李月寒又送谷老头上了回国医堂的马车。

  临走前,谷老头突然定定的看着李月寒,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熏香为何无味?”

  李月寒一愣:“什么意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