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40章 李月寒和阿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40章 李月寒和阿牧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天不亮就走了,李月寒醒来的时候,被子上还留有余温。

  昨夜李月寒没有问孟祁焕关于宗政宇背后之人的事情,孟祁焕也没有跟她说,或许是因为还没有十足的把握。

  一想到今天将会是一场硬仗,李月寒的心又七上八下了起来。无论如何,她也得做好准备才行!

  昨晚临睡前,她翻出了不少银制容器,给孟祁焕装了好多万物生随身带着。孟祁焕就笑,说李月寒实在是太过紧张了,而且他的身体经过万物生这些年的滋养,已经比普通人好上太多,就连伤口愈合的速度都比普通人快。

  但是李月寒还是不放心。

  孟祁焕才走没多久,她也起来了。

  “王妃起了?”玉妆原本打算先去小厨房给李月寒炖一盅燕窝的,刚出了耳房就听到动静,转头一看,李月寒披着毛裘就出来了。

  “嗯,去帮我打点热水。”说着,李月寒冲着空气哈了一口,看着薄薄的白色雾气,眯了眯眼睛。

  虽然现在天气逐渐暖和了起来,但是早晨和晚上还是比较冷的。不过适当的寒冷,并不会让人感觉到不适。昨夜孟祁焕还在奇怪李月寒为什么让府上把地龙给关了,实在是因为……这地龙一烧,人一暖和,就容易犯懒。

  玉妆的手脚很快,迅速打来了热水,伺候李月寒梳洗后,又去忙活李月寒的早饭了。

  李月寒一个人换好了衣服,在玉妆的陪伴下吃完了早饭,又让厨房做了一份热乎的,提在食盒里,去了地牢。

  自从阿牧被李月寒带回王府关在地牢里,除了一日三餐有人来送之外,就没有人管过阿牧。

  牢房里一应俱全,阿牧的生活不受影响。李月寒还特意吩咐了人每天给阿牧送来炭盆,除了出不去没人说话之外,阿牧在这里的生活倒是很轻松。

  这大半个月了,阿牧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起初他还会闹一闹,但是发现自己闹也没有用,而且饭菜都很好吃,这里被子很厚也不冷,牢房里还有单独隔出来用来出恭的小房间,底下通了水渠,生活上一点问题都没有,还有人给他送炭盆,每天都暖和的睡去暖和的醒来,不再挨饿受冻。

  后来阿牧就不闹了,偶尔还会跟送饭的哑巴说话,只是哑巴并不会回答他。

  李月寒打开门的时候,阿牧还以为是哑巴来了,躺在床上裹紧了被子迷迷糊糊道:“哑叔,饭菜放在炉子上就好,一会儿我吃了给你放门外。”

  牢房有两道门,一道铁栅栏,一道厚铁门,铁门下有一个窗口,可以递东西。

  最开始把阿牧关在这里,府上的人怕阿牧跑,所以东西都是从底下递进来的。每天晚上给阿牧送炭盆之前,还得先给阿牧吹个迷烟让他昏睡过去。

  但是后来阿牧不闹了,哑叔又完全能制服阿牧,他来送东西的时候,多数就都直接开门了。

  阿牧说完这话,许久听不到人出去的动静,不由得有些好奇。

  从床上抬起头,他看到了一个衣着华贵气质端庄的女人,正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自己,顿时就清醒了过来。

  “你你你……”阿牧觉得自己应该见过这个人。

  李月寒见他话都说不利索了,不由得挑眉:“我怎么了?”

  “你不是那天!那天在城郊树林的人吗!”阿牧记忆力很好,马上就想起来了。

  “是我,看来你记忆力不赖。”说话间,哑叔已经给李月寒把椅子端了过来。李月寒顺势坐下,示意玉妆把食盒放在炉子上,后道:“在这里的日子怎么样?”

  阿牧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想回答,但是转而又觉得不对,就又闭上了嘴。

  “你不说我也知道,这段时间我虽然没过来看过你,但是哑叔每天都把你的事情告诉我了。你对这里应该很满意,否则也不会给哑叔那么多信任,对吗?”李月寒说道。

  “哼,我没有!不过是看他可怜而已!”阿牧虽然不知道李月寒的来历,但是他毕竟是恰派族的人,多年的压迫生活让他的警惕心很足。

  “可怜?”李月寒笑了:“你一个被关在牢房里的人,说哑叔可怜?你可知道,你才是可怜的那个人?哑叔除了不能说话,什么都比你强。就连小时候也是名师教导习得一身武艺的人,你呢?你自小就没有自由,一直被人圈养,从会说话开始就要学习许多根本不想学的东西,稍有反抗就会迎来毒打,受够了寒冷和饥饿,你还觉得别人可怜?”

  听了她的话,阿牧的面容有些扭曲。

  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的他,这会儿看着像是个蚕蛹。再加上气鼓鼓的脸,就更是多几分滑稽了。

  好一会儿,阿牧叹了口气:“你想干什么,你知道这么多,应该不是只想把我关在这里这么简单吧?”

  “是啊,我当然不是想的这么简单,我想让你出面去指认把你们带到国都的人,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我保你一辈子衣食无忧,怎么样?”李月寒简单直白的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虽然这个要求阿牧早已经有心里准备,但是还是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当然,你也可以说你并不知道是谁把你们带来的,你可以说你只是听你们族长和长老的话一起来的,但是你应该知道,我能把你关在这里这么久,而他们都找不到你,甚至没有发现你丢了,就证明你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就算你有一天能从这里逃出去,他们也会把你杀了。”

  听了这话,阿牧只觉得一股冷气直冲天灵盖,连忙抬头看向李月寒:“你不杀我?”

  “我为什么要杀你?”李月寒看着阿牧:“你我无冤无仇……”

  “不,我知道你,你是祁王妃,你的孩子是我们恰派族算出来的异星,我们是有仇的!你想报仇!”阿牧大声道:“你想拿我对恰派族报仇!我是不会如你的意的!就是死,我也不出卖我的族人!”

  李月寒仿佛早就料到他会是这个反应了一样,莞尔一笑:“我出卖你的族人对我有什么好处?如今我的孩子入了万佛寺,你们恰派族人算不透佛法庇护,在那人的眼中,你们恰派族已经毫无用处了。我让你这个时候出来指认那个人,是在救你们全族的性命。”

  “当然,你也可以觉得我是在危言耸听,但是你要知道,你们全族的人,如今都在那个人手里。”

  说完,李月寒起身就出去了。

  阿牧坐在床上,看着她的背影,半晌反应不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