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45章 给他下半身打瘫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45章 给他下半身打瘫痪!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我进宫的时候,凌云帝也问起了恰派族的事情。言语之中好像并不当回事,所以我们可以直接跟宗政宇他们要人。”孟祁焕说道。

  “可是这样的话,难免太子他不会狗急跳墙,万一他把恰派族人曾经算出来阿逸和阿宁是异星的事情说出来的话,我们岂不是更麻烦?”李月寒到底还是担心会伤害到两个孩子。

  “你也说是恰派族的人曾经算出来的,阿牧,自从阿逸和阿宁去了万佛寺之后,你们可曾又算出来异星在何处?”孟祁焕问道。

  阿牧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自从那天清公子把族人带走之后,我就一直被王妃关在地牢里。”

  “那你可会你们一族的占星术?”

  “我不会,我年龄还没到,族中规定的是十五岁要接受星辰洗礼,那时候才可以开始学习占星术,我还有两个月才满十五岁……”

  听了这话,李月寒和孟祁焕对视一眼,都觉得事情有些棘手了起来。

  “阿牧,我之前一直没有问你,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在你感觉的你们长老和太子的关系如何?”李月寒柔声问道。

  孟祁焕想说你干嘛这么细声细气的,但是一想眼前的少年还不满十五,就又咽了回去。

  “我不太懂,我们族中的规矩很多,未满十五岁的人是不能问族中的大小事务的。”阿牧越说声音越小:“但是我能感觉到大长老对清公子不是很喜欢,我还听到过他跟族长说,清公子……清公子有点笨……”

  听了这话,孟祁焕猝不及防的大笑了起来!

  “月寒,你知道吗,去年宗政清考上了秀才,是皇孙辈里第一个考上秀才的人,所以大朝会的时候他满心都觉得皇帝会嘉奖赏赐他,但是今年大朝会可谓是万国来朝,谁会在那么盛大的一场朝会上,把一个十八岁才考上秀才的人拿出来嘉奖,那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李月寒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这么说的话,我倒是突然明白为什么宗政清会绑架我了。他大概是觉得我们在大朝会上抢了他的风头吧!但是他又不敢跟你对着来,只能趁着你和父亲离开国都的时候对我下手了。说来说去,他就是觉得还不如我一个女人吧。”

  “对对对!我听到清公子和他的随从说过,他绝对不可能让祁王妃一个女流之辈爬到他的头上什么的……”阿牧在一旁赶紧点头。

  “嘁,论起辈分来说,你可是他的长辈,就连她爹都得乖乖喊你一句皇婶婶,他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你。”孟祁焕对此不屑一顾:“等会儿我就去太子府上把他腿打断!”

  末了,又补充道:“两条腿都打断!下半身打瘫痪!看他还怎么考功名!”

  东翰国有规定,身体残疾者不得入仕。

  “说正事!”李月寒瞪了孟祁焕一眼。

  孟祁焕收回心神,看向阿牧:“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本王和王妃助你救出你的族人之后,若是你的族人是真心实意想要跟太子合作扳倒我祁王府的,你该如何?”

  “我……”阿牧愣住,随后有些丧气的垂下头:“我不知道,我只希望族人都活着。”

  “要不这样,本王安排你和你的族人会合,你先打听一下你们族人的口风,若是他们并非真心想跟太子合作,与我祁王府为敌,本王就安排人从太子的手里把你们救出来,若是你们的族长和长老一心想要和太子合作,本王就把你一个人救出来。”孟祁焕这个提议已经十分宽容了。

  阿牧也不是不知好歹的孩子。恰派族的孩子,懂事都特别早。他们从小就没有父母,所以对于别人的善意更能感知清晰。眼前的祁王虽然看着凶,给人的感觉也不好相处,但是这会儿在阿牧的心里,他却是比宗政宇和宗政清父子俩还好。

  所以他没有犹豫的就同意了。

  让贺正天带阿牧去准备,天黑就行动之后,孟祁焕这才吐了口气,把头靠在李月寒的肩膀上柔声道:“我今天进宫的时候,在小道上遇到埋伏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顿时心惊,赶紧把他扶起来:“让我看看,你没有受伤吧!”

  “没有,这世上能有几个人能伤得了我。”孟祁焕笑吟吟的握住了李月寒的手,又靠回了她的肩上:“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没有。”李月寒抿唇:“就是有些想那两个小混球了。”

  “我也是。”孟祁焕说着,抬头亲了李月寒一口:“但是我更想你,最想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孟祁焕有事没事就喜欢跟李月寒说说情话。这会儿更是张口就来,引得李月寒一阵脸红心跳。

  这一下午,孟祁焕和李月寒一直在书房里说话,二人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一样,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彼此。

  天黑下来的时候,贺正天把阿牧带了过来。

  阿牧已经换上了他之前在恰派族时候穿的衣服,脸上身上不知道被贺正天用了什么法子,污垢贼多,一看就觉得是流浪了很久的样子。

  虽然在祁王府这半个月吃得好睡得好,但是少年的身体新陈代谢迅速,倒是没有发胖,就是好像长高了一点点。

  经过孟祁焕和李月寒的确认,觉得阿牧很符合流浪儿的形象特质之后,贺正天这才带着阿牧走进了夜色里。

  “你知道恰派族的人被太子府安排在什么地方吗?”他们离开后,李月安小声问了一句。

  “在城北,那边人烟稀少,空宅子多,很容易就找到了。”孟祁焕揉了揉李月寒的发顶。

  “阿牧能行吗?”李月寒有些担心。

  “放心吧,这小子看着怯懦,实际上机灵得很,就是怕我而已。”孟祁焕又把李月寒的手放在手心里哈了口气。

  “对了,我昨天听说颜尚书带领言官就恰派族的事情弹劾太子,凌云帝让太子一天之内把调查的证据都拿给他过目,他拿了吗?”李月寒想起了这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昨天被凌云帝突然的吐血昏迷给弄得,她都把这回事儿给忘了。

  “没呢,凌云帝病着,这件事暂时搁置了。但是不出两日,宗政宇就得主动把调查文书交上去,否则就说不准凌云帝会怎么他了,这一点宗政宇心里还是清楚的。”孟祁焕说完,干脆把李月寒搂进了怀里:“外面太冷了,我们回房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