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48章 老国公的提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48章 老国公的提醒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老国公说的这些,他并不是没有疑心过。

  但是凌云帝昨日的态度又不同以往,这让孟祁焕一时间少了几分警惕。再加上宗政宇那一边的人有了绑架李月寒的前科,他理所应当的觉得这一切都是宗政宇干的。

  甚至在面圣的时候,他还跟凌云帝说了这件事,调侃那群死士被他一串鞭炮吓退了。

  当时凌云帝是什么脸色?

  孟祁焕仔细回想了一下,他很平静。

  他在宫外小道遇到伏杀的消息几乎是在他见到凌云帝之前就已经传到了凌云帝的耳朵里。凌云帝说是暗卫传回来的消息。

  可是那里会这么快?

  老国公的话让孟祁焕迅速从兄友弟恭的假象之中清醒了过来,孟祁焕颇有些迟钝的意识到。

  凌云帝想和他修复关系是真的,但是他无时无刻不想除了他,也是真的。

  可凌云帝会对李月寒动手吗?

  不,不会。

  凌云帝只是想他死,等他死了之后,李月寒就可以像慕王妃一样。获得无上荣宠,成为国都城内谁都不敢惹的祁王妃。

  寡妇祁王妃。

  只要孟祁焕死了,凌云帝大可以效仿之前对慕王妃的那样,大肆封赏,要钱权都不会拦,提拔她的母家,甚至她的义亲。

  现在想起来,柳家之所以能轻易的成为皇商,并不是凌云帝看在李月寒的面子上而为之。

  最大的可能,是凌云帝一直都想除了孟祁焕,但是他不能落人话柄,不能让百姓们说他是个弑杀无情的君主,所以早早的就开始布局,所以和李月寒有关的人都一步一步走向富贵。

  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最是让人无知无觉。

  哪怕凌云帝心急一点,孟祁焕都不可能全然没有察觉半分。

  可是凌云帝太有耐心了,他的布局,从孟祁焕认祖归宗封王拜相的时候就开始了。

  想到这里,孟祁焕只觉得浑身发冷:“所以我现在,只能忍着了吗。”

  “是这样的,”老国公点了点头,在空荡荡的棋盘上落下第一子:“除了等着,你没有别的退路。陛下和太子联手想要除掉你,你这个时候做得越多,越是给他们送上杀头刀。你若是死了,月寒或许会一生富贵无忧,阿宁也会得到无上荣宠,但是阿逸是没有活路了。你现在越是隐忍,阿逸的命,也就越长。”

  听了这话,孟祁焕后槽牙咬得“咯咯”作响:“为什么……我明明一直都在告诉宗政凌云,我对皇位没有想法,他为什么还要这么算计我!”

  “他若是不算计的话,当初又怎么可能在众多出色的皇子之中杀出一条血路,还能让先帝在明知道他手上沾满了兄弟的鲜血的时候,传位于他呢?”老国公说着,放下手里的棋子,目光平静的看着孟祁焕:“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渴望着亲情,也知道你对陛下这个唯一的血脉兄弟十分看重,但是孩子你要记住,他不仅仅是你的兄长,他还是皇帝。”

  “作为一个皇帝,他除了治理国家十分优秀之外,同时他也拥有帝王都无法摆脱的疑心病。他不可能相信任何一个人,哪怕这个人是他的枕边人。对他来说,只有冰冷的皇位才是他这辈子的追求,别的东西都可以放到一边。尽管你是他的弟弟,尽管他也很想做一个好兄长,但是孩子,他无法抛下皇位江山,他这辈子都注定禁锢在那里了。”

  听了老国公的话,孟祁焕绝望的闭上眼睛:“这些我一直都懂,我只是没想到他真的会这么做。一想到他的布局竟然是从那么早就开始,我就无法原谅自己这么多年自以为的安全。其实他想要杀我,这些年来有无数的机会,不是么?只是那些机会对他来说,都不是最好的,所以他一直在等。”

  “一边等,一边放任我成为东翰百姓心中的战神,一边等,一边给我无上荣耀,还要让那些朝臣们觉得是我自己太过强势,他无奈而为之。”

  “可笑啊可笑,我为了他的江山鞠躬尽瘁,为了得到他的信任出生入死,最后他还是疑我!”

  鲜少在外人面前流露情绪的孟祁焕,在这一刻实在是没有忍住。当着老国公的面,眼眶不可控制的红了起来。

  那是他的哥哥啊!

  那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啊!

  “孩子,你做的一切,百姓都看在眼里。”老国公见孟祁焕红了眼睛,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的心里也会记得你做的一切,哪怕他一直想要杀了你,但是你也知道,这么多年他有那么多机会都没有动手,未必就真的是因为那些机会对他来说不是最好的。”

  “你可以对这份亲情有戒备,但是你也要相信,人非草木,他当初能为了保护你把你送去童生岛,就证明这个人的心里并非一点情义都没有。”

  “我知道你一定很难过,但是我今天说的这些,你心里其实比我还清楚,不是么?”

  听了老国公的话,孟祁焕用力闭上眼睛,把那一抹湿润逼了回去。再睁眼的时候,他的神色恢复了平静淡然,看着老国公,道:“多谢外公提点,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老国公松了口气,脸上也带上了几分微笑:“去做吧,我知道你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否则不会轻易的同意月寒就这么进宫的。”

  “外公真乃智者,今日得外公这一番话,文琢铭感于心,不敢轻忘!”孟祁焕说完,轻轻在棋盘上落了一个子后,起身告辞。

  老国公一直看着孟祁焕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然后才去看孟祁焕落在棋盘上的黑子。

  那枚黑子被孟祁焕摆放在棋盘左侧,距离中点不远,也不近。

  老国公轻轻点了点头,将温润的棋子收了起来。

  孟祁焕的聪明,没有辜负老国公的期望。

  宫里,李月寒在勤政殿见到了凌云帝。

  勤政殿很大,容得下恰派族所有人,还有宗政宇和宗政清父子俩。

  “如公公说祁王妃你又要事要见朕,究竟是何要事,竟然能让祁王妃不顾规矩?”凌云帝坐在御案前,不轻不重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