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49章 你给我跪下磕头认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49章 你给我跪下磕头认错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在来的路上已经无数次在心中演练见到了凌云帝应该怎么说,应该说什么。

  可是此时此刻,站在偌大的勤政殿上,李月寒却有些语塞。

  她很少单独见凌云帝,但是每一次见凌云帝的时候,他都会将自己浑身的威压收起来。

  但是这一次没有。

  李月寒是头一次直面一国帝王的气势,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世人都称赞祁王妃乃奇女子,是我东翰之福,怎么如今祁王妃站在这里,却连个话也说不出来了?”宗政清早就想找机会狠狠的踩李月寒一脚了。以前没机会,这会儿抓到了机会,顾不上场合不对,马上就出声嘲讽了起来。

  宗政宇是没想到自己儿子会这么莽,只顾得上瞪他一眼。

  而李月寒却是醒过神来。

  只见她不慌不忙的在恰派族所有人的身上扫了一眼,随后笑道:“阿牧,你出来。”

  阿牧被点名,顿时头皮发紧。

  他昨天回到族中之后,一开始还是按照孟祁焕和李月寒吩咐的跟族长和长老们说。但是他们的眼光何其敏锐,马上就发现阿牧在撒谎。后半夜的时候,他因为困顿不堪,族长和长老们又不让他睡觉,最后撑不住把一切都说了。虽然他把孟祁焕和李月寒的分析也都告诉了族长和长老,可他也不知道,族长和长老们是什么决定……

  然后今天,他刚刚睡醒,还没反应过来,全族的人马上就进了皇宫。

  这会儿李月寒点他的名字,他能不紧张吗……

  “祁……祁王妃……”阿牧从族人身后站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打了个招呼。

  上头坐着的凌云帝倒是看得热闹,一句话都没说。

  李月寒冲阿牧微微一笑,然后拉过他,走到了宗政宇和宗政清父子俩面前,道:“你之前告诉我,把你们全族的人带到国都来的是太子的人,后来要你们去测算异星的事情,也是太子的人,你且看看,这两个人之中,你见过谁?”

  一听这话,宗政宇和宗政清的头皮都炸了!

  他们并不知道李月寒关押了阿牧半个多月的事情,恰派族的人也没有说。今天之所以进宫,是因为昨晚恰派族的人派人传来消息,说异星又出现了,他们怕再生变故,今天就马不停蹄的把人都带进了宫中。

  所以,对于李月寒和恰派族的人有过接触这件事,他们是半点都不知道的!

  “皇婶婶这是何意?”宗政宇黑着脸道:“既然是本殿下带恰派族的人来的国都,他们自然都见过本殿了!关于异星之说,分明是当初朱凤国的人提出来的,又怎么变成了本殿让恰派族人测算的了?”

  “太子还知道本王妃是你的婶婶?”李月寒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指着宗政清道:“我是你的婶婶,你的儿子应该喊我一声叔婆,我是你的长辈更是他的!但是你知道宗政清又做了什么?这混小子居然绑架我!要不是我命大逃过一劫,你以为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听你的质问?”

  宗政宇哑然。

  宗政清慌了:“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干的!”

  “放肆!这就是你跟长辈说话的态度吗?太子府的家教竟然糟糕至此?”李月寒这会儿也不管凌云帝还在上头看着了,一声怒斥,吓得宗政清居然后退了两步。

  一旁的宗政宇见状,袖中的手捏紧了拳头,道:“清儿,像皇叔婆道歉!”

  “父亲,我……”

  “我让你道歉!”

  宗政清见宗政宇发火,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心不甘情不愿道:“对不起。”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李月寒冷笑:“相信陛下也没听到。”说着,她看向一旁看热闹的凌云帝。

  凌云帝回过神来,摊了摊手:“清儿说话了吗?”

  宗政宇是完全没想到李月寒居然敢在这个时候进宫,而且进宫之后什么也不说,干脆果断的对着宗政清大骂,将宗政清绑架她的事情在这个地方在凌云帝面前直接抖搂了出来。

  偏偏他还不能反驳,毕竟李月寒是长辈,宗政宇不能直接反驳说她血口喷人,同时她还是当时的受害人,她说出来的话,比旁人所谓的“看到”更具有可信度。

  “清儿知道错了,请皇叔婆原谅!”宗政清见宗政宇不说话,生怕他更加恼怒自己,当即大声的喊了出来。

  李月寒听了这毫无诚意的道歉,眯了眯眼睛后,冷笑道:“行,既然你喊我一声皇叔婆,我也不好就你这大逆不道的举动再说什么。但是你毕竟是小辈,冒犯了长辈也不应该被这么轻易放过,现在,当着你皇爷爷的面,向本王妃磕三个响头,然后在勤政殿外跪到天黑,这件事本王妃就不再追究!”

  “你不要太过分!”宗政清一听到李月寒要他磕头下跪,整个人就炸了!

  李月寒这会儿却是理都不理他,直接转头面向凌云帝,干脆果断的跪下:“请陛下为我做主!”

  凌云帝揉了揉眉心。

  在得知李月寒进宫的时候,凌云帝本来也以为她是为了两个孩子来的。却没想到临阵她唱的却是这出戏,虽说热闹很好看,但是看热闹还是有风险……

  “依祁王妃的要求,清儿,你向祁王妃磕头赔罪,然后在勤政殿外跪着去吧。”凌云帝想了想,李月寒的要求合情合理,所以也没有护着宗政清。

  “多谢陛下做主!”说完,李月寒站起身,把阿牧拉到身后,直勾勾的瞪着宗政清。

  宗政清气得眼睛都红了,梗着脖子跪在李月寒跟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之后,老实的去勤政殿外跪着了。

  “陛下,臣妇此次进宫,另有一事要说。”见宗政清出去跪着了,李月寒这才又开口。

  一听这话,一旁的宗政宇顿时警惕了起来:“皇婶婶怎么会认识恰派族的人?难道他们来到国都之后,和皇婶婶有联系?”

  说完,不等李月寒说话,又道:“难怪他们会在西北一带流浪,皇婶婶在来国都之前,也是西北永安县人,对吧?”

  “是啊,”李月寒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宗政宇:“你能认识恰派族的人,我就不能认识了吗?这是谁的道理?你的?还是陛下的?本王妃正在和陛下说话,你能代替陛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