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54章 烈酒寒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54章 烈酒寒夜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没有完全对李月寒说实话。

  至少,他没有告诉李月寒,多年前南疆的事情,也是凌云帝暗中操纵的。

  不然怎么解释身为贵妃的崔家嫡女居然会是南疆圣女,而且凌云帝自己也曾中过招,却没有将她逐出皇宫。

  这些年来,孟祁焕一直在暗中调查南疆十二峒,发现他们虽然深居十万大山之内,但是对于外界的消息了若指掌。除了当初宗政轩提供的情报之外,这其中还有一股庞大的势力。

  孟祁焕的人用了很久的时间,才从一个小喽啰爬到了一个能稍稍探得真相的位置,然后发现这背后的人,来自皇宫。

  说白了,凌云帝的三个儿子都是他提在手中的木偶,他想让他们兄弟三个做什么,哪怕不说,三兄弟也会不知不觉的去做。

  宗政轩的生母死后,为什么偏偏是崔贵妃领养了他。

  明知陈家树大根深,为什么凌云帝明知道宗政轩和陈家勾搭成奸之后却不出手制止。

  宗政贤当年就已经是太子了,按说太子金尊玉贵,陈家之事也不需要他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和时间去扳倒。

  还有宗政宇,明明资质平平却被凌云帝立为太子,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手里除了京郊大营那一半的兵权之外,几乎可以说是半点有用的实权都没有。

  这一切在外人看来好像都有合理的解释,但是孟祁焕花了六年时间深入调查之后才一点一点明白过来,这兄弟三个,全被他们的父皇玩弄于鼓掌之间。

  宗政贤当太子的时候,因为贤明所以很被尊重,朝臣们也都很服他当太子。凌云帝怕宗政贤不满足于只是太子,所以想方设法让宗政贤陷入了陈家的案子,逼得宗政贤最后走投无路,在凌云帝的安排下假死遁逃,从明面上调查,转到暗中调查。

  后来宗政贤终于掌握了足矣让陈家覆灭的证据回到国都之后,他多年培养的势力也早已被瓦解一空,朝堂上的人经过三年的更迭早已不是他当年认识的那些人。

  紧接着是宗政宇。

  他的野心几乎是放在明面上的,且为人丝毫不谦和,嚣张得厉害。

  陈家事发之后,一并被李月寒查到了如意阁地宫之事,那么多勋贵世家都要为自己的女儿讨回公道,凌云帝暗中派人操作之后,宗政宇通敌之事板上钉钉。

  当初看起来凌云帝斩杀宗政轩是被孟祁焕逼的,可实际上宗政贤回来之后,宗政轩就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价值。

  凌云帝留着他,捧高他,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只剩两个儿子了。

  且后来孟祁焕回到国都,他还需要宗政轩这个手段拙劣但是却狠得下心的儿子来对付孟祁焕。杀他,确实是不忍心,但是并非基于父子之情,而是平衡权术罢了。

  至于宗政宇,他从来都不是最合适的太子人选。但是架不住凌云帝卑鄙!

  宗政轩死后,凌云帝生怕没有人能和孟祁焕抗衡,心里也很清楚宗政贤只怕是没有一争之心,所以才会把京郊大营的兵权分了一半道宗政宇的手里。

  假如孟祁焕从一开始就能像凌云帝的三个儿子一样任他摆布的话,或许凌云帝能网开一面不会步步紧逼。但是他注定不是池中鱼,早晚是要一飞冲天,凌云帝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帝,看人的眼光毒辣。

  他要杀孟祁焕,他不能让他的江山有半点落入孟祁焕手中的风险,哪怕他的儿子里,除了宗政贤之外没有人比得上孟祁焕这个弟弟,他也不让!

  更不用说,去年孟祁焕居然还帮着宗政沐川通过了丹书考验了。

  宗政贤不可能再去夺这个皇位了,在所有人看来,皇位注定是要落在宗政宇的手里。原本凌云帝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任由着孟祁焕一家过了五年的安稳日子。

  可是烈岚国事发之后,孟祁焕居然帮着沐川通过了丹书考验,这在凌云帝的眼中看来,根本就是孟祁焕在向他宣战!

  之所以最近这段时间,凌云帝对孟祁焕的态度好了不少,是因为凌云帝心里知道,这个弟弟的死期要到了。

  他算计到如此地步,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过一丝半毫的悔意。但是他这段日子对孟祁焕好,绝对不是出自真心。

  黎陵宫,入夜。

  孟祁焕安顿着因为担心孩子哭了一整天累了的李月寒在暖室里睡下后,走到外头,看到谷老头在喝酒。

  “什么酒?”

  “你媳妇儿的酒肆里卖的,叫什么二锅头。”谷老头说着,把酒葫芦丢到孟祁焕的怀里:“很烈,你尝尝!”

  孟祁焕把酒葫芦举起,凌空灌了一口酒道嘴里。

  一口下去,整个人从肚子开始就烧了起来。孟祁焕不由得“啧”了一声:“果然很烈!”

  谷老头笑了几声,结果酒葫芦又喝了起来。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谷老头问道。

  “没有打算,他若是执意要我这条命,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年幼的时候如果不是他的保护,我恐怕也会死在激烈的夺嫡之战中。”孟祁焕自己看得很开:“只是不知道月寒该怎么去面对这些。”

  听了这话,谷老头又笑:“你明明有能力也有实力,为什么一定要等着他来对付你?”

  孟祁焕沉默了好一会儿,久到谷老头以为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了。

  然后他才缓缓开口,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落寞:“因为他是我哥哥。”

  “扯淡!”谷老头不屑的冷哼一声:“那不是你哥哥,那是东翰国的皇帝,只不过跟你哥哥长得一样而已!”

  “我明白,但是我下不去手。”说着,孟祁焕自己笑了起来:“是不是很可笑,堂堂杀神将军,居然会有下不去手的时候。”

  谷老头没吭声,看着孟祁焕的眼神里充满了讽刺。

  “原本我也不是这样的,”孟祁焕索性在谷老头的身边坐下,说起了宗政紫优和棠西繁。末了,道:“我猜你一定会觉得我是在胡说八道,但是太祖皇帝确实还活着。作为我们宗政一脉的祖先,他听说凌云帝那一辈人居然为了皇位厮杀得那般惨烈之后,特别后悔他一手创立了东翰国。”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何必被所谓的良心禁锢。”谷老头说着,把手里的酒葫芦丢到孟祁焕的怀里:“好好想想是你的妻子孩子重要,还是你这个哥哥重要吧,老夫要去睡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