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57章 还玉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57章 还玉香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臣妇知道,但是臣妇资质平庸,不敢妄想天家之事。有幸能嫁给祁王殿下,已经知足。”李月寒一早就知道这个规矩,但是却从来没放在心上。

  她不是武帝,她不想称王,她只想平淡的过完这一生,和孟祁焕一起,和孩子们一起。

  “罢了……罢了……”皇后说着,微微叹了口气,接过了李月寒手中的银瓢,然后一仰头,一饮而尽!

  “娘娘!”李月寒被吓了一跳!

  “无妨,是我自己的选择。”说完,皇后的视线稍稍往李月寒身后看了看。

  李月寒一直知道凌云帝就在那里看着,所以她对皇后的态度才会如此。

  皇后自然也是知道,所以她才会一口气将一瓢的万物生直接喝光。

  她累了,真的累了。这么多年陪在凌云帝的身边,看着他从那个干净磊落的少年变成现在这个心机颇深的帝王,她知道她想要的爱情终究不会回来了。

  这一次他为了她能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那么下一次呢?再下一次呢?

  如今,皇后也才堪堪明白,为什么有人说帝王不能有情爱。

  因为有了情爱之后,他就会失去冷静,难免会做出令人不解的事情来。有了情爱之后,他就跌落神坛,只能做一个有软肋的凡人。

  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

  或许,她死了才是最好的。

  “嘭——”凌云帝一把推开内殿的门闯了进来,冲到皇后的床前,看着她手里空荡荡的银瓢,急得红了眼:“阿彩!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刚刚在外面听得很清楚,李月寒说了,皇后的身体如今太过虚弱,这灵泉水得分三日喝下去。

  可皇后却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我为什么这么做,你应该很清楚才对。”皇后轻咳了两声,目光坦然的看着凌云帝:“我不想再陪着你了。这么多年来,我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孩子,我还得看着你手足相残,父子相杀,我累了,宗政凌云,你不再是我曾经爱而不顾一切的那个男人,我不想再陪着你了。”

  “朕不准!朕不准你说这样的话!你这辈子都会和朕在一起!你哪里都不许去!”凌云帝疯了一样的抓着皇后瘦削的肩膀,几乎癫狂。

  “算了吧,你不过是借着我的名头,做你自己一直想做却找不到合适机会的事情。”皇后看着凌云帝,目光平静悲悯:“你曾说,你要给我天下最尊贵的身份,让我成为最尊贵的女人。所以你和你的兄弟厮杀,踏着他们的尸山血海走上了皇位。”

  “后来你又说,为了平衡朝局,永葆我的尊荣,你必须宠幸那些大臣们送进来的女儿,于是你夜夜笙歌,后宫无数,直到我的孩子死去,你才不再往后宫添人。”

  “你好不容易和你一母同胞的亲弟弟相认了,你告诉我你得保住你的江山稳固,这样我和你才能永享尊荣,所以你对自己的亲弟弟层层算计,恨不得将他除之而后快!”

  “你说你要在你仅剩的三个儿子之中选出最优秀的继承皇位,但是你又做了什么呢?你设计他们手足相残,你毁了贤儿的家,你杀了轩儿,你如今还把宇儿当成工具,欺他心思耿直,唆使他去和你亲弟弟作对,从祁王妃到两个孩子,你从未手软!”

  “宗政凌云,如果你要给我的是这些,那我不要了,你停手吧!”

  皇后一边说着,一边泪流满面。

  凌云帝双目猩红的看着皇后,一言不发。

  直到皇后说完最后一个字,他才冷笑出声:“我难道做错了吗!?”

  “你没有错,你是皇上,是天下之主,你怎么会有错。”皇后说着,抬手摸了摸凌云帝的脸庞,道:“错的是我,是我一直天真的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会为了给我采一束花而迎着朝露踩着晚霞的少年,是我忘了你是君主,是皇上,是我奢望了。”

  话音落,皇后的嘴角突然溢出乌黑的血液,室内刹那间充满了一股奇异的香味,随后,皇后闭上眼睛,软倒进了凌云帝的怀里。

  凌云帝怔怔的坐在那里,抱着生死不明的皇后,许久没有动。

  “原来还玉香真正的气味是这样的。”李月寒深深的嗅了一口空气之中令人陶醉的甜香,看似随意的说了这么一句。

  凌云帝小心翼翼的把皇后放回床上,猝不及防的掐住了李月寒的脖子:“你为何会知道还玉香!”

  “……”李月寒瞪着眼睛看着凌云帝。

  这会儿别说是说话了,她都快喘不上气了,凌云帝是不是有病啊!要她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把手松开!

  “说!谁告诉你的!”凌云帝又问,手上的力度又重了几分。

  “……”李月寒被掐得眼前发黑,她也想回答,但是实在是……气都上不来,怎么说话?

  凌云帝好似是对李月寒起了杀心一般,用力的捏着她的脖子,知道李月寒挣扎的力度逐渐弱了下来之后,才一甩手将她丢在地上。

  “咳咳咳……”李月寒用力的咳嗽,终于能呼吸了!

  许久,李月寒缓过气来,再去看凌云帝。

  见他神色温柔,正在用手帕给皇后擦去嘴角的血迹,然后还细心的给她掖上了被子。

  “你口口声声爱阿彩,却给她用了还玉香这种东西,现在又表现出这么情深义重的样子,你不觉得恶心吗?”李月寒十分随意的坐在地上,背靠着柜子,满脸的嘲讽。

  “是太祖皇帝告诉你还玉香这个东西的吧。”凌云帝这会儿倒是平静了许多:“阿彩一直都有头风病,只有点上还玉香的时候才能睡得好。我并不是在害她。”

  听了这话,李月寒脸上的嘲讽更浓:“可是她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躺在床上,可全是拜还玉香所赐,你怎么有脸发出不是在害她这种智障发言?”

  “若是你在我这个位置,你自然就懂了。”

  “我一点也不想懂。”李月寒笑了笑:“毕竟我永远不会为了一个位置,把自己的良心杀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