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64章 以毒攻毒之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64章 以毒攻毒之法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见状,赶紧拿过一旁干净的帕子把皇后吐出来的血给擦干净。

  谷老头收起一脸漫不经心,干脆利落的抽出银针扎在皇后身上的大穴上落了针,然后拿住了她的脉搏,皱着眉头仔细的探查脉搏,许久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凝重。

  好一会儿之后,谷老头松开皇后的手腕,李月寒马上把她的手放进了被子里,然后看向谷老头:“怎么样了?”

  “很奇怪,她最近除了喝了灵泉水之外还有吃药吗?”谷老头问道。

  李月寒蹙眉一想:“这个我不知道,我昨天进了万佛寺之后,皇后身边就一直是太医和夕月姑姑在照看,我去问问夕月姑姑。”

  谷老头点头:“好,那你先把我送回去我准备一下,待会儿有什么结果的话你告诉我。”

  “等等,你先跟我说皇后的脉象如何了。”

  谷老头沉眉:“有人用了以毒攻毒之法,如果不是灵泉水生机磅礴的话,皇后就算真能解了体内沉珂的毒素,也是凤体大损,命不久矣。”

  “这么狠?”李月寒吃了一惊,转而想起了楚谦皓:“会不会是楚谦皓?”

  谷老头愣了愣:“这小子是随行御医?”

  “对,早晨我过来的时候楚谦皓还在这里,说皇后的状况不好,他必须得留下照看。”

  谷老头一拍大腿:“我说怎么这个手法有点熟悉,可不就是那小王八犊子做的么!他医术很不错,特别是解毒有一手,但是他用惯的是以毒攻毒的法子,大损啊!”

  一听这话,李月寒起身就想出去找楚谦皓,但是被谷老头拉住了:“不能去。”

  “为什么?”李月寒问道:“他几乎要害死阿彩!”

  “他的本意是救她,而不是害她。如果没有你的万物生的话,他的法子虽然恶劣,但是确实是现今为止我能知道的唯一有效给皇后解毒的方法,尽管损害很大,但是相对来说,却也是真正能把她体内的毒素全部排出的方法!”谷老头说着,认真的看着李月寒:“医毒不分家,医能救人,毒也能,二者虽然说有区别,但是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李月寒看着谷老头:“不一样,医者行医为了救人,毒师下毒只为杀人!”

  “听着李月寒,你现在的状态不对劲。自从那天在黎陵宫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开始走极端了。”谷老头说完,松开李月寒的手:“只要出发点是为了这个人好,那么医者和毒师没有区别,你有一定的医学知识,我看得出来,所以你一定也不会不懂这个道理!”

  谷老头一直以来都喊她做王妃或者翰容夫人,这是头一次喊她的全名。

  不可置否的,这也让李月寒冷静了下来。

  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双手覆盖在脸上,深深的叹了口气。

  谷老头说的没错,医者和毒师唯一的区别就是出发点是什么。就像后世医学上常用的强力镇痛剂,计量得当并且有效控制的话,就是缓解患者痛苦的良药。

  可若是滥用的话,就是毒。

  这个道理李月寒在成为医学生的第一天导师就在课堂上说过,她怎么会不懂!

  想到这些,李月寒闭上眼睛,依旧以手覆面,闷声问道:“阿彩现在怎么样?”

  “还好,她刚才那一口血把楚谦皓之前用来以毒攻毒喂进去的毒药都吐了出来,连带着她体内沉珂多年的毒素,也吐出来了一部分。脉搏比刚刚更有利了一些,但是还是很虚弱。”

  “那我再给她喝一点万物生。”说着,李月寒就要去拿银瓢。

  “不行,治病救人讲究的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如果用得太猛的话,会有反作用。虽然万物生十分神奇,但是我们不能冒险。”谷老头制止了她。

  李月寒就坐在一旁,看着谷老头给阿彩有行了一次针之后,她亲自去查看了一番。见皇后的瞳孔没有再扩散了,顿时放下心来。

  收拾好银针的谷老头看着李月寒欲言又止。

  “你要说什么你就说吧。”李月寒给皇后盖好了被子之后,看了谷老头一眼。

  “你以后别给两个孩子再喝万物生了,孩子们的身体还没有完全长大,不能全部吸收转换灵泉水里的效果,长年累月积在身体里的话,会生病的。你也知道,大补无益。”说完,谷老头把银针包往怀里一揣,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道:“我说完了,快让我回去睡觉。”

  李月寒没说话,将谷老头送回了无上君界。

  撤掉之前布下的神识结界后,李月寒在阿彩的身边坐了好久。

  一直到午时,夕月姑姑来敲门,问李月寒她能不能进来,李月寒这才回过神来。

  门推开,孟祁焕身后跟着夕月姑姑和楚谦皓,三人走了进来。

  楚谦皓倒是很着急,马上过来给皇后探脉,而后长长的舒了口气,看向李月寒:“祁王妃,还好皇后娘娘没有出什么事,下次你不能这么专制了,我是大夫,我知道怎么才能治好皇后!”

  听了这话,李月寒冷着脸道:“以毒攻毒是好办法吗?”

  楚谦皓一愣。

  一旁的孟祁焕却是果断的揪着他的衣襟将他提了起来:“给皇后下毒?你小子几个脑袋?”

  夕月姑姑也吓坏了,赶紧问李月寒是怎么回事。

  “楚太医以毒攻毒的方法虽然好,但是却十分伤身。即便是皇后娘娘大难不死,熬过了这痛苦的治疗期,可凤体大损,同样活不了多久。”李月寒说着,拍了拍夕月姑姑:“不过你放心,刚刚本王妃已经把皇后娘娘体内的毒素逼了出来,虽然免不了伤了肺腑,可是只要后期调养的当,不会有事的。”

  夕月姑姑这才放下心来,作势就要磕头道谢。

  一番折腾之后,李月寒同孟祁焕一起离开了皇后的厢房。

  到了院子里,孟祁焕将一直拎在手中的楚谦皓往地上一扔,冷声道:“你说,本王若是把你的所作所为告诉凌云帝,你这颗脑袋还留不留得住?”

  “我都是为了皇后娘娘着想!王爷和王妃若是非要给我扣上罪名,我无话可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