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65章 让她又爱又恨的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65章 让她又爱又恨的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好一张巧言善辩的利嘴,”李月寒道:“你可曾想过,在你眼里不懂医术的本王妃为何会被凌云帝派来治疗皇后娘娘?你真以为全天下只有你一个人的医术最厉害?你可知道皇后娘娘中的是什么毒?中毒多久了?为何会突然发作?”

  “我……”楚谦皓被李月寒问得哑口无言,最后只能梗着脖子:“我一切都听陛下的!既然王妃懂医术,陛下又怎会派我同行!”

  “你说为什么?”孟祁焕似笑非笑的看着楚谦皓。

  “因为王妃不懂医术!”楚谦皓难得没有像平时一样端着架子,而是十分硬气的回答了孟祁焕的问题。

  “你可真看得起自己,”孟祁焕道:“本王来告诉你,皇上为什么要派你来,就是为了不让天下人知道王妃的医术高明,到时候皇后痊愈,这些功劳自然都可以归到你的头上。别疑问本王不知道,你就是凌云帝养大的一条狗,小时候在谷老头身边偷师学艺,然后去徐老将军的身边刷存在感,长大了凌云帝再找机会找借口把你弄到皇宫里当太医,没有谷老头,你算个什么东西!”

  楚谦皓向来被人捧着,又年少成名,被招入皇宫做太医,完全是因为跟在徐定山身边立了不少功劳救了不少人,走到哪里,大家对他都礼遇有加,被人像今天这样质问还是头一回,一时间憋红了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孟祁焕看着楚谦皓坐在地上不说话的样子,不由得嘲讽道:“谷老头还说你这人本性不坏,依本王来看,你这人不是本性不坏,而是根本就不知善是何物!”

  原本以为楚谦皓被孟祁焕这么一骂会反驳,但是谁知,楚谦皓的目光却落在李月寒的身上,用一种十分委屈受伤的语气道:“王妃也是这么看在下的吗?”

  李月寒被问得莫名其妙,完全不懂楚谦皓这是在唱的哪出戏:“王爷的意思,就是本王妃的意思。我们夫妻一体,自然立场一致。”

  听了这话,楚谦皓垂下眼睫,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后彬彬有礼的冲夫妻俩作了一揖,语气十分平淡:“在下知道了,从今往后,在下只会做分内之事,王爷和王妃没有同意之前,在下不会擅自做主。”

  说完,他转身就走。

  李月寒疑惑的看着这人的背影,只觉得楚谦皓有点奇怪。

  “他是不是有点太反复无常了?”孟祁焕问道。

  “是有点,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这几天让夕月多多注意吧,毕竟一个大夫要杀人可是有很多让别人看不出端倪的法子的。”李月寒叹了口气。

  下午,李月寒午憩之后,趁着孟祁焕在屋子里午睡的当口,独自一人来了皇后的厢房。

  正值夕月姑姑在屋子里起了个暖炉煨着粥,她便上前闻了闻:“粥里放了桂花和百合吗?这味道十分香甜。”

  “是,王妃好厉害,一下就闻出来了!”夕月笑吟吟道:“小姐最喜欢的就是百合粥,平日里喝粥都会加一小撮桂花蜜,说是又香又甜很好吃。”

  说到这里,夕月叹了口气:“就是不知道小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李月寒上前又检查了一下皇后的瞳孔,摸了摸她的脉搏。

  如今瞳孔已经正常,从表象来看,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而脉搏也比早晨她刚刚过来那会儿强壮有力,看来谷老头说的没错,万物生正在缓慢修复滋补她受损的身体。

  如今还没有醒过来,更多的是因为她自己不愿意吧。

  想到这里,李月寒叹了口气,看向夕月:“楚太医可有过来?”

  “没有,但是吩咐奴婢给小姐准备一些吃食,说这几日应该就能醒了,到时候会很虚弱。奴婢问了他小姐应该吃什么,他也说就平日里喜欢吃的东西,百合粥是可以吃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点了点头。

  随后,夕月又有些为难道:“王妃,楚太医真的给小姐下毒了吗?那他的话以后还能听吗?”

  “他确实给皇后下毒了,”李月寒道:“但是他不知道皇后中的是什么毒,只能用以毒攻毒的法子解毒。这个法子极伤身体根本,就算皇后体内的沉珂毒素都被解了,但是身体也是千疮百孔。他本意是好的,只是法子不太好罢了。”

  说着,李月寒在皇后的床边坐下:“可世间能解皇后体内沉珂毒素的方法,也只有以毒攻毒了。”

  一听这话,夕月姑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那……那小姐会不会……”她连那个字都不敢提。

  “不会,这不是有我嘛!”李月寒宽慰夕月姑姑:“虽然棘手一点,但是有我在,皇后一定不会有事的。但是她现在的情况就是自己不愿意醒来,所以这几日你多在她身边说说话,说说她向往的那些事情,渴望的那些事情,骂一骂……呃……她又爱又恨的人。”

  李月寒差一点就直接说骂一骂狗皇帝了,还好话到嘴边她咽了回去。

  尽管如此,夕月姑姑还是看懂了李月寒的欲言又止,顿时笑了:“奴婢知道了,多谢王妃提点!”

  “我也希望她好起来。”说着,李月寒把皇后的手放进了被子里,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一根带勺子的吸管,这东西还是夏天的时候孟祁焕用来哄孟婴宁开心,根据李月寒的图做的,当时她在家里鼓捣珍珠奶茶,小姑娘可爱喝了。但是因为珍珠太滑了她吃起来不舒服,孟祁焕就做了这个。

  “你把粥熬烂一点,放到温度适宜不烫,然后把皇后的上半身垫高,把吸管的这一头放进她的嘴里,放深一点,然后把粥放在勺子这头,这样一来,粥就能直接滑进食道里。不过你得注意,得一点点喂,一次不能喂太多,不然容易呛进气管。”

  听了李月寒的话,夕月姑姑连忙双手接过了吸管,又是一阵叩谢。

  李月寒和夕月姑姑说了一会儿话之后,这才离开了皇后的厢房。

  一出门,就遇到了等在外面的楚谦皓。

  李月寒没打算理他,转身要走的时候,却被楚谦皓叫住了。

  “在下有事想请教王妃。”楚谦皓上来就做了半揖,十分有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