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66章 两只小哈士奇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66章 两只小哈士奇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王妃有什么能指教楚太医的?”李月寒一看到楚谦皓就难免会想到在荣江城的时候,自己刚赈灾回来和孟祁焕过了一晚,第二天楚谦皓就阴阳怪气的跑来跟她说得让王爷注意休息的事情,连带着看这个人也就不爽了起来。

  虽然说楚谦皓的医术的确不错,但是这个人却是一点都不讨喜。

  “在下想请问祁王妃,给皇后娘娘用的是什么药,以及,皇后娘娘中的是什么毒。”楚谦皓倒是不亢不卑,丝毫没把李月寒的没好气放在心上,态度十分诚恳。

  李月寒挑眉:“家传秘方,无可奉告。”

  “可王妃您出身乡野,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家传秘方?”说着,楚谦皓马上又补充了一句:“在下不是嘲讽王妃您的出身只是身为医者,需得不停的学习,提高自己的医术,方能治病救人。”

  “本王妃已经说了,无可奉告。”李月寒有些烦了。

  “那……王妃总可以告诉在下,皇后娘娘中的是什么毒吧?”楚谦皓又道。

  李月寒上上下下打量了楚谦皓几眼,就是不说话。

  楚谦皓倒也稳得住,就让李月寒一直看着,站在那里不动如山。

  好一会儿,李月寒才道:“皇后娘娘体内的毒素是因为长年累月在寝殿点还玉香的缘故,想来楚太医也闻见过皇后娘娘吐出来的血液异香扑鼻,还玉香本身点燃之后无色无味,却能让人陷入安睡之中。可若是长年累月的使用,则会伤及根本。再被外力刻意挑起,便会毒发。皇后娘娘年轻时候习武,身体底子本来就比普通人好上一些,虽然常年在深宫生活,身体难免有些孱弱了,但是对付第一次毒发倒不是难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月寒反应过来了:“你在提醒我?”

  “在下只是简单的问了一下祁王妃,皇后娘娘所中的是什么毒。”楚谦皓的姿态更低了:“毕竟在下行医时间短,更多的经验还是在战场上为将士们治疗伤病,对毒药虽然也有所研究,但是所知有限,不如王妃见多识广。”

  说完,楚谦皓冲李月寒拱了拱手:“多谢王妃赐教,今后在下只会为皇后娘娘检查身体,确定王妃的治疗对皇后娘娘来说是有效的,不会再轻易的给皇后娘娘喂药或者施针。”

  楚谦皓说完这番话转身就走,李月寒倒是还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直到孟祁焕处理完事情找过来。

  “怎么在这里站着。”孟祁焕拉过李月寒的手,放在手心里搓热:“手都凉透了。”

  “没,就是想一些事情,”李月寒说着,反手握住了孟祁焕的手:“你忙完了?”

  “嗯。”孟祁焕点了点头,二人携手往厢房走去。

  山上寒气重,在外面站久了,孟祁焕担心李月寒身子受不了。

  自从他早晨大大方方的跟李月寒一起出现了之后,凌云帝很快就收到了消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军报如雪花一样的往万佛寺送来,就仿佛宗政宇撒手不干了一样。

  而军报大量往这里送来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孟祁焕的人把文国公府的消息也一并夹在里头送了过来。

  “外公他们已经到了黄岐镇,准备在那里休养两天。外公的咳疾犯了,很是难受。”回到厢房之后,孟祁焕把暗卫送回来的消息拿给李月寒看。

  李月寒匆匆扫了一眼,不由得叹了口气:“外公年纪大了,我给舅舅留了一瓶万物生,说是只要外公不舒服就往他的茶水里滴上一两滴,但是外公知道了以后说什么也不要,说生老病死是天道轮回,唉……”

  老国公睿智,虽然李月寒从来没说过自己的无上君界和万物生,但是他却是自己猜到了几分。

  那瓶万物生已经放在文国公府很久了,李月寒每一次去都会带一瓶新的,但是老国公却始终坚持不肯用。

  后来还是李月寒悄悄的往他的茶水饮食里滴了几滴,他才被蒙在鼓里吃了下去。

  如今老国公已经是高龄老人,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哪怕有李月寒时不时的以万物生滋养,到底也赶不上老人老去的速去。

  毕竟,老国公不是宗政紫优和棠东繁那样的修仙之人,他们的身体本来就凡人不同,所以万物生对他们的作用更加明显。

  老国公肉体凡胎,除非每天以万物生泡澡,否则根本挡不住老去的速度。

  想到这里,李月寒又是一阵心酸。

  “你别难过,我已经让暗卫又带了两瓶万物生回去,让舅舅他们悄悄的放在老国公的药里,这样他也不会察觉,”孟祁焕见李月寒叹气,赶紧把她抱在怀里安慰:“他老人家自有自己的坚持和任性,我们做小辈的,除了让他在晚年的时候心情舒畅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点了点头:“其实我能感觉到,自从我和外公认了亲之后,外公已经存了死志了。我娘在他的心里这么多年,已经是一个心魔,如果不是瑾儿和远安哥哥还未成家的话,他可能早早的就撒手了。好在他们成家之后,阿逸和阿宁又成了他老人家的心头宝,这多多少少让他有了一点生意。”

  “对了,阿逸和阿宁他们还好吗?”李月寒说着,抬起头来看孟祁焕。

  “好得不得了……”孟祁焕一听到这兄妹俩的名字,再一想暗卫送过来的那份事无巨细的奏报,顿时哭笑不得:“昨日他们抵达了黄岐镇之后,阿逸就拉着阿宁跑出去非要搞什么荷叶叫花鸡,把百姓散养下蛋的芦花鸡给烤了……”

  李月寒一愣:“这么……”像哈士奇吗?

  “是不是太皮了,看来我们平时对他们兄妹的管教还是太松懈了。”孟祁焕说着也笑了:“后来还是舅舅去赔了那户人家十两银子这才算完。”

  “我怎么觉得阿逸和阿宁离开我们俩之后,就像撒开绳子的狗子一样?”

  听她这么一说,孟祁焕也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

  好的,两只小哈士奇,为娘记住你们俩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