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70章 让外公担心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0章 让外公担心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文国公府的人自从到了黄岐镇之后就没有再离开,一是因为老国公的身体不太好,二是因为他们收到了孟祁焕和李月寒传来的密信。

  这几天老国公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了,他心里也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儿子儿媳或者是两个小东西偷偷给他用了从李月寒那里拿来的灵药,但是他没有说出来。

  他心里很清楚,这一次对于祁王府来说是一个死局,如果他们夫妻俩不能在合适的时候跟着文国公府一起离开国都的话,留下来就是个死,连带孟时逸都逃不脱。

  所以他必须得活着。

  只有他还活着,凌云帝才会多忌惮几分。毕竟,他是整个国都城内最有名望的老翁,也是因为有他在,文国公府才能一直延续至今。

  孟祁焕带着李月寒在小巷子里穿梭,不知换了多少条路,他们才停在一幢古朴的庭院外面。

  “是这里吗?”李月寒歪头看向孟祁焕。

  只见孟祁焕上前,在大门左边的石狮子左脚上看了看,回头冲李月寒一笑:“我们到了!”

  李月寒一直悬着的心在这一刻终于也放了下来。

  孟祁焕心急想要见到两个孩子,所以干脆连门都不敲,搂着李月寒就翻墙进去了。

  他们到的时候正是午时,大家伙儿都在后院吃饭。孟祁焕一路带着李月寒躲开府上的暗卫找了过去,然后猝不及防的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正在给孩子们盛面条的方芷兰愣在当场:“月寒?王爷?”

  “舅母!”李月寒眼中噙着泪水,三步两步上前,扑进了方芷兰的怀里。

  “娘亲!爹爹!”孟时逸兴奋的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还贴心的把妹妹也牵了下来之后,兄妹俩一头扑进了孟祁焕的怀里。

  当然……他们更想扑进娘亲的怀里,只不过这会儿他们娘亲正被舅婆婆抱着呢。

  “平安就好。”老国公坐在太师椅上,身边站着余泽方,眼中泛着泪花。

  李月寒擦了擦眼睛,松开方芷兰,蹲在老国公跟前:“让外公担心了。”

  “好孩子,你们没事就好。”老国公慈祥的拍了拍李月寒的脑袋:“这一路你们辛苦了。”

  “是外公辛苦了才对,这两个小东西想来没少打扰外公。”李月寒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笑得开心。

  “那还真是没少打扰,”老国公也乐呵了起来:“他俩可整天惹是生非,阿宁多文静一个小姑娘,硬是被阿逸这个混小子带成了个野小子!”

  “才不是,我是在带妹妹玩儿呢!”孟时逸不服气的说道。

  “对,哥哥带着我好几次想去红楼玩儿呢。”孟婴宁幽幽补刀。

  “好你个臭小子,好的不学学坏的,谁让你带妹妹去那种地方了?”孟祁焕故作生气的捏住了孟时逸的耳朵。

  “爹!爹!手下留情啊!我那还不是以前娘亲老带我们去红楼吃饭,我以为天下红楼都一样!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爹!爹!”

  听了孟时逸的话,大家顿时笑作一团。

  黄岐镇这个临时的庭院此时,充满了欢声笑语。一大家子终于团聚在一起,一顿午饭整整吃了一个时辰。吃到两个孩子犯困了,硬要娘亲抱着睡。方芷兰一边嘲笑孟时逸太黏糊,一边带着他们一家四口下去休息了。

  人都走了之后,老国公和余泽方坐在一起。桌上的饭菜都撤了,从文国公府一路跟着过来的下人们连忙上了茶水,老国公一边品茶,一边看着余泽方道:“你有事要说。”

  “儿子只是想问父亲,若是陛下追责道了宁泗城的话,我们该如何应对。”余泽方没有隐瞒:“我不是不想护着月寒,只是他们俩身份非同寻常,哪怕如今能偏安一隅,但是这辈子到底是不可能真正过上普通人的日子的。我们能护得了他们一时,护不了一世。”

  听了这话,老国公看了看余泽方,突然笑了起来:“其实你是想说,我这么帮着月寒,将来文国公之位传到了元安身上的时候,文国公府该如何自处吧?”

  余泽方面色有一瞬间的尴尬,但是迅速恢复了原样,没有说话。

  “你不说,我也会找你谈一谈这个问题。你的顾虑没错,毕竟你是远安的父亲,我是远安的爷爷,总得为文国公府的未来多多考虑。但是你想过没有,我们的皇帝已经五十多了,且如今朝堂上除了太子之外还有通过丹书考验的皇长孙殿下。如果皇上不想节外生枝的话,就会迅速在这两人之间做好选择。”

  “届时,新皇登基,照例要大赦天下。不管是祁王府和凌云帝之间的恩怨也好,文国公府对凌云帝的冒犯也好,到了那个时候都会消弭。”

  听了老国公这么说,余泽方刚想说话,被老国公抬手打断了:“就算凌云帝真的失了心智一心想要拿他们俩出气,他们还有天星五河镇这个退路。凌云帝只要是个有脑子的,都不会轻易的招惹有太祖皇帝坐镇的天星五河镇。”

  “太……太祖皇帝?”余泽方愣住:“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人了,怎么可能还在?”

  “当然在,这世上有许多你未曾了解过的真相,所以不需要太过担心。且我文国公府素来不问政事,远安更是寄情于山水,我们对皇权没有任何威胁。”老国公说着,放下茶杯,看着余泽方:“有时候关心则乱,泽方,你要明白这个道理。当年你母亲给你起名泽方的时候,希望的就是你能福泽绵延,规矩方圆。但是你长大了之后我才发现,你太守规矩了,有时候你必须要学会跳出规则之外来看待万事万物,这样才能纵览全局而不至于一叶障目。”

  听了这话,余泽方有些愧疚的低下头:“对不起父亲,我刚刚居然有了不好的念头。”

  “不要为自己的任何想法而道歉,你的出发点也是为了文国公府好。”老国公拄着拐杖站起身,拍了拍余泽方的肩膀,意味深长道:“但是你要知道,月寒也是我们文国公府的孩子,她的夫君,她的孩子,都是我们文国公府的一份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