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74章 帝后争吵(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4章 帝后争吵(三)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我这一辈子都在为凤岭谢家而活,剩下的时光,我想为我自己而活。你如果觉得我走了你就要迁怒于凤岭谢家,而凤岭谢家经过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就能被你轻易的杀光的话,那我无话可说,也认了这命,可是我不会也不想更不愿意为了凤岭谢家再委屈自己!”

  听了这话,凌云帝绝望的闭上眼睛:“原来,在你眼里,入宫做朕的皇后,是委屈了你。”

  “难道不是吗?”皇后倒是来了脾气了:“这么多年,我看着你不停的往后宫纳美人,宠美人,让别的女人给你生孩子,任由着别的女人来欺负我,崔贵妃还在世的时候,甚至任由着人在背后疯传她将会取代我,却始终无所作为的时候,我难道不委屈吗?”

  “你从封我为皇后的第一天开始就给我下毒,害我孩儿性命,难道我不委屈吗?”

  “每一次你心血来潮要举办什么宫宴都让我去操持,稍不留神还得被你迁怒,难道我不该委屈吗?”

  “你和别人的孩子一个一个的出生,那些新进宫的美人年纪小的都跟小公主一样大,我还要喊她们妹妹,和她们分享我的心上人,难道我不该委屈吗?”

  说着,皇后眼泛泪花:“这么多年了,所有人只看到我端庄贤淑,大气宽容,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过,我一个人在国都,在深宫中,有多委屈。我的孩子死的时候,我有多难过,我的丈夫去宠幸别的女人的时候,我有多揪心。宗政凌云,你说,我做你的皇后,我哪里不委屈?”

  “可你是皇后!皇后不就应该母仪天下万分包容的吗!”宗政凌云大吼:“你若是不想当皇后,为什么当初我说要封你为后的时候你不拒绝!”

  “因为那是你啊!我怎么拒绝!”皇后说着,眼泪掉了下来:“我拒绝了你,凤岭谢家就不会成为你的助力,我怎么忍心看到你输了那场战斗!”

  当年,宗政凌云还是皇子的时候,向凤岭谢家求娶待字闺中的谢彩。他和谢彩的父亲谈了许久,起初谢彩的父亲并不看好宗政凌云,一直觉得宗政凌云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哪怕手腕过人,有武有谋,但是没有母族帮衬,人微言轻。

  可是宗政凌云凭借一己之力入了谢彩父亲的眼,最后更是许诺登基之后会立谢彩为后,又加上坠入爱河的谢彩一直在帮宗政凌云说话,爱女心切的谢父最终同意了这门婚事。

  诚然,宗政凌云做到了所有对谢父的承诺。

  他走上了皇位,成为了皇帝,并且立谢彩为皇后。

  但是,他同时也开始忌惮凤岭谢家,开始削弱凤岭谢家的权利。

  好在谢彩早早看穿了他的野心有多大,劝了谢父许久,谢父最终决定放弃国都的权势,回到凤岭生活。

  可是凌云帝当时岂能轻易罢手!

  原本谢家是凤岭最大的一门世家,可是那些年,凌云帝下手果断不留情,如今的谢家,嫡系只剩三十六人而已。谢父临终前,拉着谢彩的手告诉她,只要有机会,一定要离开皇宫。那里,会吃了她。

  当年的谢彩尚且不懂父亲这番话的意思,如今终于是懂了,但是却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这一辈子,她都在为了谢氏一族的荣辱,逼着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不被外人诟病的皇后。所以他的丈夫不管做什么她都要包容,要隐忍,要扶持。

  原本她以为自己能坚持一辈子的,凭借着凌云帝对她的爱,她至少能支撑下去。

  可是当她知道凌云帝竟然从封后的第一天开始就已经给她下毒了,她的内心彻底崩溃绝望,再也不敢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得多绝望啊!

  她一心爱着宗政凌云,一心想要成为他的贤内助,可是他却始终提防着她,怕她做出什么不利于他这个国家的事情。

  当她醒来的时候,闻到满室异香的时候,谢彩终于崩溃了,也终于放弃了心中那一点可笑的,所谓的坚持。

  她累了,她想为自己而活。

  “放过我吧,看在几十年的夫妻情分上。”谢彩流着泪,哀求着宗政凌云。

  熬了一夜,宗政凌云的眼睛猩红,但是却十分坚定:“你杀了我,我就放过你!”

  “你已经杀了我了,还是不肯放过我又是为什么?放我走,只需要对天下人称皇后病逝,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凤岭谢家也会理解,毕竟从去年开始他们就知道我病重了,这几个月来,他们没少让人往宫里送药材和偏方,他们有心理准备。”

  “我没有!”凌云帝暴躁道:“你明明还活着!我为什么要和天下人说你死了!我同意让你离开皇宫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每个月给我写一封信,让我知道你还平安就好!为什么你也不愿意答应!难道你就希望我们俩之间老死不相往来了吗?”

  听了这话,谢彩抿了抿嘴唇,十分艰难道:“是。”

  “谢彩!你难道没有心的吗!”凌云帝几乎要哭了出来:“难道几十年的夫妻情分在你眼里一文不值吗?”

  “这几十年来,你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停止对我下毒,但是你有过吗?”谢彩灵魂质问:“你都没有,可见在你眼里,我们的夫妻情分确实一文不值,所以,我为什么要珍惜。”

  “你现在不就好好的,我们不能把还玉香的事情就此揭过吗?”凌云帝有些绝望的以手覆面。

  “宗政凌云,你说得倒是轻松。你告诉我,我死去的两个孩儿能活过来吗?”谢彩笑了,一边笑一边落泪:“如果他们能活过来,我就可以原谅你下毒害了我几十年!”

  凌云帝没说话。

  他突然意识到,他和谢彩之间回不到过去了。

  从前,她是皇后,他是皇上,所以皇后事事以他为先。

  可如今站在他面前的不再是东翰的皇后,而是凤岭谢家嫡女谢彩。

  那个初见时,神采飞扬,英姿飒爽的谢彩!

  她不会原谅过去几十年他对她做的事情。

  就像……他也不曾后悔自己做过那样的事一样……

  “好……我答应你,放你走……”宗政凌云听到自己声音颤抖,这般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