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77章 平静的生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7章 平静的生活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初到宁泗城文国公府的第一天,一家子就在无比温馨的氛围下过了一夜。

  老国公此前就说过,不能暴露孟祁焕和李月寒的身份,所以只说了李月寒是余冰书的女儿之外,没有更多的介绍。再加上孟祁焕把他当年在白云村生活的时候学的那一套农夫做派摆出来,大家也都理所当然的以为他只是个村夫罢了。

  到了宁泗城才知道,虽然李月寒的名声传遍全国,但是真正了解李月寒是什么样的人几乎没有。二老爷还一直叮嘱孟祁焕,要他善待李月寒,说着说着就要掉眼泪。

  见到两个孩子之后更是喜欢得不得了,拉着他们给了好多宁泗城的甜点。

  李月寒也十分满足,对她来说,平静的生活从前是奢望,如今却成了现实,没有什么比这更让她感到满足的了。

  但是孟祁焕却一直保持着警惕暗中观察二老爷和余新彦一家人,尽管李月寒私底下说了好几次,他也没有放松戒备。

  自从他们抵达宁泗城之后,除了贺正天之外,名刀和何山等人就分散到了各处,将整个府邸细细检查了好几遍,发现文国公府十分荒芜,虽然二老爷和老管家一家留守多年,但是面对面积庞大的国公府,到底还是有心无力。

  而且看起来,这些年他们的生活过得挺拮据的,许多院子都荒了,里面的房子也因为年久失修不能住人。老国公细细问过二老爷,这才知道前些年征兵,宁泗城的劳力少了不少,农田里忙碌的人影之中更多的都是妇人,找不到足够的人手来保养国公府。

  而且偌大的国公府保养起来也是一大笔开支,二老爷又不善经营,要不是余新彦这些年逐渐接管的话,只怕那些铺子一间都保不住了。

  “都怪我啊,崇年生前一直告诉我要请一个大掌柜,我怕花钱所以就没同意,后来崇年没了,我一个人打理生意实在是手忙脚乱,又请了一个不守规矩的人,卷了一大笔钱跑了,要不然国公府也不会是这个样子见大哥!”

  二老爷说起这些事来,又是一阵落泪。

  “不怪你,本来当年就走得匆忙,你也是有心无力,我知道的。”老国公好一阵安慰之后,二老爷才算是擦去了老泪。

  谷老头跟着两个孩子满府邸寻宝,倒是让他找见了几株有用的草药。

  刚到国公府的时候,谷老头就在老国公的建议下给二老爷和余新彦的两个妾室诊了脉,二老爷是年事已高,身体日暮西山,谷老头搓了药丸给他补元气,当然,药丸里加了一滴都不到的万物生。

  妾室钱氏则是因为从小被父母虐待伤了身子,得好生调养才能有身孕。钱氏则是因为当年沿街乞讨的时候被打坏了身子,若是没有好的大夫的话,只怕也难以孕育子嗣。

  “这个地方,是我们余家的根,就算走得再远,我们也是要回来的。”二老爷去休息之后,老国公站在国公府前的院子里,环顾四周,无比感慨。

  “外公说得对,走得再远,人也不能忘了自己的根。”李月寒和方芷兰一起陪着老国公,笑吟吟的跟了一句。

  自从他们一家来了之后,二老爷就把府上的生意全都交给了他们一家人,如今余泽方正跟孟祁焕对账看铺子去了,李月寒则留在家里陪着老国公。

  二老爷早年丧妻,如今身边只有一个吴氏照顾着。吴氏是个很守规矩的人,虽然府上没有夫人,但是她这么多年操持家务,却从未邀功。

  二老爷遵着祖上的规矩,也没有把她抬为主母,还是老国公提议,说吴氏这么多年来功劳苦劳都有,还为二老爷养育了一子一女,二老爷也该考虑考虑将她抬为正妻了。

  说起来老国公一脉是真的人丁稀薄,他这一辈子没有纳妾,只有一个夫人,老国公夫人离世之后,老国公也没有再娶。

  而他的所作所为,也给了余泽方一个很好的表率,余泽方在迎娶方芷兰之后,就一直未曾和别的女子有过什么不好的传闻,这么多年也只和方芷兰一起过日子,从未纳妾。且为了不让方芷兰被外人传成妒妇,还毫不避讳的对外假称他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

  这样的品质在这样的年代来说,实在是万分难得。

  吴氏的一儿一女都已经成家立业,分家出去单过了。这几日听说老国公一家已经抵达了宁泗城,他们也纷纷从家里赶过来参见老国公。

  宁泗城的达官贵人们自然也不会错过这样的消息,所以门庭冷落多年的国公府,一时间倒是热闹了起来。

  孟祁焕和李月寒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并未出来见客,就连吴氏的一儿一女也没有见。同样,孟时逸和孟婴宁也一直被保护得很好,没人知道他们在这里。

  虽然这样做并不是长久之计,可是孟祁焕坚持如今还不知道宁泗城是什么情况,他们必须得小心一点。

  对此,李月寒并没有什么异议。

  毕竟她很清楚,不管孟祁焕做什么,都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

  这一次从国都来宁泗城,他们走了四个多月,将近半年的时间都在路上度过,抵达宁泗城的时候正好是盛夏。好在宁泗城气温偏低,就算是酷暑,也没有很难过。

  这样的热闹足足持续了半个月之后,已经到了七月了,才算是平静了下来。

  七夕这天,李月寒带着两个孩子在后院做花灯,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你们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抬眼看去,一个衣着清雅的女子身后跟着两个婢女,正站在院门口瞪着他们娘仨。

  “你又是谁,怎么会在我们院子门口?”孟时逸个子窜得飞快,一点儿也不像是个六岁的孩童,第一时间就站出来护在了李月寒和孟婴宁身前。

  “笑话!这是本夫人的娘家,本夫人为何不能在这府里?倒是你们,本夫人从未见过你们,你们到底是谁!”那女子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趾高气昂的看着他们。

  “你是二外公的女儿?”李月寒把孟时逸拉到身后,平静的看着那女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