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78章 表姨母驾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8章 表姨母驾到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女子挑了挑眉:“本夫人不知道谁是你二外公,本夫人警告你们,马上从我国公府离开!否则别怪本夫人不客气!”

  “如果你是二外公的女儿的话,我应该喊你一声表姨母了。”李月寒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善一点。

  “呸!休要胡乱攀亲戚!”女子怒斥:“本夫人的身份岂是你可以随意攀亲的!来人!给本夫人把这几个人拿下!”

  “二小姐,万万使不得!”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嬷嬷从远处跑了过来,一到跟前,想都不想就跪在了那女子跟前:“二小姐,这是国都来的表小姐和她的两个孩子,此前表小姐为了避嫌所以并未和二小姐见面,二小姐可千万不要动怒!”

  听了这话,那被称为二小姐的女人眯了眯眼睛,视线落到了一直躲在李月寒身后的孟婴宁身上,随后道:“既然如此,本夫人就不与你们计较了。把那个小姑娘给本夫人带过来,本夫人素来喜欢小孩,这几日就让这小姑娘陪着吧!”

  “姨母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又何必为难我的女儿呢。”李月寒在国都什么样的贵夫人没见过,倒是真的没见过二老爷的女儿这样的。都知道了她是国都来的表小姐,还要带走她的女儿?这是个什么操作?

  “放肆!你以为你在什么地方!”女人瞪起了眼睛:“你还以为这里是国都的国公府不成!本夫人告诉你,在这国公府里,我说一,别人不敢说二!”

  李月寒微微一笑:“表姨母说得是,但是我真的不能把我女儿交给表姨母,她年纪小,怕生,要是跟表姨母过去了,说不定还会闯祸。”

  “哼,农村里养大的野丫头就是没教养,连生的女儿都不是个聪明的,枉费长了一张不错的小脸蛋儿!”说着,女人大步流星的走向李月寒,丝毫不像是一个大家小姐。

  “啪!”女人走近之后,猝不及防的给李月寒来了一巴掌。

  还好李月寒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防身术的练习,不仅敏锐的躲开了,还抬手跟她在空中来了个击掌。

  “你居然敢还手!”女人怒目而视:“反了天了!我可是你长辈!”

  “我不知什么地方惹恼了表姨母,以至于表姨母要动手教训我。”李月寒摁着跃跃欲试想要动手的孟时逸,朗声问道。

  “长辈教训小辈需要理由吗?我告诉你,我这是在给你立规矩!”女人恨恨说着,给身边的婢女使了个眼色,身后两个婢女马上上前,作势就要去抓两个孩子。

  李月寒这回连制止都懒得,就看着孟时逸一脚一个把两个婢女撂翻在地,随后笑眯眯的问那位表姨母:“表姨母,孩子们不想跟您走,还是不要勉强了,闹大了不好看的是您,您说对吗?”

  “你敢威胁本夫人!”表姨母瞪着本就不大的眼睛看着李月寒:“真是反了天了!你知道本夫人的夫家是谁吗!信不信本夫人回去之后,马上就让你和你的孩子在这宁泗城待不下去!”

  这个李月寒倒是知道的。

  起初不知道女人的身份,以为是哪家上门拜访的夫人,所以并没有搞得太难看。后来虽然知道了女人是二老爷嫁出去的那个女儿,也想着多少算是沾了亲的,初来乍到,还是不要惹事的好。毕竟重回故土,老国公心情很好,她也不想坏了老人家的好兴致。

  可没想到这表姨母居然这么嚣张,李月寒这会儿是不想忍了。

  “此前听外公说过,二外公的女儿余思瑕嫁给了宁泗城太守为妻,想来表姨母应该就是那位太守夫人了吧?”

  “哼,既然知道,还不识趣,你该打!”余思瑕说完,看了一眼一旁目瞪口呆的老嬷嬷,怒道:“愣着做什么!她喊我一声表姨母,难道我还没有教训她的资格吗?”

  老嬷嬷吓得又跪了下来:“二小姐,万万使不得啊!”

  “有什么使不得的!余冰书不过是嫁了个村夫生了个村姑而已,你还以为她跟她娘一样是当年国公府风光无限的大小姐吗?”余思瑕说着,面上露出狰狞之色:“本夫人今天非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浪蹄子!”

  听了这话,李月寒已经脑补了无数狗血宅斗剧情,当即拉着两个孩子往后站了站,随后道:“表姨母莫不是当年一直想和我娘亲争个高低,却始终被我娘亲压过一头,如今气急败坏,才想拿我出气?”

  “放肆!”余思瑕被人说中了痛处,顿时气急败坏了起来:“我今天不打死你!我跟你姓!”

  “那只怕表姨母是真的要改姓了。”李月寒说完,将孟婴宁推给孟时逸,随后摊开手:“表姨母若是想教训我的话,就尽管来吧,但是如果伤到了表姨母,可就别怪我了。毕竟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能感受到我娘亲在我身边保护我,否则我一个女儿家,又是如何能到国都城投靠外公的呢。”

  一听这话,余思瑕下意识的愣了一下,随后又反应过来嘲讽道:“青天白日的,你倒是让你那鬼娘亲出来啊!看太阳不晒死她!”

  “表姨母这话说得奇怪,我何曾说过我有个鬼娘亲了?”李月寒笑得人畜无害:“只是我娘亲爱我护我疼我,即便是离开人世了也不放心我而已。”

  宁泗城民风淳朴,鬼神之说盛行。见李月寒说得煞有其事的模样,余思瑕居然有些胆寒了起来。

  但她看了看自己身边带着的人多,顿时又上头了:“好啊!正好我和你那早死的娘也有不少过节,不如就让她出来,让本夫人给你们母女一个痛快!”

  说完,她忽然拔下了头上的发钗,狠着脸色就朝着李月寒的脸扎了过来。

  李月寒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暗中施展神识之力,在余思瑕扑过来的时候绊了她一脚,余思瑕猝不及防的摔了个狗啃泥。

  “谁!”余思瑕从地上跳了起来,狰狞着神色四处看,手里还拿着发钗做武器,神态之间竟然有几分癫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