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79章 我看你是在做梦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9章 我看你是在做梦吧!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见状,又以神识之力刮了一下她的发鬓,余思瑕原本盘得十分精致的头发就这么散了下来,吓得余思瑕当场尖叫了起来!

  至于她身边的两个婢女,刚刚从孟时逸的毒打下缓过神来,眼看着自家夫人突然倒地,头发猝不及防的散开,顿时吓得尖叫连连。

  一时间,整个院子里散布着三个女人的尖叫声,扰得李月寒头都疼了起来。

  神识之力重锤出击,三个女人顿时昏了过去。

  那老嬷嬷却是一脸热泪盈眶,跪在地上四处看,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

  “阿婆,你不怕吗?”李月寒好奇的问道。

  “表小姐说笑了,我怎么会怕,我是看着大小姐长大的呀!她心性最是善良平和,是不会害人的,老奴不怕!”老嬷嬷说着,捂着心口落泪。

  李月寒见状,上前将她扶了起来,贴心的替她拍掉了身上的泥土,道:“我替娘亲谢谢您。”

  “表小姐,大小姐真的在吗?”老嬷嬷拉着李月寒的手问道。

  李月寒沉默了一下,后摇了摇头:“不在,刚刚是我儿子动的手,他自幼习武,所以会一些别人看不到的把戏。”

  一旁护着孟婴宁的孟时逸:???娘亲我没这么大本事!

  老嬷嬷一听,又是一阵落泪:“实不相瞒,表小姐,您和大小姐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我头一次见您的时候,还以为是大小姐回来了。”

  “外公也说过我和娘亲长得很像,但是表姨母怎么没有认出我来?”李月寒十分疑惑。

  毕竟二老爷一见到李月寒的时候,也曾说过她长得和余冰书很像,乍一看还以为是余冰书回来了,但是仔细一看年纪又对不上。也是他问了之后,老国公才简单介绍了一下李月寒的身份的。

  “当年大小姐离开宁泗城的时候,二小姐也不过十来岁,如今都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估计也是忘了吧。平日里表小姐不是这样的,估计也是看到表小姐的样貌,虽然不记得大小姐当年的音容,但是心里隔阂难消,才会过来叨扰表小姐的清静。”

  “原来是这样,”李月寒点了点头,随后突然笑了起来:“阿婆,能麻烦您去喊人过来吗?表姨母在这里受了伤,我到底难辞其咎。可是我这边只有一个婢女,她此时还不在身边,我得把表姨母送回去。”

  听了这话,老嬷嬷连忙点头:“老奴这就去,表小姐莫着急,要是二小姐醒过来要找表小姐的麻烦,老奴一定会为表小姐说话的!”

  “那就有劳阿婆了。”李月寒乖巧行礼。

  老嬷嬷连声称不敢,然后迅速的走了。

  人走了,李月寒让何山放哨,她则把昏迷在地上的余思瑕和两个婢女,用神识之力抬了起来,又贴心的帮余思瑕梳好了头发,把发钗什么的都戴了回去,把人放在一旁的凉亭里,然后带着两个孩子走了。

  老嬷嬷带人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余思瑕和两个婢女在凉亭里坐着,顿时心里一惊。上前检查了一下,发现人都还活着,这才松了口气。

  “看来那表小姐也是胆子小的,你们搭把手,赶紧把二小姐带走,别惊动国公爷和老爷!”老嬷嬷全然不复刚才李月寒见到的那样,说起话来疾言厉色。

  躲在暗处的李月寒见状,心中暗暗有了思量。

  直到他们把人带走之后,李月寒才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你们怎么看?”李月寒问身边的两个小不点。

  “我们同意爹爹的看法,国公府看似平静,也十分欢迎我们回来,但是暗中还是有我们看不到的暗流!”孟时逸一本正经的说道。

  “阿宁和哥哥的看法一样,感觉国公府的人好像都……都在装模作样。假装欢迎我们回来,实际上他们心里一点儿也不想我们回来。而且曾外公的弟弟总是哭,好像就是故意引曾外公哭一样。曾外公的身体不好,谷爷爷说了曾外公不能大喜大悲的。”孟婴宁说得倒是更详细一些。

  李月寒听了两个孩子的话之后点了点头。

  她的心里和两个孩子想的差不多。

  前几天虽然被一时的平静蒙住了眼睛,但是半个月过去了,李月寒也不是个迟钝的。虽然她没有跟着国公府的人出去接见来客,但是每天却都会和方芷兰说说话。

  起初几天,方芷兰也是眼角眉梢都带着喜悦,但是渐渐地方芷兰叹气的声音就多了起来。

  虽然方芷兰不说,但是李月寒也能察觉到,方芷兰心里也是有许多疑惑。

  “娘亲今天得罪了表姨母,你们俩知道该怎么做了吗?”李月寒低头看向两个小东西。

  “今天下午我们和娘亲在屋里读书!”孟时逸一脸认真。

  “小孩子是不会说谎的哦!”孟婴宁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李月寒拍了拍两个孩子的脑瓜子,然后带着他们翻墙去了隔壁的院子。

  这边的院子因为紧挨着所以也被收拾好了,平日里李月寒喜欢带着两个孩子到这边玩耍,没成想今天却撞见了余思瑕这个不速之客。

  傍晚的时候,隔壁的院子果然闹了起来。

  “就是这里!”余思瑕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死丫头说她娘死了还跟着她!还把我打昏了!”

  “你胡说什么!”二老爷的声音传来:“这边根本就没有人住!”

  “怎么可能!爹!你不能因为大爷爷回来了就让自己女儿受委屈吧!我就是在这里摔倒的!这里还有痕迹!不信你看!”余思瑕说着,带着二老爷和一众家丁去了她摔倒的地方。

  那里早就被何山清理干净了,这会儿看着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瑕儿,平嬷嬷说她带人过来的时候你和你的婢女在凉亭里睡觉,你是做梦了吧!”二老爷无奈的说道:“而且冰书的女儿不住在这里,他们住在隔壁院子,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欺负你!”

  “爹!你把平默默那个老贱人叫过来!还是她跟我说的那是余冰书的女儿的!她还带着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我怎么会是做梦!”余思瑕气急败坏的骂了起来:“我看你就是被大爷爷吓到了!这辈子是个庶出,做不成国公,所以卑躬屈膝甘愿当个守宅奴隶!”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声传来,旋即,二老爷怒骂:“余思瑕!你要是不能管好你那张嘴,就给老子滚出国公府!”

  隔壁的李月寒听墙角听得挺爽的,特别是这一巴掌,真是又爽又解气。

  让你余思瑕想欺负我儿子女儿!想屁吃!吃巴掌去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