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80章 发癔症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0章 发癔症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直到隔壁闹得差不多了,余思瑕开始疯狂尖叫骂人了,李月寒这才带着玉妆匆匆赶到,一脸无辜的问道:“这边是出什么事情了?我在隔壁都听到声音了!”

  “就是这个贱人!”余思瑕听到李月寒的声音,马上冲了过来。

  她刚刚挨了一巴掌,这会儿头发散乱,宛若疯妇,冲过来的时候,李月寒一脸的惊骇,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之后,“一不小心”朝后跌去,重重的落在地上。

  实际上她落地的时候用神识之力托了自己一把,大家眼里她摔得很重,实际上痛都不痛。

  一旁的玉妆也影后加身,马上扑了过来,一边哭一边挡在她的面前:“不要打我家夫人!我家夫人什么也没做啊!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我们千里迢迢回到宁泗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啊!”

  被玉妆这么一哭,余思瑕更是疯狂:“放你娘狗屁!这里是本夫人的家!你们不过是来做客的而已!还敢骑到本夫人的头上,看本夫人今天不打死你们主仆俩!有本事让你那个鬼娘亲再出来保护你啊!”

  眼看着余思瑕越来越口无遮拦,一旁原本打算演戏的二老爷赶紧让余新彦上前拉住了余思瑕,然后二话不说,一巴掌重重的甩到了余思瑕的脸上:“余思瑕!你到底在做什么!你要是再这样疯下去!就不要回娘家了!”

  被二老爷甩了两巴掌后,余思瑕终于算是冷静了那么一些。

  此时的余思瑕披头散发,宛若一个疯子,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二老爷:“你又打我?你为了余冰书的女儿今天打了我两巴掌!你到底是我爹吗!你是我亲爹吗!”

  二老爷下意识看了一眼还“跌坐在地”的李月寒,叹了口气:“把二小姐送回太守府!”

  “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我今天非得打死余冰书的女儿!她打我!她让余冰书打我!”余思瑕疯了一样的大喊了起来。

  正值天色将晚的时候,在外查账核账忙碌了一天的余泽方和孟祁焕回来,远远的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老国公倒是因为院子远一些,又有方芷兰一直陪着,所以并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

  眼看着余泽方和孟祁焕来了,二老爷眼神之中终于有了一点慌乱之色,再开口的时候语气也严厉了许多:“来人,把余思瑕送回太守府!告诉太守姑爷!在她癔症好起来之前不许出门!”

  一听这话,余思瑕傻了。

  二老爷身边的家丁见二老爷认真了,也不敢再敷衍了事,赶紧让有力气的嬷嬷上前,把余思瑕夹了起来。期间余思瑕还是谩骂声不断,其中一个嬷嬷收到了二老爷的眼色,马上抽出了袖中的手帕塞进了余思瑕的嘴里,硬生生把余思瑕给拖走了。

  余思瑕被拖走之后,余泽方和孟祁焕也来到了跟前。

  “叔父,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余泽方看李月寒坐在地上,面色惊恐,脸色也有几分难看拉起来。

  孟祁焕则是一言不发的上前,将李月寒从地上扶了起来,给她检查了一圈之后,确定她没有受伤,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是我没管好瑕儿,自从她嫁进了太守府之后,这脾气是一天比一天大。今天非说在这个院子里见到了月寒,月寒还让……还让冰书的鬼魂欺负她!”说着,二老爷的脸上露出了惭愧之色。

  李月寒这才意识到,孟祁焕之前说二老爷在演戏这一点是真的。

  刚刚如果不是看到余泽方和孟祁焕回来了的话,二老爷可不管他女儿有多疯!就连拦着余思瑕的动作也都是假动作,打她的那两巴掌看起来好像狠,第一巴掌李月寒没看到,估计二老爷是真的打。

  毕竟他不知道余泽方和孟祁焕两个人在不在。

  但是后来看到只有李月寒一个人出来的时候,二老爷放任余思瑕的小心思李月寒看得明明白白。那一巴掌看起来打得狠,实际上也不过是打落了余思瑕的发鬓罢了。

  “瑕儿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余泽方的脸色难看极了:“从小她就和冰书不对付,没想到冰书都走了,她还来为难冰书的女儿!”

  “泽方,你别生气,我会让他丈夫好好管教她的。估计也是看月寒长得太像冰书了,所以才会突然发了癔症,实不相瞒,瑕儿自三年前失了幼子之后,时不时就说自己能见到鬼,大夫也看了,高僧也请了,都说她是得了癔症。本来这几年一直有大夫在调理,她也很久没发作了,我们就都以为她是好了。”二老爷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

  看着头发花白的叔叔这样,余泽方心里也有些不忍心:“既然是病,那就好好治疗吧。这一次我们从国都来的时候,把府上最好的大夫带来了。等瑕儿好一点之后,叔父把她接到府里来,让神医帮忙看看吧。”

  一听这话,二老爷短暂的停顿了一下,随后一脸感动的拉着余泽方道:“叔父谢谢你!谢谢你啊泽方!”

  说着,他又转头看向李月寒夫妻俩,道:“月寒,让你受委屈了。二外公以后一定好好看着瑕儿,不让她再来打扰你!二外公知道你喜静,今天之后二外公就派人守着小路,不让人来打扰你!”

  听了这话,李月寒“虚弱并且带着哭腔”的说道:“二外公见外了,我们都是一家人。下次表姨母之前,二外公让人提前告诉我一声就行了,免得我再冲撞了表姨母,让表姨母发病,让大家看笑话。”

  阴阳人谁不会当。你讽刺我一点惊吓都受不了,我就告诉你你女儿今天丢了大人呗。

  果然,二老爷听出了李月寒的弦外之音,脸上的表情差一点就绷不住了。

  最后他还是忍了下来,寒暄了几句之后,带着人就走了。

  直到他走了之后,余泽方的脸色才放了下来,看向李月寒道:“你不要放在心上,余思瑕小时候就嫉妒你娘亲的品貌才情,那时候我不懂,还以为她只是小孩子脾气。现在我是看明白了,这一家人都能装,倒是余思瑕更显真实。”

  李月寒有些惊讶:“舅舅都知道?那外公呢?”

  “你外公上了年纪,希望一家子和和美美,我们不能坏了他的心情。”余泽方沉吟片刻后道:“这件事你且放在心上,舅舅不会让你白受委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