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84章 好你个张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4章 好你个张舟!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被李月寒说的余思瑕倒是愣了一下,随后觉得她说的挺有道理的……

  这段时间余思瑕也见过孟祁焕,虽然说他看起来沉默寡言,但是那眉眼就仿佛刀刻斧凿一般俊美无俦。光是那张脸,连余思瑕自己都不敢说看着不脸红。

  而张太守呢……

  这么对比,余思瑕自己都鄙夷了一下,张太守根本没资格跟孟祁焕比较。

  除了出身之外,张太守什么都比不过孟祁焕。

  “而且我丈夫父母双亡,我不用服侍公婆,他也敬重外公和舅舅舅母,家中大小事务他都听我的,你说我放着这么好的丈夫不要,为什么要勾引你家的糟老头子?他年纪都能当我爹了吧!”李月寒说完,默默在心里跟李建波道了个歉。

  张太守连李建波一根脚指头都比不上!

  余思瑕沉默的坐在那里没说话。

  她承认,她的丈夫会用那么恶心的眼神看李月寒,根本和李月寒没有关系。总不能因为李月寒长得年轻漂亮,她就怪李月寒出现在张太守的面前吧。

  况且李月寒自己也说了,是家里的两位老人不放心她,让李月寒过来探望的。余思瑕虽然嚣张跋扈,但是到底是当了这么多年的当家主母的女人,这点东西还是看得懂的。

  “夫人,谷神医来了。”正在这个时候,玉妆在门外轻声道。

  李月寒马上起身:“谷神医快请进。”

  谷老头和玉妆进门的时候,端着一张冷脸,看着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很是具有欺骗性。

  李月寒迎上前,主动介绍道:“这位是我的表姨母,请谷神医帮忙看看,我表姨母的身子如何。要是有什么气血不足的,要用什么药材您尽管开,国公府要就要最好的。”

  说着,李月寒悄悄瞥了一眼余思瑕。

  听到李月寒的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余思瑕的眼神不由自主的亮了起来。李月寒不由得在心里为她感到悲哀。

  堂堂国公府的旁支小姐,居然落到这幅田地!

  “夫人且放心。”谷老头轻轻点了点头,走到了余思瑕的身边,拿出了腕枕,请余思瑕把手放上来。

  余思瑕这会儿倒是没有犹豫,马上就把手腕放了上去。

  谷老头细细的诊脉,左右诊完了换右手,然后才缓缓收起了腕枕,开始察言观色。

  检查过余思瑕的眼睑、牙龈和舌苔之后,谷老头冲李月寒点了点头。

  李月寒这才迎上前来,仔细询问。

  “太守夫人应当是思虑过重,气血有亏,只需要好生调理,以太守夫人的年纪,还有望添喜。”

  听了这话,余思瑕都愣住了:“你是说我还有希望怀孕?”

  “是的,母体机能并未退化,只是身子亏损得厉害,敢问太守夫人是不是夜不能眠,夜里噩梦反复,醒来时浑身盗汗,心跳加速,每日天黑就开始头疼,疼的地方是从太阳穴两侧一直蔓延到整个后脑勺?”

  余思瑕呆呆的点了点头。

  这些症状她从未跟大夫说过,这些年虽然没少看大夫,但是也都只说自己睡不好。那些大夫也都没有仔细追究是怎么个睡不好。但是谷老头三言两语就说了出来,这让余思瑕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得到余思瑕的答案后,谷老头看向李月寒:“夫人,太守夫人这身体少说得调养至明年开春,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夫人可要有心理准备。”

  “我知道的,表姨母到底是国公府的人,我们国公府的姑娘不能让别人看轻了去,谷神医尽管开药方吧。”

  “好。”谷老头的嘴角有些抽搐。

  要不是路上李月寒跟他说了她的整个计划以及谷老头要怎么演的话,他还真的要相信李月寒是真心实意的要帮余思瑕一把了呢……

  写完了药方,谷老头就先告辞了。这里毕竟是女人家的院落,他就算是个大夫也不方便久留。

  余思瑕眼睁睁的看着李月寒让她的婢女拿着药方出了门,还给了她一张一千两的银票让她去买药。一直到婢女走得影子都没了,去库房那边看情况的婢女也回来了,余思瑕这才回过神来。

  “你说的可是真的?”余思瑕听完去库房看情况的婢女的话之后,脸色冷极了。

  “回夫人的话,奴婢所言句句属实,库房那边刚刚才把表小姐带来的礼物入库完毕,表小姐一共带了三十八样礼物,礼品单在这里,每一件都由老管家亲自看过,确定是上好的佳品之后才入库登册,这礼品单还是奴婢讨来的……”说着,婢女把礼品单给送到了余思瑕的手里。

  余思瑕接过来一看,顿时脸色漆黑。

  “好你个张舟!我娘家送来的礼,你居然一声不吭全入中公了!”余思瑕气得要死:“派人去把老管家给我叫过来!”

  “夫人,夫人万万不可!”婢女赶紧拦着:“奴婢回来的时候,听到老管家去找老爷了,只怕这会儿老爷已经知道表小姐送了不少好东西过来,要是夫人这个时候为难老管家的话,老爷定会跟夫人生气的!”

  听了这话,余思瑕多少冷静了一些。

  随后瞥见了没事儿人一样坐在一旁的李月寒,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啊?”李月寒正跟玉妆悄悄吐槽太守府上的茶叶难喝呢,冷不丁被余思瑕注意到,马上放下茶盏,一脸乖巧道:“给表姨母去买药的婢女还没回来呢,而且表姨夫说中午留在太守府用饭。”

  余思瑕当场炸了:“你都知道那个男人不安好心还打算在这里吃午饭,国公府没午饭吃吗?你自己不是有钱吗不能出去吃饭吗!”

  李月寒一脸无辜的看着余思瑕:“我觉得表姨母虽然心里对我有敌意,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会护着我的。”

  余思瑕冷不丁被李月寒的眼神攻势击中,在她满脸真诚的注视下,她的心居然就这么软了下来。

  只见余思瑕坐在主位上,颇为头疼的扶着额头:“你怎么跟你娘一样这么容易相信别人!这样很讨厌很烦知道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