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85章 互相演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5章 互相演戏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表姨母能这么说,我也知道表姨母的意思了。”李月寒依旧温温和和的说道:“外公和二外公也是真的担心表姨母的身体,但是他们毕竟是长辈,而且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不方便来太守府探望表姨母。我舅母她又要照顾外公,所以也分身乏术,只能我来探望表姨母。只要表姨母还记得我们是一家人,这就够了。”

  说完这番话,李月寒成功看到余思瑕的眼中泛起了泪花。

  从进门开始,李月寒先是用了激将法,故意让余思瑕看到张太守对李月寒色眯眯的样子,引起余思瑕的不满。

  随后又挑破了她不是来看笑话,主要是余思瑕的境况在宁泗城早已经不是秘密,让余思瑕的怒意更上一层。

  紧接着让谷老头出马,抛出了余思瑕还有可能再怀孕的希望,准确无误的说出了余思瑕的所有症状,让余思瑕的心情从恼羞成怒一下子跳到了欣喜若狂上,这时候李月寒再出手大方一下,故意让余思瑕感到别扭。

  最后婢女回来,证实了李月寒真的带了很多好东西来探望余思瑕,但是那些好东西都被张太守自己私吞了之后,余思瑕已经不自觉的跟李月寒一起站在了国公府的立场上了。

  对余思瑕来说,张太守觊觎年轻的李月寒,又独吞李月寒带来的礼物。而李月寒则是诚心诚意的来探望她,还带来了好的大夫给了她新的希望,即便是李月寒挑破了她的可笑处境,但是在李月寒从头到尾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拿她当家里人的。所以在李月寒的最后一番话之后,余思瑕不自觉的也认同了起来。

  “一家人……自从我出嫁到现在,不知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三个字了!”余思瑕说着,忍不住带着几分哽咽:“你赶紧走吧,以我对张舟的了解,午饭的时候他一定会动手脚,到时候你再想离开,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一会儿去买药的婢女回来了,我把买药用剩下的银子差人送回去。”

  李月寒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也没有过于坚持,只点了点头,上前几步,从袖子里又掏出了一叠银票塞到余思瑕的手里,道:“买药剩下的银子表姨母就自己收着吧,这些银票表姨母也收好,女人家总得有点银子傍身,免得夫家瞧不起。我就先回去了,若是表姨母得空了,就来国公府坐一坐。”

  说完,李月寒万分真诚的看着余思瑕。

  余思瑕看着这样的李月寒,不由得又哽咽了起来,忙把银票推了回去:“你今天能来看我,我已经很开心了,这些钱我是万万不能要的。”

  “表姨母就不用跟我推来推去了,左右这些银子也不多,表姨母能收下,反而让我安心。”李月寒又把银票推了回去。

  现在李月寒可是飘了,她塞给余思瑕的那叠银票,面额大的是一千两的,多数都是一百两的。加起来不过一万两都不到,对她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但是能用不到一万两就让余思瑕站到她这边来,对李月寒来说是相当划算了。

  她推测余思瑕应该是不知道自己父亲要做什么,否则在国公府的时候她也不敢那么胡言乱语。而李月寒现在已经成功在她这里刷了好感值,以后二老爷想做什么,但凡是余思瑕知道的,李月寒觉得她多少都会给自己一点提醒。

  这就够了。

  最后李月寒也没有在太守府吃午饭,还是余思瑕亲自把她送出门的。

  这也是李月寒主动要求的。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外面现在疯传余思瑕得了癔症已经疯了,余思瑕应该亲自送她出门,这样外面的人看到正常的余思瑕,谣言才会不攻自破。

  对此,余思瑕自然又是感动万分,觉得李月寒真的太善良了,处处都在为她着想。言语之间多有提起李月寒的娘,直言年少轻狂时候不懂事,对余冰书羡慕大过嫉妒,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后来才处处与她作对。

  李月寒还安慰了她几声,最后才离开的太守府。

  看着李月寒的马车渐渐远去,余思瑕脸上的表情也一点点收了起来,一言不发转身进了府门。

  “夫人……”余思瑕的陪嫁丫鬟春草担心的轻轻喊了她一声。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余思瑕神色冷漠:“她的目的性太强了,我不可能没感觉到。”

  “那就好,奴婢还担心夫人被表小姐柔弱的外表欺骗了呢。”春草松了口气。

  “你说,她今天说的话里有几句是真的,几句是假的?”走回自己的院子里,余思瑕突然问春草。

  李月寒的小心机和小手段余思瑕都看在眼里,但是李月寒是真的带了很多贵重的礼品来探望她,也是真的带了很厉害的大夫来给她看病,更是实打实的给了她一大叠银票傍身。

  要说李月寒耍心机的话,也就是说话的时候刻意的在牵引着余思瑕的情绪了吧。

  但是好处都是实实在在的,这让余思瑕防备的同时,忍不住有更多的猜测。

  “夫人,依春草来看,表小姐心地不坏。”春草想了想之后,有些犹豫的说道:“毕竟夫人昨天在国公府跟她有过冲突,正常人都不会那么轻易放下的吧,就是不知道表小姐想干什么。”

  “她啊,”余思瑕说着,若有所思的叹了口气,眼神略有几分空洞的走进了院子里:“她应该是想知道爹在暗中打算着什么吧。”

  听了这话,春草一惊:“太老爷他……”

  “我爹可从没有放弃过国公之位,”余思瑕在春草的搀扶下,在软塌上躺了下来:“他如今可是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新彦的身上,文国公府这一次从国都城回宁泗城,真是回错了。”

  “小姐打算怎么办?”春草小声问道。

  “我?”余思瑕说着,轻轻笑了笑:“国公府的事情与我何干,我已经嫁进了太守府了,娘家的事情不该多问。况且不是有新彦在吗,你以为那小子是简单的吗?”

  “小姐说得对!”春草顿时松了口气。

  (本章完)